文章新聞

search

2018-08-29 15:00:23

物理治療師羅玉雄 — 進行長期運動前的預備

身邊不斷有朋友加入長期運動的行列,固定每周進行一定次數的長跑、游泳及行山等活動。筆者當然樂見這股風氣,但亦同時提醒他們,投入運動前要做足準備,這樣才能提升訓練的成效及降低受傷的風險。 計劃進行長期運動時,要考慮自己的身體是否能應付運動帶來的負荷。而直接受影響的,就是負責承受身體重量的各個關節。以計劃恆常長跑為例,就需要留意髖關節、膝關節及腳踝和腳跟的負荷。如果本身屬於肥胖,又要進行長時間的運動,就有機會對上述關節構成勞損。假設運動的目的是為了減肥,但不當或者過量的運動就會弄巧反拙,令關節更容易退化及加劇勞損。 因此,在進行長期運動之前,我們需要制定一個更好的計劃,有系統而循序漸進地提升每次的運動量。對於平日較少運動的人士來說,在運動的速度和時間上亦不可過分急進。剛開始時,應以「細水長流」為目標,由每星期一至兩次的運動,再因應自己的能力逐漸提升至三至四次。透過調節、周期性地遞增運動量,可以幫助肌肉及關節更容易適應突如其來的負荷。 另一方面,長期運動會使肌肉疲勞,這時就需要有適合的放鬆方法,譬如做一些對應性的舒展及拉筋動作。特別要注意的是,長期而重複、例如一星期七天,持續半年的長跑,會嚴重加重關節負荷,令關節受損及出現勞損。因此我們會建議避免每次都進行同樣的運動,可以嘗試周一三五跑步;周二四進行肌肉訓練或交叉訓練cross training例如游泳或單車運動。透過轉換不同類型的運動,可以給予關節、肌肉足夠的休息,不會構成單一的負荷之餘,又可達至循序漸進的訓練效果,另外有一至兩天的休息日(rest day),讓身體放鬆和恢復也是安全的策略。當然透過一些時日的訓練後,身體的狀況已經有進步後可以加長跑步的時間,速度及每周跑步的日期和哩數! 運動裝備方面亦不能忽略。以長跑為例,腳掌及腳踭需要一定的時間,來適應跑鞋的鞋型,鞋踭軟硬及鞋底的損耗程度,因此我們會建議跑手準備數對跑鞋並交替穿着。這樣的好處是可以減慢跑鞋的損耗。避免雙腳需要經常重新適應一對新的跑鞋。而跑步的路線亦影響裝備的選擇,跑山、運動場或路面等對於跑鞋都有不同的要求,這都是參加長期運動前的基本準備。 https://bit.ly/2MY4d7O

doctor-avatar

楷和醫療

2018-08-28 15:00:12

夏威醫生 — 認識胰臟健康問題

近來不斷有名人因胰臟癌逝世的消息,除了多年前蘋果公司創辦人喬布斯,近月還包括法國名廚侯布雄、洛杉磯時報知名食評人高德以及騷靈歌后Aretha Franklin。其中高德由七月初被診斷罹患胰腺癌,短短半個多月就與世長辭了。消息引起坊間對胰臟健康的關注,雖然這並不是本港最常見的癌症之一,但早期病徵不明顯,以致在病發後期才能確診,治療後長遠存活率低,正正就是胰臟癌的可怕之處。 胰臟是一個較難進行檢查的器官,因為它生長在體內較深位置,普通超聲波檢查並不能觀察器官的全部。即使是驗血,都不容易確定是胰臟出現毛病。病人很多都是當病徵經已出現,進行過無數檢查,最後才能確定是胰臟問題。有部分病人因腫瘤或病變的位置影響膽管,會較早出現病徵,例如黃疸等,在針對性檢查之下就會更容易找出是胰臟的問題。 至於胰臟會出現的疾病,較常見的為水囊或良性瘤。而胰臟癌,則是惡性腫瘤。相對其他癌症,胰臟癌在香港發病率其實並不算高,統計上,在每年新發癌症排名不入十大。但若以癌症殺手的排名來計算,胰臟癌的死亡率就十分之高。原因就如上述所提到,因為胰臟不易檢查,所以即使長出惡性腫瘤亦會較遲發現,令治療延誤。 而胰臟癌的誘發成因,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吸煙是一個確認的風險增加因素。而同時醫學界普遍相信,慢性胰臟炎亦是原因之一。在臨床觀察中,胰臟癌患者很多都有慢性胰臟炎的情況。再推敲下去,飲酒就是其中一個主要因素導致慢性胰臟炎,而長期炎症反應就會增加癌變的機會了。 https://bit.ly/2MQXNrj

doctor-avatar

夏威醫生

外科專科醫生

2018-08-27 15:00:52

黃曉恩醫生 — 癌症病友的成績表—影像檢查

近日城中熱話,傳說私家醫生為普通腸胃炎引致腹痛的病人安排電腦素描,有謀利之嫌。不少同僚紛紛指出,醫生與影像中心分開運作,醫生並不能透過此舉獲利。而且及時的影像檢查可以盡早協助臨床診斷,避免不必要的手術等等。其實醫生在診症當時的專業判斷,其他人包括同業都不可能事後質疑;若該位病人最初有腹部緊繃劇痛等適應症,自然急需進一步接受影像檢查。 在腫瘤科裏,影像檢查有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是正電子電腦素描(PET-CT)。這項檢查通常可以一次過把全身裏受腫瘤影響的部位顯示出來,在新確診時或監察治療進度皆有幫助。新確診時,除了抽組織確認癌細胞,一般需要仔細檢查腫瘤有否轉移到全身的淋巴及器官,從而把癌病分為一至四期,決定治療方向。而且它能查出一些併發症,例如腫瘤擠壓着血管或器官。 至於接受治療期間,我們可以透過評估徵狀有否進步、觸診可及的淋巴結及腫塊有否縮小、血液檢驗中的癌指數有否下降等,了解療效及進度,但PET-CT可算是最準確的,無怪乎病友都叫它做「成績表」。個別病友的情況,我們只能依賴它作判斷,例如臨床上沒有摸得到的病灶(例如全深藏在肺部)、癌指數一直沒有上升而根本不能反映病況;每三、四個療程便要照一次以密切觀察。另一方面,若臨床上所有指標向好,那便沒有即時需要進行PET-CT了,畢竟做一次這種素描的輻射量不少,視乎不同的機器和檢查,大約相等於幾十次香港與紐約來回飛機航程中攝取的輻射。有些病友非常擔心輻射,堅決不肯接受素描,延誤診斷;亦有人對病情極為緊張,頻頻要求素描,於臨床並無幫助。如何取捨,每位癌友須與醫生商量。 現時最新影像技術結合正電子素描及磁力共振成為PET-MR,大大減低輻射量,其解像度尤其適合肝癌、腎癌、前列腺癌及鼻咽癌,唯價格較高,且並未引入政府服務範圍。 https://goo.gl/D1ZojK

doctor-avatar

黃曉恩醫生

內科腫瘤科專科醫生

2018-08-27 10:27:23

林建文醫生 — 常見的泌尿問題

步入中年,身體各個器官少不免出現退化問題。針對泌尿系統,女士較容易受到滲尿問題困擾,男士方面就正正相反,容易「屙唔出」。女士滲尿問題主因是盆底肌肉老化所致,而男士排尿不暢,則是因為前列腺增生。相關泌尿系統問題其實十分普遍,而現今的醫學亦已有不同的方法應對。/泌尿外科專科醫生林建文 女士受滲尿問題困擾,會影響日常社交及造成個人衛生問題。從醫學定義上,與滲出分量無關,只要尿液是不自控地離開身體,就會將之界定為失禁(Incontinence)。而對成年人而言,失禁絕對不是正常現象。 滲尿問題可以分為很多種。首先,最常見於女士的是壓力性遺尿,即在日常生活一些小節中,如打噴嚏、大笑、跑步等會滲出尿液。又有另一種叫急迫性滲尿,即一感覺到尿意,還未趕及上廁所尿液就滲出。而壓力性遺尿及急迫性遺尿可以同時發生,亦有因為創傷或手術導致括約肌損壞,令敞尿能力下降出現的真性尿失禁。另外,還有一種叫滿溢性失禁。當膀胱功能下降,患者因為感覺不到尿意,尿液就會不斷累積直至滿瀉而漏出。 肌肉老化致女性遺尿 針對最常見的壓力性遺尿,常見成因是盆底肌肉老化,而肥胖、分娩亦是令盆底肌肉功能下降的誘因。醫生的治療目標,是希望透過強健盆底肌肉及附近控制小便相關組織功能,令遺尿情況得以改善,而現時尚未有相對應藥物可以根治問題。醫生會傾向先對病人進行行為治療,希望透過運動鍛煉,改善病人的盆底肌肉功能。 如果運動成效不彰,滲尿問題持續並對生活造成困擾,醫生就會與病人討論進行手術。近年醫學界主張使用無張力陰道吊帶術,即用自體組織或人工網帶置於中段尿道,在腹部用力時為盆底肌肉提供支撐保持不漏尿。而手術困難的地方,在於壓力性遺尿骨子裏是一種退化性問題,隨着病人持續衰老,問題都會繼續出現。所以醫生會告訴病人,進行手術並不代表問題可以根治,成效在於可以令情況紓緩多久。而上述提到的無張力陰道吊帶術,大型研究顯示成效可以維持七至八年,被視為有效的治療方案。 有別於西方人,中國人對於動手術的態度相對較保守,可以說是可免則免。當然針對壓力性遺尿,這亦不是一個會影響健康,甚至構成生命危險的問題。患者可以因應自己的情況,例如滲尿對日常生活構成的影響,再與醫生商討對策。 前列腺增生困擾男性 男士主要面對的泌尿系統毛病,大多是排尿不暢,而前列腺增生就是主因。前列腺是一組男士獨有的器官,生長在膀胱附近並將尿道包圍,其功能用於輔助製造精液。男士普遍四十歲左右,前列腺就會開始增生,而隨着年齡遞增,六十歲以上男性發病率高達一半;七十歲出現前列腺症狀的更高達九成。 雖說前列腺增生發病率高,但未必每個病人都出現排尿困難等相應病徵,故容易掉以輕心。不過,大部分病徵會在病人六十歲左右相繼出現,當中包括排尿不順暢、不能忍尿、尿頻及排尿後感到不能將膀胱內尿液完全排清等,嚴重的更會引起併發症,例如血尿、急性尿瀦留及腎衰竭。至於治療時機,就是當病徵開始出現,而又感到一系列病徵對自己的情緒造成困擾,又或者感到對日常生活構成影響,就應該考慮尋求醫生協助。 要治療良性前列腺增生,首先當然是使用藥物。藥物可以將增生的前列腺放鬆或縮小,達至紓緩病徵的效果。雖然改善程度不及手術明顯,但藥物治療都是一種相對較安全及創傷性低的方法。但當藥物效果不理想,又或者病人已經出現併發症,醫生就會建議為病人進行手術。手術的目的,是要將前列腺增生的部分移除。概念上,可以將前列腺想像為一個橙,尿道就是整個橙的橙芯部分,而橙肉就是前列腺增生部分。手術目標就是要將橙皮留下,將內裏的橙肉移除。至於用什麼方法將橙肉移除,則是五花八門。 前列腺健康問題普遍,而且至今並無有效預防方法,加上患者對此認識不深,往往延誤診治。如果男士察覺出現泌尿病徵就應該盡早尋求醫生協助,因為及早診治可以提升治療成效,以及大大改善患者生活質素。 https://goo.gl/KiH75P

doctor-avatar

林建文醫生

泌尿外科專科醫生

2018-08-11 12:07:13

物理治療師方曉輝 — 對抗退化 加強力量訓練

做運動可以強身健體,也可以令生活增添趣味,相信這個說法沒有人會反對。政府多年來亦一直鼓勵市民多做運動,而其中康文署亦發出指引,建議每天累積至少三十分鐘的中高強度體能活動。但事實上,在物理治療師的標準,這個只是最低要求,甚至並未能足夠保持我們身體的體適能。如果針對逐漸步入中年的群組,更應多加進行力量訓練的運動。 因為踏入中年,肌肉力量就會開始下降,而骨骼的堅強度亦會開始慢慢降低,及早的訓練可以減慢或延遲退化。 每個人由青少年期至三十到三十五歲,肌肉力量會隨着肌肉的生長而上升,並能維持至四十五到五十歲,往後就會出現走下坡的趨勢。我們常說老人家會「無氣無力」,當中所指的「無力」,就是肌肉退化的象徵。同樣地,骨骼由兒童期開始,骨質生長的速度比流失快,骨質生長與流失在三十五到四十歲達至平衡,往後骨質流失速度就會比生長快,造成骨質的淨流失。 對抗退化,進行力量訓練就是其中一個方法。透過負重運動就可以加強我們身體的力量,保持骨質的密度,亦可減慢骨質流失的速度。常說跑步和行山是負重運動的好選擇,比起游泳及單車更能增加骨質的密度。但如果想保存甚至增強肌肉力量,加入健身舉重作為力量訓練就更為有效。 身邊有朋友就曾經誤解,以為做健身只是男士為了追求健美體態而選擇的運動。而事實並不止於此,健身其實是絕佳的力量訓練,好處包括增強的肌肉強度、改善肌肉張力及外表、增加耐力與骨骼密度。 肌肉與骨骼存在相輔相乘的概念,當其中之一出現問題,強健的一方就可以為對方作出補足。所以,我們更應該在退化出現前,及早進行適當的力量訓練。 https://goo.gl/KAX9n3

doctor-avatar

楷和醫療

2018-08-10 10:25:09

陳柏滔醫生 — 分辨關節痛與關節炎

以前曾經參加過一些類風濕性關節炎病友會舉辦的工作坊,其中一個環節,就是讓參加者體驗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的感受。我們用膠紙將參加者的關節捆綁,再令他們在被捆綁的情況下工作,體驗關節不能活動的感受,這正正就是關節炎患者的苦況,滋味絕對不好受。 許多人未必可清楚分辨「關節痛」與「關節炎」。兩者其實存在很大差異,背後的成因及病徵亦有所不同。人一生中必定會試過最少一兩次關節痛,但關節炎則是一種更嚴重的疾病,未必每個人都會發生。 關節痛很多時成因都是因為過勞或運動損傷,尤其是進行重複動作的運動。通常關節痛並不會出現炎症,意思是病人只會在郁動關節時才會感到痛楚,是機械性的。疼痛的關節亦不會出現紅、腫、熱這些情況。而關節炎方面,顧名思義是代表關節出現發炎的情況。關節炎的種類超過二十種,其中兩種主要類型是骨關節炎與類風濕性關節炎,其他類型包括痛風、狼瘡與反應性關節炎綜合症。關節炎會包含所有發炎的症狀,例如會出現紅、腫、熱和痛,痛人關節的活動範圍亦因為關節炎而受阻。 患者如果是一般關節痛,關節其實尚可活動。但如果是關節炎,患者就可能會出現一些晨僵的徵狀。以其中一種關節炎痛風病為例,受影響的關節會有如凍結一般,完全不能活動。而痛風造成的關節炎受影響關節可能只有一兩個,但當患上的是類風濕性關節炎,影響的關節就會是對稱性的,即例如雙手或雙腳會同時受到影響。 如果關節出現疼痛,記緊留意有否出現上述的發炎症狀。如果有就必須就醫檢查,因為關節炎是一種可以手尾很長的疾病,患者按時服藥、控制飲食,更要提防跌倒的風險。 https://goo.gl/PsLdk5

doctor-avatar

陳柏滔醫生

風濕病科專科醫生

2018-08-09 15:15:55

李而安醫生 — 強忍痛楚非好事

不論是由任何疾病所致,身體長時間承受痛楚並非好事,除了生理上受到煎熬,亦會為病人的心理健康構成影響。當病人被長期疼痛纏繞,就應該主動尋求醫生的協助。雖然可能有些情況醫生亦找不出疼痛的成因,但仍然利用藥物或手術,紓緩病人的不適從而改善生活質素。 早前就有一位中年男士前來求診,病人表示平時喜愛戶外活動,例如行山、長跑等。但就因為受到盆骨及大腿持續疼痛的困擾,嚴重影響日常生活,朋友邀請一同進行這類活動就再不敢應約,更遑論外出旅行。該名男士亦試過尋找骨科專科醫生的協助,但經過各種檢查後仍找不出病因,無法對症下藥。後來經醫生的轉介下前來疼痛科求診。 疼痛科或許不是一個廣為人知的醫療專科,因此多數個案均由其他科目的醫生轉介,較少見有病人會一開首就尋求疼痛科的醫生協助。而事實上疼痛科所涉及的範疇其實相當廣泛,從較常見的生蛇、纖維肌痛,以至跟進手術後遺,都可以見到疼痛科專科醫生的身影。以乳癌手術為例,腫瘤切除後,即使傷口經已完全愈合,其實部分病人會在術後出現持續的疼痛,這時疼痛科專科醫生的角色就是尋找方法,為病人紓緩長期的痛楚。 上述病人亦是例子之一,持續的疼痛但又不是骨骼問題,就有可能是神經線作祟。在了解該名男士的病歷後,發現原來他只在特定部位出現疼痛,而該部位亦正是某條神經線所支配的位置,因此隨即進入治療階段。治療首先是替病人注射局部麻醉藥,確定神經線的位置所在及出現的問題。當鎖定引起疼痛的神經線後,再為病人進行射頻治療,消除神經線問題帶來的痛楚。 因為主動尋求治療,最後該名盆骨及大腿疼痛的病人已擺脫長期疼痛的困擾,亦已計劃一個到挪威旅行的行程,重投豐盛的退休生活。 https://goo.gl/Y4ZvrS

doctor-avatar

李而安醫生

麻醉科專科醫生

2018-07-23 15:13:31

黃曉恩醫生 — 長者罹癌 醫的抉擇

根據二○一五年香港癌症資料庫的數字顯示,大概有六成以上的癌症新症患者,都是屬於六十歲以上的年長人士;因癌症而死亡的個案,更有接近八成為長者。老人可說是癌症患者的最主要群組,基於年老後特殊的生理因素,他們接受癌症治療時會與一般年輕患者有不同的考慮。隨着人口老化,老年腫瘤學(Geriatric Oncology)近二、三十年在醫學界愈來愈受到重視,要為年老的癌症患者提供全人治療,醫生、病人與家屬之間的溝通,可謂關鍵因素之一。\楷和醫療集團 內科腫瘤科醫生黃曉恩 對於年老,現代的觀念愈來愈清晰,所謂「老年」也有不同階段,例如有年輕長者(young-old)與年老長者(old-old)之別。在醫學上,醫生診治老年病人時,考慮的往往不只是病人數字上的年齡(chronological age),更重要的是憑病人當時的體質及健康狀況,評估其生理年齡(biological age),若長者維持良好的生活習慣,其驗血報告所反映的生理狀況,如血壓、血糖、血脂水平等,大有機會維持在與年輕人無異的健康狀態。所以,雖然從許多客觀因素看來,長者罹患癌症的風險較高,但醫生診治時仍然要按病人的生理因素,作出適合其個人狀況的治療方案。 若從本地的癌症數據分析,男性不論是在六十至七十五歲的年輕長者群組,抑或是七十五歲或以上的年老長者群組,肺癌均為他們的頭號癌症。至於女性,年輕長者群組以乳癌為首,年老長者則為腸癌。這幾種癌症,均為本地的常見癌症。 慎防藥物相沖情況 踏入老年,生理上會出現多種變化,令年老癌症的治療與年輕患者有所不同。最常見的是有「三高」問題(高血糖、高血壓或膽固醇過高),另外是慢性疾病如糖尿病、心臟病或曾經中風等,長者若正因這些病患而接受長期的藥物治療,可能與一些癌症藥物治療相沖。例如,許多治療癌症的標靶藥會影響抗血管增生因子,一些化療藥亦可能與薄血藥相沖,若患者有心臟病或曾經中風,血管狀態未如理想,接受這類癌症的藥物治療時,可能出現藥效加重、副作用相應增加的風險。 任何藥物治療落入身體後的藥物有效性(bio-availability),都與器官功能,尤其肝、腎功能有關。不論化療抑或標靶治療,藥物成分都需要通過肝臟分泌的酵素轉化才可成為活躍成分,當血液內藥物成分達到一定水平,才可對癌細胞起效,達到治療效果,然後經腎臟排走。然而,即使是健康的長者亦難免有器官功能衰退,若肝、腎功能衰退,可能會減低癌症藥物在身體發揮的療效,或因排走時間太遲,引致更多副作用。因此,醫生需要因應年長患者對治療的反應,按個別情況來調校藥物。 以往,許多大型的藥物研究均只取錄六十歲以下的人士為研究對象,因而令分析所得的數據,未必適用於年老患者身上。這二、三十年間,醫學界意識到老年癌症患者的特殊需要,開始有愈來愈多針對老人癌症治療的研究出現,並成為獨立學科「老年腫瘤科」,部分國際大型藥物研究,香港亦有參與其中。如此可讓醫生在臨床治療時,能夠為年老癌症患者提供更多具實證醫學為基礎的治療方案。 當腦退化遇上癌症 另一個常見於長者的情況是認知障礙症(又稱腦退化症),尤其中度至嚴重的認知障礙症患者,若未能觀察或表達身體不適,可能會錯過早期癌症的先兆,醫生診斷亦有困難。一些居於安老院舍的長者,往往靠職員替其洗澡時發現身體有異常腫塊,告知外展醫生,經檢查才發現是癌症;又或是在一般身體檢查中,透過驗血報告發現異樣,進一步檢查後才被確診,導致延遲診治。 即使診斷後,腦退化症人士未必表達到治療意願的話,臨床上也是難以處理的情況。如此,醫生通常會根據病情來判斷,若癌症明顯會構成生命危險,或引致併發症(如壓到器官),又或是該種癌症明顯對治療反應甚佳(常見如淋巴癌等),醫生都會建議採取積極、進取的治療方法,縮細腫瘤,如此不單期望可挽回病人生命,更希望讓病人維持較佳的生活質素。 至於一些病情進展緩慢的癌症,如前列腺癌等,有時醫生會建議可觀察病情,毋須採取進取的治療。前提是醫生會與患者及家屬,共同商量一個較理想的治療方案。 有時,家屬對於長者應否接受癌症治療,或會感到困惑。有的會偏執於必須令長者痊愈,有的則十分憂慮長者身體捱不住任何癌症治療。這些內心的顧慮,家屬不妨與醫生坦誠分享,醫生會根據病者實際情況以及專業醫學知識,提供適切的建議。畢竟,現時癌症治療方案十分多元化,可以為患者找到個人化的治療方案。 晚年罹患重病,無疑令長者及家屬心情沉重。然而不予治療,癌症引致的身體不適,同樣令長者辛苦。與其諱疾忌醫,不如勇敢面對,讓醫者與長者同行治療路,才是治本之法。

doctor-avatar

黃曉恩醫生

內科腫瘤科專科醫生

2018-07-11 23:52:01

繆建文醫生 — 護心生活小細節

早前一位有心臟毛病的年長病人,於外遊時因忘記帶藥,不幸病發身故。即使在港期間有定時覆診,而藥物亦能有效控制病情,可惜偏偏就是因爲一時疏忽,在外地撒手人寰,實在令人惋惜。是次案例其實亦提醒我們,長期病患者有一些生活上的細節是絕對不可疏忽,由其是患有心臟疾病的人士。頃刻的心臟問題足以關乎性命,在此分享幾個心臟疾病患者可能會疏忽的生活細節,尤其是年長患者,希望日後可以多加留意。 首先,老人家需要特別留意一些有可能會突然增加心臟負荷的行為。聽似簡單,但其實平常如飲水,都有機會增加心臟負荷。坊間常有建議指每日應飲用八杯或兩公升清水,然而這個並不適用所有病人。 因為如果攝取過量水份,而心腎功能又不理想,身體便無法排走多餘水份,有機會導致肺水腫。同一道理,除一般清水以外,老人家要留意用餐時的湯水同鹽份攝取量,因為鹽份會刺激病人喝水意慾,增加血液循環負擔。至於理想的每日飲水份量就因人而異,視乎心腎功能及體重,最好徵詢醫生意見。 其次,心功能較差的長者亦切忌胡亂服食成藥。年紀大或會出現各種痛症,有長者可能會到藥房購買一些消炎止痛藥服用,但其實這類藥物有機會對身體多個器官帶來不良影響,包括心臟收縮功能、心血管、腎臟以至胃部。因為消炎止痛藥會影響腎臟的水份處理,嚴重可以引致急性腎衰竭及急性心衰竭。因此建議心腎功能較差的長者,在需要服用消炎止痛藥時必前與醫生商量。 睡眠方面亦有需要留意的地方。受亞洲人先天面型上的影響,加上年紀大,肌肉組織會鬆弛,長者會有較大機會出現睡眠窒息症,增加突發性心臟病及中風的風險。睡眠窒息症會對血管構成不利影響,因為呼吸被阻礙會減少血液中的含氧量。當血液氧氣量不足就會引發連鎖反應,倒如血管會因此因崩緊,血壓會上升,血管的老化亦會因此而加快。如果發現自己鼻鼾聲浪大、明明睡足,但日間卻又精神欠住,就有可能患上睡眠窒息症。 心腎功能較差的病人可能會因生活上小疏忽而突然發病。雖然「凡事諮詢醫生意見」為老生常談,但這類病人就的確正正有此須要。 楷和醫心 心臟內科專科繆建文醫生

doctor-avatar

繆建文醫生

心臟科專科醫生

2018-07-02 10:44:18

英偉亮醫生 — 長者更應正視乳房健康問題

乳癌病其實是一種老人病,但基於各種原因,當媒體談及乳房健康問題時,普遍都會針對較年輕、仍有經濟能力的女性。而根據統計,女士患上乳癌的風險會隨着年齡不斷增加。以香港為例,女性發病高峰期平均在五十五歲之後。所以說,年長女士的乳房健康問題其實更應該被正視。 在診症時,醫生亦會根據病人的年紀作出不同推斷,再加以求證。如遇上懷疑乳房出現問題的年輕病人,我們會傾向推斷病人的問題是屬於良性,即惡性的機會較少;反之,如果有年長病人乳房出現問題,多數都是因為乳癌病作怪。 乳癌病在老人身上有個特性,就是腫瘤生長速度較慢,老人家會礙於各種原因而掉以輕心。部分可能因受其他長期病困擾,甚或不良於行,對自己的乳房問題不以為意。又有另一類長者,可能是因為獨居或入住老人院,照顧方面較為粗疏,又未有充分了解自己的健康狀況,當家人發現問題再帶往求診時,情況經已變得不太理想。很多時乳癌腫瘤已生長到極大,甚至蝕穿皮膚,傷口出現感染。 治療方面,乳癌病不論年紀,方法都以手術為主,而化療則未必適用於老人家身上。當病人身體狀況不佳,不適合進行手術,選用荷爾蒙藥控制病情亦有相當不錯的效果,而且副作用輕微。大部分乳癌病病人癌細胞表面的荷爾蒙受體均呈陽性反應(ER Positive),而有愈多的荷爾蒙受體,選用荷爾蒙拮抗劑的治療效果就愈好。更有部分病人在使用此類藥物後,癌腫瘤縮少至不可檢測水平。 建議有能力的長者要多加留意自己的乳房健康,而身邊人亦有責任定期帶家中長者作身體檢查。老人家或會較少留意自己的乳房問題,即使發現時亦會因為各種原因,選擇放棄求醫。作為醫者當然理解長者因身體機能退化,長期受各種慢性病的困擾,或已分心不暇。但事實上老人遇上此類問題多屬惡性,即使乳癌未必會成為結束其生命的疾病,都絕對需要正視。因為癌細胞有可能會擴散至其他器官;又或者腫瘤增大至蝕穿皮膚,到時要每天再作傷口護理就會十分麻煩。 https://goo.gl/JGuSfQ

doctor-avatar

英偉亮醫生

外科專科醫生

2018-06-06 09:00:45

李世偉醫生 — 三叉神經痛根治有方

在眾多神經痛症中,三叉神經痛是很特別的一類,它帶來的劇痛可以令病人苦不堪言,甚至會有病人痛得抑鬱或惶恐終日。雖然它不容易治理,但也有能夠根治的外科手術方法。只要積極求醫,許多患者最終亦能夠克服這種難熬的痛症。/楷和醫療集團神經外科專科 李世偉醫生 若果接觸過三叉神經痛的患者,你會從他們的描述中,感受到這種神經痛症有那麼的難熬。許多病人都會形容,那是一種“非常非常痛的病”,痛楚程度甚至比生育更甚。雖然三叉神經痛不致奪命,但它卻剝奪了病人的生活質素,有病人會痛得被嚇怕,終日擔心劇痛來襲,驚恐度日,苦不堪言。 血管擠壓致劇痛 三叉神經痛是怎麼樣的痛症?我們的大腦,左右兩邊各有12條神經,而所謂“三叉神經”,是指其中的第五條、也是最大的一條神經。它由腦幹延伸三條神經分支,分佈於額頭、臉頰及下顎,負責我們臉部的所有感覺。 三叉神經痛的成因有三種,最常見的是三叉神經被其鄰近的小腦上動脈(superior cerebellar artery,簡稱SCA)擠壓,原因包括血管老化而變曲變硬,加上脈搏跳動,令SCA血管刺激三叉神經錯誤產生極大電流而引致痛感。另一種原因是腫瘤擠壓三叉神經,但這情況相對鮮見。除了以上兩種情況外,曾經患上神經病毒感染(俗稱生蛇)的人士,因為神經已受到破壞並出現病變,因而出現三叉神經痛徵狀。 三叉神經痛可形容為“十級劇痛”,其痛楚來得極快,而且程度一來便達頂點,許多病人形容那種痛楚如雷劈如刀割,是爆炸性而尖鋭的劇痛,病人甚至會痛得臉容扭曲;痛楚通常只會在單一邊臉龐出現。病人這些痛楚的描述,是醫生作臨牀診斷的重要線索,而除了痛楚的性質外,位置亦是關鍵—痛楚位置都會明確位於三叉神經線在臉龐上的分佈,最常見的是下顎與臉頰,其次是額頭。反之,若痛楚位置在耳背、後腦等其他部位,那裏並非三叉神經線的所在,故可排除是三叉神經痛所致。 但有一點需要留意,三叉神經痛有時容易與牙痛混淆,尤其在下顎的三叉神經痛,易與牙痛的位置相近。有些病人因痛楚而向牙醫求診,恰巧發現蛀牙,但在脱牙後痛楚仍然持續,轉介至神經外科作進一步診斷後才確診為三叉神經痛。一般而言,牙痛的痛感屬於痠痛,與三叉神經痛那種爆炸性的劇痛有別。不過,三叉神經痛病人若有牙患,亦須接受牙科治療;只是若治療後痛楚不減,便應考慮檢查確定是否三叉神經痛等其他問題所致。 做手術療效理想 要確診三叉神經痛,除了解病人的徵狀與病歷,臨牀的神經系統檢查可確診病人有否其他神經系統的問題;另亦可透過磁力共振掃描,排除腫瘤等因素,或找出血管擠壓三叉神經線的情況,以作出準確的診斷。 三叉神經痛的治療,誠言是漫長而不容易的。第一線治療會先以針對神經痛的止痛藥物,幫助患者緩減痛楚,大約有七至八成病人可長期以藥物控制病情,部分常用的藥物會有暈眩等副作用。 若果藥物控制不果,而痛楚令病人感到困擾,便需要考慮一些更進取的治療,而現時能達根治效果的是“微血管減壓手術”。手術須在全身麻醉下進行,醫生在病人耳後開刀取走一小片顱骨,然後透過顯微鏡的輔助,找出三叉神經區域及被血管擠壓的位置,然後將血管與神經分離並放入纖維軟墊,將兩者分隔,令血管不再擠壓或刺激三叉神經。這手術能即時消除三叉神經痛,它根治病情的機會達九成以上,是現時醫學界認為最理想的根治療法。 射頻療法兩面睇 不過,由於手術需要全身麻醉,對於一些麻醉風險較高的人士,如患有嚴重心肺功能疾病、腎病等內科問題的人士,未必適合接受手術。他們可以考慮微波射頻治療。手術會在X光的引導下,將刺針由臉頰直達三叉神經,以微波射頻產生80至90度的熱能量,消融神經,使之不再傳遞痛楚資訊。 雖然此療法能緩減痛楚,但也會令病人臉部麻痺,同樣並不好受—例如撫摸臉龐、擰臉蛋都不再有感覺;進食時亦會失去一些咀嚼的感覺等。這療法的另一個變奏版“脈衝微波射頻”,微波射頻產生的温度調校至42度,雖然止痛效果較遜色,但令臉部麻痺的程度也相應減輕。 射頻消融神經線是不能逆轉的,而病人許多時候受嚴重痛症困擾,可能未必想像到消融神經帶來的麻痺感同樣令人困擾。所以,在決定任何治療前,最好與醫生作深入的溝通,商討一個最周詳而適合自己的治療方案。

doctor-avatar

李世偉醫生

神經外科專科醫生

2018-06-05 09:00:46

陳鍵明醫生 — 睡眠窒息症可誘發心血管病

香港人常常感到睡眠不足,有時會歸咎於工作忙碌壓力大。然而,當你持續感到每早一覺醒來依然精神萎靡,或要認真細想,自己可有真的好好睡過?如果你有鼻鼾更別掉以輕心,因為那很可能是睡眠窒息症的警號——患者原來不止難以擁有深層睡眠,睡眠窒息症更可能導致心血管疾病,都市人不得不提防。\楷和醫療集團耳鼻喉科專科 陳鍵明醫生 不知讀者們可曾留意自己有否鼻鼾?若果有,可有想過是否要處理這問題?在耳鼻喉科的診症室,不時都有被枕邊人“擾人清夢”的太太,逼其丈夫前來求醫。男士們難免怕見醫生,但一經睡眠測試,或會發現原來早已患上睡眠窒息症而不察覺。 與“三高”攸關 許多人都聽過睡眠窒息症,知道會影響睡眠質素,患者難有深層睡眠,日間會精神萎靡甚至會打瞌睡,若工作為職業司機或須操作儀器,更可能因專注力等受影響而生意外。但其實,還有一種高危因素被許多人忽略——睡眠窒息症有引致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原因是長期在睡眠時缺氧會令血管收縮,引致血壓高、心臟病甚或中風等,而患者的血糖及膽固醇水平亦往往偏高。 如果你是“三高”人士,而睡眠時有鼻鼾的情況,應考慮接受睡眠窒息症的檢查。若是“三高”的睡眠窒息症患者,更要把血糖、血壓及膽固醇水平好好控制,對病情會有所幫助。 回説過來,如何知道自己可能是睡眠窒息症患者?許多市民都會聽説過,打鼻鼾是睡眠窒息症的主要徵狀。鼻鼾是睡眠時,上呼吸道阻塞令氣流不暢通,令軟組織(尤其吊鐘)震盪所致的聲音,高達八成的睡眠窒息症患者,都屬於有鼻鼾的“阻塞性睡眠窒息症”。除此之外,有些患者是因為大腦中樞神經系統問題令呼吸在睡眠時停頓,醫學上稱為“中樞性睡眠窒息症”;若同時受兩種因素影響,我們稱為“混合型睡眠窒息症”。 然而,並不是逢有鼻鼾的人都會在睡眠時呼吸停頓,屬於睡眠窒息症患者。一般人在睡眠時,每小時有5次以內的睡眠窒息屬可接受的程度。但若有5至15次則屬輕微睡眠窒息、16至30次屬中度、超過30次以上屬嚴重。 睡眠測試最準確 要準確診斷睡眠窒息症,黃金標準是接受睡眠測試,佩戴醫療儀器進睡一晚,其間收集呼吸停頓次數、血液含氧量、心電圖、不同睡眠階段的紀錄以及身體活動等數據,以評估病情;現時不論在醫院或家居都可進行這測試。另外,由於睡眠窒息症可能與患者的上呼吸道結構有關,醫生也會為病人進行上呼吸道內窺鏡檢查,了解其鼻腔、鼻咽、咽喉、下嚥(舌底)等位置有否阻塞引致窒息的可能。 隨着近年與健康相關的手機 應用程式愈趨流行,有些朋友或會以手機app來量度自己有沒有鼻鼾。這些app往往是憑聲音來判斷鼻鼾聲,或以睡眠時身體的鬱動來推斷睡眠層次,但均無從正確檢測出睡眠層次的深度,所以不能夠以此來診斷睡眠窒息症。只有睡眠測試,才能準確及全面評估睡眠情況。所以,若果透過枕邊人或這些app發現自己有鼻鼾,最理想的仍是接受睡眠測試,診斷有否睡眠窒息、嚴重程度及病因後,及早對症治療。 許多病人求診前,可能都嘗試用升高枕頭、側睡等紓緩情況;若依然有睡眠不足、日間昏睡、睡醒後頭痛(因晚間缺氧)、口乾(因張開口呼吸),甚至影響記憶力、專注力、情緒、工作表現等,便須前來求醫。就成人的睡眠窒息症來説,治療的第一步是在睡眠時戴上“正壓呼吸機”,將空氣透過面罩,吹脹下塌的氣道,改善鼻鼾與窒息問題。雖然它使用簡單亦屬非入侵性,但也有不適應或用加濕機後仍感吹氣太乾等問題,研究指約有一半病人因為使用呼吸機後無法入睡而棄用。 呼吸機外的選擇 在無法使用呼吸機的患者中,若在內窺鏡檢查發現上呼吸道的結構問題,導致阻塞,則可選擇不同的手術治療,例如切割(如因扁桃腺/舌根肥大等)、重整(如因鼻道/中鼻隔彎曲等)或擴闊(如因咽喉偏窄等)手術。約有30%無法使用呼吸機的患者,可採用“度身”設計的手術方案來改善窒息;但對於非上呼吸道結構問題,如肥胖、肌肉鬆弛、頸圍較大的患者,則作用不大。 其他改善方法包括睡眠時佩戴牙膠,牙膠由專科牙醫訂製,原理是將下顎拉前如“倒及牙”般,拉闊氣道,但可能導致牙骱、牙肉疼痛難以入睡;市面亦有提示睡姿的儀器,病人可佩戴于頸上,若仰卧平睡會發出微量震動,使其在沒有醒來的狀態下轉回側睡,減少睡眠窒息的次數。這類產品適合在睡眠測試中,醫生評估為仰睡時間較多的患者使用。 香港是個爭分奪秒的城市,要應付龐雜的工作,充足睡眠、飽滿的精神狀態皆是關鍵,所以,別輕看睡眠窒息令睡眠質素欠佳的問題。更何況,除了患者自身,鼻鼾與睡眠窒息也同時長遠影響着枕邊人的睡眠質素。常道“病向淺中醫”,確是有其道理的。 https://goo.gl/jQFUHq

doctor-avatar

陳鍵明醫生

耳鼻喉科專科醫生

footer-info

診所地點

中環專科中心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9號26樓2601-04, 06室

尖沙咀專科中心

九龍尖沙咀河內道5號普基商業中心2樓

兒科專科中心

九龍尖沙咀河內道5號普基商業中心2樓

觀塘海濱匯醫務中心

九龍觀塘海濱道77號海濱匯2樓7號舖

眼科專科中心

香港皇后大道中9號12樓1206室

中環普通科醫務中心

香港皇后大道中9號12樓1206室

whatsapp-footermessenger-footerfacebook-footeremail-footer

With care we serve. Copyrights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hiron Healthcare Group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