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新聞

search

2020-04-17 12:25:28

林緯遜醫生 — 新病毒可在糞便存活數天 家居清潔需注意

新冠肺炎爆發以來,污水的處理問題都使大家十分擔心。早前有研究指病毒在康復者的糞便能存活多天,所以要加強家居方面的清潔。香港電台節目 <<新紫荊廣場>> 早前邀請了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林緯遜醫生,和大家討論這方面的意見。 訪者:為什麼病毒會殘留於糞便入面,並通過糞便排出? 林醫生:首先大家要明白的是,根據以往包括SARS的冠狀病毒經驗,病毒的確可以在人體殘留一段很長的時間,並可從糞便排出。新型冠狀病毒都有數據顯示,有病人呼吸道已經沒有病毒,但大便內仍有病毒存活,並可以在大便排出後繼續存活一段時間,推算可以存活至數日。當然,病毒可以在人體內存活更長的時間,但排出後依然可生存數天。 因此,我們會較擔心一些個人衛生做得不足夠的人士,例如去完洗手間沒洗手,或洗手時雙手周圍觸碰,都有機會不慎沾染到病毒。現時知道病毒除了可以在污水或糞便存活外,洗手間的表面例如一些不銹鋼、玻璃、塑膠等較平滑的表面,病毒都可以存活約3-4日。如果有病患者大便存有病毒,而衛生又做得不好時,病毒便有機會污染了附近的環境,並停留數天,增加共用人士的感染風險。 訪者:大便如廁後沖廁時我們可能會選擇蓋上廁板,以免飛濺,但廁板蓋和周邊位置有機會受污染嗎? 林醫生:蓋上廁板沖廁實屬公德心的問題,特別是家居以外有機會與他人共用的廁所。在沖廁的時候,由於力度和壓力的關係,有機會將坐廁內的污水霧化,使病原體污染附近的環境,如坐廁的塑膠表面,或廁格的其他表面。而病毒的殘留時間都比較久,即使殘留一至兩天,共用的廁所都可以被多人接觸到,帶來傳播風險。 訪者:小便會殘留病菌嗎? 林醫生:現時未有數據顯示小便會殘留新型病毒。 訪者:如果大便如廁後忘記蓋上廁板,我們可如何清潔? 林醫生:其實新型病毒可以使用一般的家用清潔劑殺死,當然最有保證的是1:99的漂白水和酒精消毒,都可以很快殺死病毒。我們建議在金屬表面使用酒精,在其他合適的表面才用漂白水清潔。由於新型肺炎是源於病毒而非普通細菌,所以漂白水需要停留一段短時間才能有效消毒,所以使用漂白水時要留意的是在拭抹後要風乾約10分鐘,不能太心急用水再清洗。 訪者:還有什麼剛才沒有提及的事項要留意? 林醫生:由於疫情可能仍會維持一段時間,所以大家都很容易疲倦,很難做到每天都清潔家居所有角落。所以在清潔時要特別留意一些很常觸碰的表面,例如洗手間、水龍頭等位置,要較常消毒。 資料來源:https://bit.ly/2XJISUW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16 16:50:24

陳柏滔醫生 — 銀屑病惡化成關節炎 新藥改善皮屑與關節痛

銀屑病俗稱「牛皮癬」,患者皮膚會增厚變硬及皮屑不斷,嚴重影響工作和社交生活。風濕病科專科醫生陳柏滔指,當中三分一患者更可能惡化成「銀屑病關節炎」,關節會長期紅腫發炎甚至變形,疼痛難耐。 傳統藥物治療關節成效不俗,但難以處理皮膚問題。陳醫生指新藥物如口服標靶藥和生物製劑同樣屬「治本藥物」,能夠在短時間內控制病情。「對病人來說,越早控制病情減少發炎,越能減低關節變形及提高復原機會。」 免疫系統攻擊自身皮膚關節銀屑病關節炎被界定為「風濕病」,與類風濕關節炎和紅斑狼瘡症相類近,屬長期病。陳醫生指銀屑病關節炎主因是免疫系統失衡。「病人的免疫系統通常活躍得來又亂,於是開始攻擊皮膚和關節。」 陳醫生指此病舊稱「牛皮癬」,「癬」一字卻容易令人誤會具傳染性,故近年改稱銀屑病。「病人的皮膚生長周期極快,因而製造出大量死皮,輕輕一掃死皮就會剝落滿地,銀屑一字就是這個意思。」陳醫生解釋,正常皮膚生長周期為七天,患者皮膚因受到免疫系統攻擊,可能一至兩天已完成周期,除了皮膚生長速度過快,還會引致發炎、紅腫、發熱,少部份人或出現痕癢或疼痛,患處常見於頭頂、肚臍、臀部、手肘和腳 。陳醫生指不少人患上銀屑病幾十年,時而痊癒時而復發,壓力大時情況容易變差。 指甲凹陷及甲床增生屬警號銀屑病在香港不算普遍,只佔總人口約0.3%。但三分一患者可能於五至八年內患上銀屑病關節炎,常見發病年齡為30至50歲。「視乎免疫系統的攻擊有多嚴重,部份患者病情較輕,可能只影響頭髮、手肘、肚臍附近的皮膚。假如免疫系統活躍程度持續加劇,可能會開始攻擊關節,導致關節長期發炎,出現嚴重關節痛。不過,也有部份病人先出現關節發炎,之後才出現皮膚問題,令診斷較為困難。」 陳醫生指銀屑病關節炎的主要病徵,包括「寡發性關節炎」,即不對稱、少於4個關節發炎。此外,肌筋腱病變亦是常見的前期病徵。「研究發現,若銀屑病患者的指甲出現病變,如指甲凹陷、指甲離開甲床、甲床增生等,亦較易發展成銀屑病關節炎,因為這意味着免疫系統失衡程度較嚴重,往後便會攻擊關節。」 銀屑病與其他風濕病的共通之處,是跟遺傳有關,患者很多時會同時患上強直性脊椎炎和其他器官病變,例如發生在眼睛的虹膜炎(前葡萄膜炎),令視力模糊、怕光,嚴重更可能失明。如病情控制不善,更有機會影響腸胃,引致腸炎。 透過分類及計分方法診斷診斷方面,陳醫生指銀屑病關節炎並無單一測試,即使進行X光檢查,亦未必能夠反映發病首半年的病徵。因此診斷時會用到分類及計分方法,如病人有否出現關節炎,例如周邊關節發炎、脊椎發炎、肌筋腱發炎、指炎等,以及病徵出現六星期或以上;再加上以下條件:患有銀屑病、或曾患銀屑病現已痊癒,或有家族病史,則很大幾會是患上銀屑病關節炎。 銀屑病關節炎的治療主要針對皮膚和關節。陳醫生解釋:「如果只是皮膚問題且不太嚴重,通常會處方類固醇藥膏;如果反應不理想就可能須要照紫外光燈。若皮膚問題嚴重,或者免疫系統已攻擊關節,便要進入『系統性治療』,當中分為傳統藥物、生物製劑及口服標靶藥治療。」 傳統藥物對皮膚沒太大成效傳統一線藥物為「甲氨蝶呤」,不少風濕病也會用到此藥。陳醫生指甲氨蝶呤可大範圍控制免疫系統,對醫治關節來說成效不錯,但對於治療皮膚、肌筋腱連接點的發炎、指甲病變則沒太大成效。「部份患者可以只服用甲氨蝶呤,控制好炎症,減少關節變形機會。」 甲氨蝶呤屬抗癌藥,從前主要用來醫治淋巴癌。「其藥理機制是透過控制葉酸的新陳代謝,從而控制發炎因子。但正常的細胞如毛囊、口腔中的黏膜亦是靠葉酸的新陳代謝來運作,部份患者或會出現甩頭髮、生痱滋、惡心等類似抗癌藥的副作用。因此用藥時醫生要觀察患者的血球和肝酵素指數。」另外,由於甲氨蝶呤的藥量要慢慢遞增,通常用藥數星期後才達到標準份量,再等數星期才見到效果。 新一代藥物療效快副作用少陳醫生透露,在未有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前,當病人服用甲氨蝶呤後成效不理想,一般會配合其他二線藥物,而現時則會建議病人配合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使用。根據國際指引,甲氨蝶呤仍然是治療銀屑病關節炎的首選藥物,如病人在使用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後病情受控,亦可轉用甲氨蝶呤,以減少金錢上的負擔。 「近十年來,科學家發現銀屑病或銀屑病關節炎是由於免疫系統製作過多發炎因子。生物製劑是蛋白劑,屬於抗體,使用時透過皮下或靜脈注射。當生物製劑進入身體後,便會黏着發炎因子,令它無法影響皮膚或關節,並在短時間內控制病情。」 而口服標靶藥是在細胞的層面上控制發炎因子,陳醫生解釋:「有研究發現,發炎因子須要酵素才能進入皮膚和關節的細胞,再發展成炎症。口服標靶藥在細胞中把關,即使身體有很多發炎因子,亦將其排拒在外。」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較能針對性控制免疫系統失衡,並減少攻擊正常的免疫系統,因此對比傳統藥物,其副作用較少,效果亦較快和明顯,在治療皮膚、肌筋腱上亦十分理想。 口服標靶藥短時間改善炎症陳醫生分享,曾有位病人患了牛皮癬近十年,最近兩三年關節開始發炎,確診患上銀屑病關節炎,服食傳統藥物也未能受控。「患者從商須要經常見客,皮屑太多令他不敢穿深色西裝。我們決定為他進行進階治療,並為他分析口服標靶藥和生物製劑的優點及缺點。」陳醫生指病人經常要外出工幹,打針對他來說相對困難,「患者經常搭飛機,生物製劑在運送過程中必須雪藏,比較麻煩。最後我們建議他服食口服標靶藥,用藥後他的痛症在兩三星期內已受控,毋須再服食止痛及消炎藥,關節紅腫約二至三個月復原。」 除了紓緩了關節問題,患者的皮膚問題也得到解決。「口服標靶藥主要用於控制關節炎,研究顯示亦對改善皮膚發炎有所幫助。患者用藥兩個多月,頭頂上的紅色牛皮癬開始減淡,亦少了頭皮屑。他表示現在就算要坐上深色的大班椅,也不須太擔心會留下皮屑。」 陳醫生表示服用藥後既可控制關節炎亦可改善皮膚問題,令患者喜出望外。 資料來源:https://bit.ly/2VbgcSQ

doctor-avatar

陳柏滔醫生

風濕病科專科醫生

2020-04-16 13:01:57

林緯遜醫生 — 超市商店佈滿病毒 外出後做足措施

疫情愈來愈嚴峻,「隱形病人」隨時在身邊。雖然大家已實行在家工作、減少外食、限制聚集,但日常難免要購買食物和日用品。網上流傳短片,一名女士在澳洲超市內向香蕉吐口水;沙特阿拉伯有確診男子在超市向手推車及大門旁吐口水。 街市、超市、商店內陳列貨品,路人甲摸一摸,路人乙打噴嚏,路人丙口沫橫飛講電話……會否已沾上病毒?大家如何自保?又如何不讓自己成為驚弓鳥? 國際醫學期刊《新英倫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研究顯示,新冠病毒可在塑膠和不鏽鋼表面停留72小時。超市手推車、商舖陳列貨品,甚至外買膠盒,都隨時沾有病毒。買完餸和日用品,或叫外買飯盒,到家是否要拆袋、拆盒、消毒?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食品與健康科學學系副教授方麗影,兩位專家逐一拆解當中的疑慮。 疑慮一:超市手推車、購物籃、貨品人人碰過,觸碰前消毒過才安心! 林:《新英倫醫學雜誌》於上個月發表研究顯示,新型冠狀病毒能夠以氣霧(aerosol,或稱氣溶膠)狀態存活至少3小時;如果病毒留在硬紙卡上,存活時間不多於24小時,在塑膠和不鏽鋼上則可存活2至3天。新冠病毒主要通過飛沫、接觸傳播,如觸摸帶有病毒的表面,然後觸摸自己的眼睛、口鼻,便可能受感染。 如商舖貨品包裝沾到病毒,理論上有接觸傳播風險,但風險相對低。因為傳染病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是病原體數量,日常生活並不需要一個無菌的狀態,一般的「清潔」已能夠將病原體數量減低,不一定要「消毒」。病原體數量少,便不會構成傳染病。 購物前後潔手 少接觸貨品 所以,最重要是清潔雙手,特別是觸摸眼睛、鼻子、嘴之前。若要把街外任何東西如超市購物籃、巴士扶手、港鐵椅子全都抹過,實際上難以做到。潔手比起抹購物籃、包裝盒更重要!在超市購物前後都要潔手,亦應避免在貨架前東挑西揀,買哪樣就拿那樣,減少用手接觸貨品。另外,在處理食物包裝、取出食物後及用餐前,用肥皂和水洗手至少20秒。 疑慮二:店舖內的蔬菜、水果暴露空氣中,隨時沾有病毒,一定要用清潔劑冲洗。 方:市面上標榜用來清洗蔬果的食品級消毒劑,成分通常是次氯酸鈉,即家用漂白水的有效成分。食品級消毒劑的次氯酸鈉純度較高,成分單純,不含其他雜質,較安全。不過,單在蔬果表面噴上消毒劑,不能完全殺菌,應浸泡10至30分鐘,之後倒去消毒水,放在隔篩待乾。原因是殺菌過程需要時間,才能將細菌的細胞破壞,從而抑制細菌。 以流動清水冲洗浸泡即可 其實,以流動清水冲洗或浸泡蔬果5至10分鐘,視乎蔬果數量多少;重複冲洗或換水3數次,並用手攪動製造漩渦,增加清洗摩擦力,便能有效將食材表面的污染物洗走。不要濫用消毒產品,以免助長細菌產生抗藥性。 林:不單止因為疫情,平時都需要清洗水果!水果的原產地可能有病原體,而運送過程或者貨架上亦都可能滋生細菌。有人覺得厚皮水果反正不吃皮,毋須清洗;但是切開水果時,有可能把外皮細菌帶進果肉。因此,就算不連皮吃也要洗一洗,洗掉細菌、病毒和殘餘農藥。理論上,清水已能夠冲掉水果表面大部分細菌、病毒,但由於疫情比較嚴峻,清洗水果時可以加少許清潔劑或梘液,較容易清除表面污垢。 有一點要注意,經食物傳播的疾病大多由細菌引起,所以食品級消毒劑都是針對細菌為主。如果產品標明是「殺菌」,這只是代表殺滅細菌而不是病毒,亦未必有實證支持能夠殺滅病毒,或是對新冠病毒起作用。 疑慮三:疫情期間,避免食沙律、魚生。 林:香港大學最近一項研究發現,新冠病毒在高溫環境下存活時間較短,於37℃下可存活兩日,在56℃則可存活30分鐘。因此,外賣買回家後翻熱會比較穩妥。 外賣1小時內食用 翻熱更佳 未經煮熟的食物如沙律、魚生,如果受到病毒污染,表面或會有病毒存活。但要留意的是,不是魚生本身有問題,其他食物在處理過程中都可能會沾染病毒。如果製作過程衛生可靠,理論上食魚生的風險不會特別高。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指出,目前尚無證據顯示食物或食物包裝與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有關,亦未有證明食源性接觸(foodborne exposure)是新冠病毒傳播途徑之一。 方:細菌可以自行繁殖,數量以幾何級數增長,1變2,2變4,4變8,8變16……細菌附在食物表面,食物提供水分、溫度、營養讓細菌繁殖。但病毒無法在物質表面自行繁殖,只能在生命活體內繁殖。當人接觸到依附在表面的病毒,再觸摸眼、口、鼻,便有可能受感染。 食物會否在沒有清洗、加熱等處理,增加感染風險呢?應該是細菌性感染風險較大。以沙律為例,沙律有不同食物源如肉、蔬菜、沙律醬。細菌萬一依附在沙律上,在室溫環境下,細菌可以自行繁殖,當菌量高達某一數量時,就能引起食物中毒。如果擔心食物在處理或者運送過程中受到污染,叫外賣選擇經加熱的食物較沙律安全。但市民亦不要過分擔心,應合理合情、理智地面對疫情。 外賣買回來後,應在1小時內進食。無論冷或熱的食物,都要盡快食用,因為存放太久,口感與衛生情况都不理想,細菌增長會增加食物中毒的風險。如非立即食用,可先放在雪櫃冷藏,進食前經高溫加熱處理,切勿放在室溫。 疑慮四:街市很污糟,傳染病毒風險高! 林:以新冠肺炎來說,街市和超市的傳染風險相若,因為環境衛生並非致病因素。至於其他傳染病,街市的傳染風險可能較高,因為其污水處理、垃圾和乾淨食物分隔未必做得好,引起腸胃炎的細菌和病毒容易散播。 疑慮五:每次買完餸回家,都要清洗環保袋。 方:環保袋需要勤清洗,尤其是被菜汁等污染物弄髒。環保袋、食物器皿、餐具,都是間接傳染的媒介,可引起交叉污染(cross-contamination)。如果外賣盒邊有汁液流出,放置一段時間後,菌數含量高便有可能交叉污染食物。 林:即使沒有疫情,一般情况下仍需要定期清洗環保袋,每次用完可用梘液清洗。 資料來源:https://bit.ly/2XDK6kk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16 12:09:44

林緯遜醫生 — 禁聚令下人流逼爆郊外 抗疫疲勞原形畢露

新冠肺炎疫情仍持續,踏入復活節長假期的第3日之際,不少人難抵留在家中之苦,趁假日到郊外遊玩。西貢市中心下午人頭湧湧,不少人都到食肆午膳,或再轉乘巴士到黃石碼頭。有來西貢行山的市民表示,困在家中太久,所以趁機到郊外遊玩,強調會全程戴口罩作防備。衞生防護中心顧問醫生兼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提醒市民勿掉以輕心,若復活節期間「大家出去玩」和聚會,一兩周後將會得知有否引發大規模感染。 今日中午,西貢碼頭一帶的海鮮酒家、茶餐廳生意暢旺,露天位置幾乎坐滿。記者所見,食肆大多遵守規例,每枱最多4名食客,枱與枱之間相距一定距離,部份枱更設白色膠板分隔,亦有不少人聚集在碼頭附近購買海鮮等。 不過,有食肆雖然每枱只限坐4人,但枱與枱之間十分緊逼,記者目測其相距不足1.5米,涉違反規例。不過美食當前,食客沒有理會,紛紛除下口罩,大快朵頤。另有食肆疑受限坐令影響,令店內坐位減少,變相市民需要排隊等候入內。店外排長長人龍等候入內,惟排隊市民大多都有佩戴口罩。 另外,在西貢海濱公園內,有不少中年大叔下棋,並引來其他阿叔圍觀。高峯時,計及下棋的人士一度超過6人,有大叔於圍觀或下棋時更拉低口罩。上述情況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現場未見有職員上前勸阻。 行山友揀中高難度路線避人群 至於巴士站,往北潭涌、萬宜水庫的94線最長龍,平均逾20人等候上車,每架巴士的座位幾乎坐滿,不少人更帶備地墊等行山設備。 梁小姐與3名朋友準備乘巴士往北潭涌行山,她指,西貢的景色怡人,她與朋友挑選中上難度的遠足路線,「應該少人行啲,接觸少啲人」。她表示,留在家中多日,恰巧與朋友今日有空,便約定一同行山,強調全程戴口罩,並會用酒精搓手液清潔雙手,「見到人多都會行遠啲」。 同樣往北潭涌行山的賴小姐亦認為,比平日多人,她由從旺角乘車來西貢,笑稱西貢比旺角多人。但她慨嘆:「留咗係屋企好耐,今年第一次出街」,故想到郊外走一走。她指出,因擔心疫情,所以會全程戴口罩,保持衞生。 往萬宜水庫的黃先生同樣表示,不少娛樂、康文署設施已關閉,所以只好到郊外鬆一鬆,「曬吓太陽都可以增加抵抗力」。他由沙田來,巴士站大排長龍,等20分鐘才可上車,直言西貢比他預期更多人。他指,依從政府抗疫指引,大部份時候也戴上口罩,與其他行山人士保持距離,用動作代替開聲打招呼,「如果附近冇人,先會除低(口罩)」。 石澳泳灘人滿為患除了西貢逼爆外,《蘋果》記者今午到石澳泳灘視察,沙灘人滿為患,太陽傘更幾乎遍佈整個沙灘,也有少女無懼疫情除下口罩曬太陽、玩水,亦有一家大細在泳灘享受家庭樂。而前往石澳泳灘的巴士更迫爆,排隊人龍無間斷;石澳泳灘的停車場同樣迫爆,不少私家車都要輪候車位。 至於大浪灣及龍脊同樣擠滿郊遊人士,不少人都無罩行山。漁護署早前宣布所有郊野公園露營地點及燒烤場延長關閉至本月23日,現場所見,燒烤場被圍封,沒有遊人違反禁令進入燒烤場範圍。不過,在市區的康文署場地,即使有膠帶圍封,仍有不少市民無視禁令,進入有關設施做運動。 市民不減社交活動 或致爆發危機張竹君在記者會上表示近來行山或聚會的市民增多,由於香港一直有輸入性個案,若市民進行家居隔離,可減少「二代傳播」。在本地個案方面,張竹君指目前監察系統不是百分百捕捉到所有個案,亦無法肯定本地傳播鏈已完全中斷,因此要依靠監測及市民自發求診,在拿到樣本後才可得知。在本地個案隱性患者方面,如市民仍不減社交活動,自然會增加爆發危機。張竹君稱現在不會得知是否出現爆發危機,唯有於一或兩星期後才可得知有否引發大規模感染。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亦指,留意到復活節假期期間多了市民外出,強調病毒不會休息,市民不宜對疫情鬆懈,應繼續保持社交距離。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認為,港人的「抗疫疲勞」在復活節假期下原形畢露,只抱着到郊外呼吸新鮮空氣的心態,忽略了郊遊期間乘坐交通工具、吃飯的時候,病毒傳播的風險與平日一樣。他指,除非市民在行山、踩單車、郊遊期間全程戴口罩,否則身邊人若有病徵,自己隨時成為密切接觸者,代表有很高的感染風險,呼籲市民盡量忍耐。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亦稱,留意到很多郊遊地點迫滿沒戴口罩的市民,感到非常擔心,若當中有隱形病人,隨時引發新一波傳播;此外,深水埗黃金商場等走廊狹窄的室內地方,近日亦人流密集,容易增加傳播病毒機會。他呼籲市民,在復活節假期的最後一天,「如果冇必要,真係唔好出街,留喺屋企一日」。 資料來源:https://bit.ly/2wNoyqA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08 13:52:49

林緯遜醫生 — 與許冠文一起在新冠肺炎底下對抗糖尿病

與 #糖尿病 同行多年的 #許冠文 ,面對愈趨嚴重的 #新冠狀病毒 疫情,日常生活大受影響!特別他也是 #長期病患者 ,需要定期去醫生覆診,但診所被認定為高危地方,難道每次出街亦要全副裝備上陣,不如由 #感染及傳染病 專科 #林緯遜醫生 逐一解答相關疑問吧。 問:在新冠肺炎疫情下,長期病患者,尤其糖尿病人特別高危? 醫生:其實這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的確數據反映出患有慢性疾病的人,他們屬於比較高危,可能會出現一些較嚴重的併發症。如果糖尿病控制不佳的話,整體抵抗力會較差,所以糖尿病人需要特別注意自己的血糖控制。 問:糖尿病人應該以怎樣的防疫裝備外出? 醫生:糖尿病人的裝備無須比一般人高規格,只要做足大家平時會做的事情,包括勤洗手、戴口罩、注意環境衛生,已經足夠。 問:糖尿病人的抗疫關鍵是什麼? 醫生:糖尿病人如果血糖控制不佳,會對身體免疫系統構成負面影響。所以第一個關鍵是準時服藥及覆診,保持自己血糖水平於合格水平,還有平衡飲食,定期運動,從而讓免疫系統保持一個良好狀態,可以對付任何病原體。其實醫院或者診所的環境設有分流措施,當中處理可達到要求,所以我們無須過份擔心醫院的環境會感染肺炎。 問:疫情之下人心惶惶,糖尿病人應如何面對心理壓力? 醫生:我自己覺得對抗疫情就像一場長跑比賽一樣,開始時,可能大家還能努力做好,但到後期,的確會進入比較困難的狀態,壓力較大,但記住其實我們只要堅持,我相信很快可以見到曙光。 許冠文:現在我越來越緊張,在家中尤其我太太,食飯時,一家人需要坐開一點,不要夾菜給別人,不要互相飲大家的湯或其他飲料,其實是否需要這樣緊張嗎? 醫生:現在來說我們要小心為上,因為第一是不希望自己染病,第二是不希望自己染病後將病毒散播去社區,所以的確大家現在需要提高意識。 許冠文:這個疫情會不會弄到有世界未日呢? 醫生:中國內地或者香港的情況可見得到,其實疫情來說,如果我們大家齊心做足防疫措施,其實可以將疫症感染數字減到很低,當然現在開始世界其他地方,例如美洲、北美或者歐洲開始有疫情出現,所以大家所有人都一起有抗疫意識,一起做好預防措施,我自己覺得有機會,還有時間可以截斷傳播鍵,希望在夏天前,疫情可以緩和下來。 許冠文:在這個漫長的戰役中,向糖尿病人有什麼需要小心注意的地方和鼓勵說話? 醫生:糖尿病來說,雖然聽到很多消息指可能染病後情況會較嚴重,如果糖尿病控制良好的話,其實免疫系統可以對抗這個病毒是沒有問題。最重要是準時覆診服藥,做足自己本份,衛生措施做好,無須特別擔憂這個病毒能染。 許冠文:最重要定時服藥,保持你的HbA1c在適當水平。 資料來源:https://bit.ly/2UVlulz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06 16:58:32

林緯遜醫生 — 醫生拆解抗疫迷思之衣食篇

現在 #新型冠狀病毒 疫情持繼蔓延,四處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資訊,但真是難分真假,曾有人說上機要full gear,有人說飲酒可以殺菌,有得問不要靠估,不如由感染及傳染病專科林緯遜醫生幫你拆解迷思。 問:上機前是否需要full gear? 例如浴帽、膠手套、雨樓、護目鏡、口罩全部戴齊? 答:本人認為不需要,因為新型冠狀病毒主要透過飛沬傳播及接觸傳播,最重要的是除了進食和飲水的時間以外,都應該戴上口罩,而且潔手是非常重要,因為飛機上有很多共用設施表面有機會依附病毒。另外,不要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或沒有潔手的情況下接觸自己的口及鼻,這個才是最重要的環節。 問:網傳好多保健食品可以抗流感?例如維他命C、紅茶菌、益生菌,究竟應該食哪種呢?食得多會不會中毒? 答:市面上有很多保健產品,可能是西藥甚至中藥成份的產品,通常聲稱可以改善免疫系統,在成份上看有一定的道理和作用。不過還未找到比較有系統性的研究,顯示什麼類型的產品長期服用會對抵抗傳染病有幫助。就算最受大眾認知的維他命C,還需要很定期的服用一段時間,才起到少許作用。但如果剛剛感到不適,才開始服食,其實未必能起到很大作用。 問:如果不可以外出打邊爐,那留在家中可行嗎? 答:打邊爐本身是沒有問題,因為打邊爐不屬於一個以霧化成為感染源頭的醫療程序。其實打邊爐的問題是一個群體聚在一起傾談,吃飯。但當你回到家中可以打邊爐呢?我估計情況等於正常回家吃飯一樣,我們自己評估風險,例如家人會不會是接觸過確診患者或者懷疑病患者。 問:網傳Hot toddy可以殺菌,那飲其他酒可以? 答:酒精方面醫生角度就不會建議作為預防疾病的其中一種方法,任何濃度都包括在內。 資料來源:https://bit.ly/3aNOj8X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06 12:16:43

林緯遜醫生 — 新型肺炎年輕化 返港人士高風險

武漢肺炎爆發初期,長者及中年人士被視為風險較高的一群,但香港的確診個案近日有明顯年輕化趨勢,平均年齡由兩星期前的54.3歲,急降至昨日的39.7歲,是自1月確診曾例以來首次跌穿40歲。18至29歲是現時最多感染個案的年齡層,有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指,患者年輕化與大批返港留學生確診有關,認為是近日當局增加對回港人士進行測試,因此找出更多病徵輕微的年輕患者。 《蘋果》統計截至3月29日的641宗確診個案,最新的患者平均年齡是39.7歲,是首次跌穿40歲的大關。香港的首宗個案是39歲的輸入個案,首輪十多個中國輸入個案後平均年齡升至60歲,隨後的個多月,平均年齡一直維持在55至56歲左右。3月中全球爆疫,大批海外留學生紛紛返港,由3月15日起計的500宗確診個案當中,有111人均為海外留學生,他們年齡介乎12至38歲,亦令整體患者平均年齡拉低。 以年齡群組劃分,18至29歲是最多確診個案的年齡層,共有187人,佔整體29.1%;其次是30至39歲,有140人,佔21.8%。40歲以下患者有362人,佔整體超過一半,達56.4%;相反60歲以上的患者只佔17%,有109人。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醫生指,基本上任何人對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沒有抗體,因此無論年紀大小、健康好壞,均有感染風險;但確診數字視乎有否進行測試,年輕人普遍病徵較輕、甚至沒有病徵,即使感染都未必會做測試,但長者或長期病患者一旦感染,症狀普遍較嚴重,因此爆發早期較多確診個案為中、老年人士。 港府在3月中起,規定英、歐、美返港人士不論有否病徵均須進行測試,因而抽出不少輕症患者,111名確診返港留學生中,更有24人確診時並無病徵,林緯遜認為「所以唔係病毒變種呢啲原因,而係可能而家警覺性高咗,做測試多咗,令之前未被察覺嘅細路(個案)都測試到出嚟。」 韓國是全球測試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在其9,661宗確診個案中,20至29歲人士佔27.2%,是最多人確診的組別,情況與香港現時相若。林緯遜認為,現時並無科學原因指出某一年齡組別感染風險特別高,雖然香港的年輕患者大多是輸入個案,但認為20至40歲人士不少要繼續外出上班,又或在社區活躍,較多接觸他人機會,感染風險都會相應提高。 資料來源:https://bit.ly/2ULWGfw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06 11:27:18

林緯遜醫生 — 新冠肺炎患者暫失味覺嗅覺

新冠肺炎患者較多人有發燒及咳嗽等病徵,但前日共有四名確診者的病徵是失去味覺及嗅覺,昨日再增六宗類似個案。衞生防護中心相信病徵只是暫時,並非長期維持。有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指出,病毒可能經口或鼻入侵身體,影響感官細胞運作,但相信沒有損壞神經線,因此有關病徵只屬短期。 前日有三名確診患者同時失去嗅覺及味覺、一人則失去嗅覺,昨日亦再增六宗個案出現同樣病徵,而美國NBA確診球星高拔早前亦指失去嗅覺數天。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亦留意到有醫學報告表示,患者可能會失去味覺及嗅覺,但並非主要病徵,故中心人員進行流行病學調查時,沒有刻意詢問,估計有關病徵只屬暫時性,而目前仍未確定是此病特有病徵還是其他因素影響,有待科學家再研究清楚。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指,暫時數據有限未知當中病理,估計病毒經鼻進入身體時,會影響鼻黏膜增生,從而影響嗅覺感官細胞,估計沙士及中東呼吸綜合症患者都可能有相關病徵,但病人會同時出現其他嚴重病徵,因此沒有刻意提及。他相信病毒沒有破壞神經線,因此當身體病毒量減少,有關病徵亦會減退,不會永久影響味覺及嗅覺。 林緯遜又指,患者可能會向耳鼻喉科醫生求診,過程中醫生需要近距離接觸病人,有相當傳染風險,部分耳鼻喉科醫生已經提高警覺,提醒診所護士詢問病人是否失去味覺及嗅覺,並按情況小心照顧,認為衞生防護中心可考慮要求入境人士新增申報有關病徵。 另外,中大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表示,有研究顯示部分新型肺炎確診患者沒有病徵,但病毒量跟有病徵的病人一樣高,顯示社區傳播的風險更大,亦有湖北省的患者在無病徵下傳染五名親友。他指,香港首三百八十名患者中,已有二十多人沒有病徵。 資料來源:https://bit.ly/2RctHzg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03 17:21:46

林緯遜醫生 — 學校批准學生露營 形成疫情爆發一環

本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個案累計超過300宗,政府及專家不斷呼籲市民保持社交距離。今日(24日)有教育機構「愛童行學園」帶同14名學童到大嶼山,進行3日2夜的露營,惹來大批網民抨擊。愛童行學園創辦人吳志堅在接受訪問時稱,參加者互相之間認識,亦對其身體狀況有所掌握,到戶外露營亦有放鬆身心作用,認為網民毋須過份緊張。不過,有醫生指,兒童有機會成為傳播鏈一分子,呼籲市民在外出前,先要考慮活動的必要性。 教育機構愛童行學園於今日(24日)在其社交專頁出帖,表示要「開心抗疫」,又指「呢啲日子,最好就係遠離人群啦!我哋去露返幾日先!」從相片中顯示,約10名兒童及其家長攜同露營用具在東涌集合,準備乘坐旅遊巴,又在空無一人的沙灘上玩耍,而在沙灘上玩耍的兒童均沒有戴上口罩。 帖子一出引來大批網民抨擊,指責兒童在活動期間沒有戴上口罩又近距離接觸,傳染病毒風險極高,又指「人哋就stay at home,你搞團出去玩,算唔算自私呢?」其後學園一度更改帖子,稱「唔好意思!令大家擔心了!」 專頁其後在帖子下方回覆網民意見,指學園從來只去少人的地方,又指「Stay at home 當然重要,學習在疫症下生活也是重要。」又呼籲大家切勿過分擔憂。學園校長吳志堅亦在帖子下面回覆指,表示感謝各位關注,又指「呢啲活動不是公開的,你想參加都參加唔到嘅。」他又補充,自一月尾起,學園已有防疫措施,並一直鼓勵大家要「Stay at home, stay healthy。」 愛童行學園於2015年創辦,推廣體驗式學習,在戶外設幼稚園課堂,為6歲以下兒童提供戶外遊歷課程。愛童行學園校長吳志堅接受《香港01》訪問時指,對帖子引起廣大迴響感到驚訝,他指網民有高的防疫意識是好事,但認為其反應過於緊張。 稱以個人名義帶團進行戶外活動 目前全港中小學及幼稚園仍處於停課階段,吳志堅表示,目前愛童行學園的校內課程已暫停,但在課程以外,仍以其個人名義,維持每一星期兩次的行山或露營活動,而每次活動約有10多人。吳志堅指,今日由他及三名導師,帶領14名學童到大嶼山進行三日兩夜的露營活動。他解釋,估計疫情有機會維持超過一年時間,但仍需要定期外出紓緩身心壓力,「冇可能日日都咁繃緊」。 對於有人批評指,兒童在戶外活動時沒有戴備口罩,令傳染風險增加,吳志堅就回應指,團隊內的學童大家都互相認識,在每次出發前都會評估身體狀況,才容許其參加活動,故認為沒甚問題,「大家都係好熟悉的家庭,如有外遊紀錄、去過高危地方,都會清楚了解。」他又補充,曾經有位家長因過分擔心,兩個月不出家門,認為這樣反而會增加兒童心理壓力,影響身心發展。 近日政府及醫護人員不斷呼籲市民保持社交距離,但因聚集而感染的個案仍有上升趨勢。衛生防護中心昨公布本月中有工廈單位舉行過百人的派對,截至昨日最少4名參加者染疫。 傳染病專科醫生:聚集始終有風險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強調,任何形式的聚集都會有傳播風險,建議市民無論何時都要保持一定社交距離,以及減少聚集機會,「留意到現時午市餐廳仍人潮如湧,但晚市就水盡鵝飛,不過有聚集始終都有風險。」他指,如幾個學童的家庭群組在一起聚集,交叉感染機會亦會倍增。 現時全港兒童確診新型肺炎個案比例仍處於低水平,但林緯遜強調,兒童感染的個案少亦不代表兒童免疫,卻仍會成為傳播鏈一分子。林緯遜又補充,雖然戶外空氣流通,飛沬傳播令人感染的機會比市區低,但不是完全沒有風險,呼籲市民外出活動前,須衡量是否必要才好外出。 資料來源:https://bit.ly/3aGGzpd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03 16:45:43

林緯遜醫生 — 聚集百人派對群組 促成社區穩形炸彈

(星島日報報道)黃竹坑「STUDIO 9」涉逾百人的白色情人節私人派對,再多一人確診,其為四十九歲男士沒有任何病徵,至今群組增至五人確診,但衛生防護中心仍未能掌握參與者資料。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表示,現時仍在計算出席人數,暫未掌握多少人已到醫院檢查。專家擔心,參與派對的百多人或成社區計時炸彈,在社區上通過二代甚至三代傳播,形成隱形傳播鏈。 近日多個大型本地群組爆發,繼有涉及八十多人的愉景灣婚宴後,再有涉及百多人的黃竹坑白色情人節私人派對。兩個大型群組同於本月十四日進行,至今已距離十一日。對於黃竹坑派對群組,張竹君表示,得知地點屬公開地方,沒有桌子或房間,相信參與派對的人士有在場聊天及「飲嘢」等。至於衞生署是否已成功追蹤所有出席派對的人士,她僅指,有部分去過派對的人士有自行到醫院接受檢查,但暫時無掌握多少人已到醫院檢查,希望主辦單位可以主動協助通傳消息,也呼籲出席過派對的人士要主動求醫。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認為,當日出席人士都屬於密切接觸者,「活動是開放性質,不是有群組會分開,情況好像早前確診警員飯局一樣。」當日活動距今已逾十日,林緯遜認為其他人士屬社區炸彈,「個案未過潛伏期,或者病徵輕微甚至無病徵,降低醫生的診斷警覺性。」他又稱,較少私家醫生提供病毒檢測,部分病人亦不願意到公立醫院或門診求醫,令隱形個案增加。 被問到該活動會否有大型群組爆發,林緯遜稱若當日只有一個感染源頭,以一人可傳二至三人的傳播力計算,相信個案較少,但若有四至五名患者,則好有可能逾十人受感染,呼籲市民配合衞生防護中心的流行病學調查,交代詳盡資料。 資料來源:https://bit.ly/2JxZKWc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01 16:35:33

林緯遜醫生 — 感染愛滋病毒等同患上愛滋病?

主持:愛滋病是不治之症,因為時至今日人類仍然無法將這種病毒清除,甚至愛滋病被定為對人類健康造成極大威脅的三大疾病之一。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在2018年,有一百七十萬個新確診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估計全球約有三千七百萬個感染者。隨著醫療的進步,愛滋病患者可以在新的藥物幫助下,有效的控制愛滋病的病情,患者的壽命甚至跟普通人相若。今次請來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醫生,他會跟大家採討愛滋病治療的新方向。 主持:若要了解愛滋病,相信要從兩組英文字入手,其中是愛滋病病毒HIV,另一組是AIDS愛滋病。請教一下林醫生,其實愛滋病病毒跟愛滋病有何分別呢? 醫生:愛滋病病毒HIV是病源體,愛滋病AIDS則是疾病的名稱,為何經常會有混淆?因為HIV全名是「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中文名是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為了方便,稱之為愛滋病病毒。一個人被病原體(愛滋病病毒)HIV入侵身體後,會成為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如果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有可能發病,出現併發症,在那個時候會被稱為愛滋病。 主持:聽說愛滋病要潛伏七年後,才能檢驗出是否感染者,潛伏期真的是七年嗎? 醫生:這種說法可分成兩個概念,剛剛你所講的是關於潛伏期,潛伏期意思是受到感染開始直到發病,這是潛伏期,的確有部份病人的潛伏期非常之長,事實上由一至兩年不等,甚至有超過十年或以上,所以這個病可以無聲無息地存在於體內而不自知。而檢驗後就會知道感染者,這是另一個概念,那不是潛伏期,而是空窗期,空窗期是關於診斷方面,意思是由感染病毒開始,直至可以被診斷出有這個病為止,一般的空窗期界定為九十天。雖然較新的測試可以將空窗期大大縮短,最早可能在兩個星期左右,便能測試出病毒。所以有機會是沒有任何病徵、病狀,而測試出病人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 主持:林醫生提及到愛滋病病毒感染的年期很長,曾經電視上有案例是有一位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他說已經感染超過二十年,所以有很多人概念當中會有混淆,以為感染到就會有病,但也不一定,身上帶有愛滋病病毒,但不一定發病至愛滋病的階段,是否正確嗎? 醫生:沒錯,特別是及早診斷,盡早治療,未必會有併發症或者發展到愛滋病的階段,可以一直維持於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身份,不過,愛滋病病毒感染的特性之一是接近百分之百,若不作出治療,十年以內,至少一半會變成愛滋病發。 主持:歸根溯源,到底有什麼感染途徑呢? 醫生:感染途徑主要是透過性接觸,其次,在香港較少見的感染途徑,譬如母嬰傳播,透過血製品傳播或者共用針筒,其他傳播機會在香港較少見。 主持:曾聽說愛滋病病毒傳染的主要途徑是體液傳播,體液主要包括甚麼呢? 醫生:當然包括血液、陰道液、精液,這些體液在傳染途徑中較多,而且有相當數量的病毒,所以會構成體液方面的傳播。而其他體液又會否傳播病毒呢?譬如尿液、汗液或唾液,這些 體液基本上不會構成愛滋病病毒的傳播。 主持:現時已知道香港主要由性接觸傳播,亦有很多人到了今天也有一個概念,會將愛滋病跟性接觸或性濫交劃上等號,這是否有點標籤成份? 醫生:沒有錯,不過如果以風險程度計算,特別是我們所稱為的高風險性行為,的確不安全,譬如多次性接觸或多於一位性伴侶,沒有使用安全套,或者對方是不認識的人,這些風險則會較大。 主持:口交又會否有傳染的風險? 醫生:性交,在醫學上的分辦是一個進入性的性交,以口交來說,如果有血液存在,也有機會增加風險,需要視乎情況而定。 主持:在香港來說,愛滋病或愛滋病病毒的感染的情況如何?因為經過數十年的宣傳教育,數字會否穩定或有下降趨勢呢? 醫生:其實不能夠說是有下降趨勢,大約在1984年開始香港發現第一宗個案後,過去的三十多年以來,數字反覆向上,事實上到2019年第三季,總共累積了一萬位愛滋病的呈報個案,近數年有稍為緩和的趨勢,不過在頂點時期,每一年有逾七百個呈報個案,近年則大約有六百宗左右,的確有稍為緩和,但整體趨勢有反覆向上的跡象,我們希望未來數年有持繼下降趨勢,情況則較好。 主持:一旦感染愛滋病,身體會否有很明顯的病徵?還是沒有異樣,跟普通人差唔多。 醫生:因為很多人在感染之後,並不覺得自己有問題,但有少部份病人出現急性病毒感染的病徵、病狀,感覺有點像是其他病毒的感染,甚至好像流感,譬如發燒、肌肉痛、疲倦、冒汗、淋巴腫脹、出疹。比較難分辦它與其他病毒性感染的情況,以個人經驗,有可能發燒的日數較長,或會出疹,這些病徵未必在一般流感之中出現,每個人的病徵病狀也不盡相同,有機會不太明顯。 主持:如果是病徵不太明顯,空窗期又很長,一般病人來求診的主要原因是否懷疑自己可能有愛滋病病毒感染,還是透過身體檢查,不幸驗出有愛滋病病毒感染,是哪種情況會比較準確呢? 醫生:兩種情況均有,過往比較長的時間,求診的病人比較後期,我們知道有一個數字可以反映身體免疫系統的情況,譬如那個數字在理論上正常會過千,很多病人來到只只剩二百左右才求醫,很多時候已經發病,出現併發症。近年大家的警覺性提高或者會想到自己是否受影響,有時候會主動做測試,近年有一些個案並沒有病徵、病狀,可能是經過自我測試,知道自己的朋友或性伴侶有愛滋病病毒,於是進行測試,所以兩種情況皆有。 主持:男士患愛滋病風險較高? 醫生:在數字上來說,的確男士患愛滋病的風險較高,不過我想強調,其實愛滋病病毒可以感染任何一個歲數的人,只要見透過性接觸便可以感染,但其實女的士亦有機會感染愛滋病病毒,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輕心。 主持:如果愛滋病的病徵可能跟其他病毒感染一樣,好像流感、發燒,而病人又痊癒了,那會不會變到沒有警覺性去做自我測試呢? 醫生:沒有錯,某程度上市民需要要有警覺性,特別是剛才提過主要傳播途徑是透過性接觸,若自己已有一些所謂高風險的性行為,自己若出現發燒情況則要小心,可能要告訴醫生,另外,自我測試也是其中一個方法。 主持:那怎樣可以進行愛滋病病毒的自我測試呢?是否好像懷疑自己懷孕,可以買一支驗孕棒來檢驗一樣做法嗎? 醫生:很相似,市面上有些藥房也能買到,或者有人會在網上購買,大部份是透過手指針刺取血檢測做法,如果做法正確,準確度也很高。不過要留意一點,無論檢測到陽性或陰性結果,也一定要盡快聯絡相關的醫生或其他組織作詢問,到底結果如何理解,有什麼後續事情需要處理,甚或要接受心理輔導。 主持:譬如小孩在產檢、出生後一直有檢查,均沒有驗出愛滋病病毒感染,這樣是否代表父母也沒有嗎? 醫生:理論上不是,因為母嬰傳播並不是百分之百,剛才的例子未必正確。不過我要強調一點,在產後的孩子理論上不會進行例行的愛滋病病毒檢查,反而在香港來說,會對孕婦進行例行的愛滋病病毒檢查,在早期的懷孕期間,醫生會為孕婦進行愛滋病測試。 主持:若孕婦不幸被檢測她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她應否繼續懷孕呢? 醫生:這要視乎很多因素,其中之一當然要視乎懷孕到哪一個階段,事實上若在懷孕早期發現,盡快開始治療的話,會大大減低母嬰傳播的機會。相反,如果到了懷孕後期,可能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也要盡快開始治療,但醫生方面會有較多考慮,可能在胎兒出生前會有處方藥物給母親,預防胎兒受到感染,在嬰孩出生或之後,醫生也會處方藥物給嬰孩,盡量減低嬰孩受感染的風險。 主持:因為胎兒在母親腹中受到感染的風險會否是血液的輸送,還是在生產的通道受到感染呢? 醫生:兩者皆有,可以經過胎盤的血液感染或者生產過程中,透過體液方面的接觸而感染。 主持:如在懷孕前,一對新婚夫婦若其中一方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他們可以生育嗎? 醫生:其實可以生育,事實上也對很多不同的夫婦,當中有數種情況,可能男方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而女方並不是病人,或者女方是病人,而男方不是,另一種情況是兩位均是病人,也有很多個案可以成功生育。因為要視乎不同的情況,我們可能會有不同的策略幫助病人懷孕,譬如人工受孕,或者有一個醫療程序,類似是精子清洗 (Sperm washing),目的是去除病毒。 主持:醫生提及到疾病越早醫越好,所以要在愛滋病病毒的階段時,就應該醫治,這才成效最顯著,但有什麼治療方向,是否依靠服藥呢? 醫生:愛滋病的治療方面,重點是越早越好,基本上最理想是在第一天開始,當然大眾可能沒法知道何時是第一天感染,但希望在診斷的第一天。大約在十多年前,當年的藥物不太好,副作用比較多,而且成效不太顯著,通常等到最後一刻,真的沒辦法才開始用藥,但近十年來,做法是由診斷的那刻開始,基本上已開始治療,因為可以避免永久性的傷害,也可以加強恢復免疫系統的能力,治療方面大多數是口服藥物。 主持:治療方法是否最有名的雞尾酒治療法? 醫生:沒有錯,就是雞尾酒治療法。自從在1996年開始,我們發現同一個時間使用三種或以上的抗病毒藥物,病人的治療效果會很好。發展到現在,我們會盡快開始治療,使用最少二至三種藥物。但其實也只是一顆藥,除了服食一顆藥,其他的跟一般人完全沒有分別,可以繼續過自己的生活。 主持:是否以病的階段作出策略,當然最好是第一天開始,但若病人慢慢發展到愛滋病,病發時,治療方向會否有所改變呢? 醫生:原則上不會太大,不過有些細節地方會有所分別,譬如視乎發病時的情況,通常發病的併發症有數類,譬如是機會性感染,肺嚢蟲肺炎,或者隱嚢球菌感染,可能未必是感染,可能是腫瘤,譬如卡波西氏腫瘤,或者其他古怪的病症。在那些情況,首要任務是處理病症,譬如肺嚢肺炎可以即時致命,因此一定要首先處理,但原則上只要急性病情一旦處理好,可能是首幾天或首一、兩星期,也盡快開始治療,因為處理完急症的問題,若不將免疫力提升,也只會再出現另一個問題。 主持:患者或感染者服用雞尾酒法的藥物時,還需要定時覆診嗎?或者取藥回家一直服藥就可以嗎? 醫生:是需要定期覆診。因為要監察病人服藥的反應,有沒有任何副作用,譬如在不同階段,可能需要不同的藥物治療,因為現在有更多藥物選擇,有時候病人會減藥,因為認為情況變得穩定,甚至可以減少用藥。最重要的成功因素是病人有沒有服藥,也就是依從性,因此也要定期覆診面見醫生、護士或者團隊中的其他心理學家等等,從而跟進病人的情況。因為病人除了身體的毛病,很多時候他們也有很大的心理壓力,有時候病人因為病情持繼一段時間而產生壓力,可能不肯覆診或者拒絕服藥,也可能會出現併發症。最懷的情況是病人不覆診、不服藥,慢慢的治療方向是在個別情況下,反而可以減少藥物,以往的雞尾酒療法是最少使用三種或以上藥物,近年開始提倡病人可能只需使用兩種藥物己足夠,因為某種新藥的藥效很強,而副佢作用又較少,會使成效更理想。 主持:究竟可否完全根治呢? 醫生:很遺憾,暫時這個病未能根治。不過我經常和病人說,沒有人希望會生病,可是患病後,始終也要面對,而面對的事情是病人每天只需服食一顆藥,最重要是聽從醫生的指示,完全地控制病情,也可跟一般人完全沒有分別,可以繼續過自己的生活。很多病人會因未能根治,而影響心理壓力會更大。 資料來源:https://bit.ly/39xqoZR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4-01 14:29:53

林緯遜醫生 — 實試私營診所新冠狀病毒測試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本港感染人數已突破700大關! 面對龐大的醫療需求,目前公立醫院只會為有武漢肺炎病徵人士提供相關的檢測服務,至於一律冇病徵但又擔心自己有機會已受到感染,又或者急於離港、須證明自己健康的人士,就只好自費到私營醫院及醫療機構進行快速測試,但當中的檢測方法和內容與公立醫院有何分別?於是記者決定親身體驗一下。 記者當日所進行的檢查包括快速血液測試及收集兩項上呼吸道樣本,包括喉嚨及鼻咽樣本並進行「逆轉錄——聚合鏈反應」(RT-PCR)檢測,過程能偵測病毒的核酸,據了解以上檢查內容與公立醫院相同,最快可於當日得悉結果。如有須要亦可要求醫生簽發健康證明,以便入境某些國家如泰國。 須採集鼻咽喉深處分泌物 記者當天十時半抵達,護士先為記者進行探熱及資料登記,過程亦會詢問是否曾有外遊紀錄,然後再進行武漢肺炎快速血液測試,約須15分鐘便可得知結果。其後會見醫生並進行聽診,醫生講解如何收集樣本後,開始進行樣本採集。醫生利用拭子,伸入鼻咽及喉嚨深處採集分泌物樣本,過程有少許不適,記者建議進行喉嚨樣本收集前應喝水保持喉嚨濕潤,否則容易出現咳嗽情況。至於進行鼻咽樣本收集時,記者鼻孔曾有少量血液滲出,醫生表示鼻膜較薄者容易出血,但屬正常情況,樣本沾有血液亦可化驗毋須擔心。其後醫生把樣本置於液體中保存,並於當日送往化驗所進行PCR檢測。 最後醫生會解說快速血液測試結果,感染及傳染病科醫生林緯遜表示,該測試會檢查血液中是否帶有IgM及IgG抗體。IgM抗體由白細胞製造,須於發病後數天才可產生;而IgG抗體則為記憶抗體,感染並康復後身體會帶有該抗體。記者於上述所有檢查中均呈陰性反應,即代表記者並非處於發病期間及沒感染過病毒。但醫生提醒,血液測試是不能檢測出潛伏期內的患者,因此不建議作為單一檢測結果。 樣本或會影響檢測結果 整個檢查過程快速,約半小時內可完成,並於翌日下午一時多透過電郵收取檢測結果。林醫生解釋,在PCR檢測中會檢驗樣本是否帶有病毒的兩組基因部份,目的是提高檢驗的準確度,若樣本對病毒的兩個基因部份呈陰性,即代表記者對武漢肺炎病毒呈陰性。林醫生又補充,現時PCR檢測技術的敏感度極高,使用不同藥廠的試劑對檢測結果影響甚微,若出現「假陰性」大多與其他因素有關。 林醫生羅列了三大因素,(一)採集樣本時間:若採樣本時處於患者發病初期或晚期,病毒含量有機會降至極低水平,即使是抽取鼻咽喉分泌物樣本亦有可能呈陰性;(二)樣本中病毒量:不同地方抽取的樣本病毒含量有所不同,PCR檢測的樣本大致有三大類,當中以下呼吸道樣本的含菌量最多,其次為上呼吸道樣本,最後為深喉唾液等。不過要抽取下呼吸道樣本一般須涉及霧化醫療程序並於負壓病房進行,因此對醫療人員構成較大的風險,所以現時的診斷大多是抽取上呼吸道樣本,而深喉唾液樣本的含菌量最低,加上取樣方式較依賴受檢者,有機會未能收集到正確的痰液樣本,而只是一般的「口水」,但此取樣方式就對醫護風險最低;(三)樣本保存方式:採集上支氣管樣本後會把樣本儲存於液體中,保存病毒完整,但深喉唾液樣本會儲存於空樽中,未必是最理想。 資料來源:https://bit.ly/3bLcMfb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2020-03-27 17:01:27

林緯遜醫生 — 港出院病人過百 出院時間有縮短趨勢

武漢肺炎爆發第4波感染,本港確診病人昨日(3月21日)急增至274名,當中101人已出院,《蘋果》統計首百名出院病人的資料 ,發現他們平均需要19日治癒,需時最短的年齡群組為18歲以下,平均只需8.5日;而需時最長的為70至79歲患者,平均需23.23日方治癒;個別個案只需3天便出院,最長則為52日。而出院所需時間亦有縮短趨勢,有醫生推斷或與病毒測試技巧趨純熟有關。 截至今日中午12時,274個確診病人當中已有101名出院,4人死亡。據《蘋果》統計,患者平均治療日數為19日,按年齡群組劃分,除80歲以上的病人群組平均需要15.5日治癒外,治癒所需時間大致隨年齡上升,18歲以下的病人平均8.5日治療,18至29歲、30至39歲、40至49歲及50至59歲則分別平均需要17日、16.18日、19日以及18.33日痊癒,而60至69歲的病人則平均需要接近21日,70至79歲大幅上升至23.23日。 需時最長、52日方痊癒出院的為第7號個案、居於深圳的68歲香港女子,她曾到武漢探親,1月底經羅湖來港,是本港首十宗輸入個案其中之一。而需時第二長、45日方痊癒出院的病人為12號個案、75歲香港男子,早於去年12月底到過內地、並經澳門返港,居住青衣長康邨康美樓07室,根據衞生署資料,此個案為「可能本地個案」。 最快出院的個案只需3日,是第188號的16歲英國留學生,他於3月18日入院,醫管局今日確認他於3月21日已經出院。所需治療日數為單位數的亦有60歲以上長者,第94宗、鑽石公主號61歲的女乘客由確診至出院只需7天;第110號個案、73歲印度團女團友亦只需8日就出院。 整合每宗確診個案的「發現所需時間(發病與確診之間的時間)」及「出院所需時間(確診與出院之間的時間)」,兩者並無明顯關係;有患者發病當日已經確診,但仍需要治療44日才可出院,遠高於平均數,反映早發現不一定可以縮短治療時間。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認為,整體治療時間有下降趨勢,可能是因為醫管局在疫情初期取態較為保守,採取審慎態度,「會觀察多一兩日」,而隨着抗疫經驗累積,「信心大咗,病毒測試做得密咗、多咗」,就會較快確認病人康復,「其實治療手法、同確認康復嘅原則都冇變,係同事純熟咗。」 中大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則指,現時香港採用測試劑敏感度十分高,「好小量、甚至死咗嘅病毒都test到」,而患者的病毒樣本必須相隔24小時、兩次皆呈陰性方可出院,「可能係同我哋好快就採用咗『雞尾酒療法』有關」,惟他指需要更多數據及研究方可下定論。 至於未來療法,目前本港有4名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人試用新藥「瑞德西韋」,許樹昌形容效果理想,病人很快就退燒。現時亞洲區合共有1000個試藥名額,若證明「瑞德西韋」有效,他相信藥廠可以為藥物註冊,成為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主打藥。 資料來源:https://bit.ly/3apUb83

doctor-avatar

林緯遜醫生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

footer-info

診所地點

中環專科中心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9號26樓2601-04, 06室

尖沙咀專科中心

九龍尖沙咀河內道5號普基商業中心2樓

兒科專科中心

九龍尖沙咀河內道5號普基商業中心2樓

觀塘海濱匯醫務中心

九龍觀塘海濱道77號海濱匯2樓7號舖

眼科專科中心

香港皇后大道中9號12樓1206室

中環普通科醫務中心

香港皇后大道中9號12樓1206室

whatsapp-footermessenger-footerfacebook-footeremail-footer

With care we serve. Copyrights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hiron Healthcare Group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