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In Chinese)

林緯遜醫生 — 感染愛滋病毒等同患上愛滋病?

主持:愛滋病是不治之症,因為時至今日人類仍然無法將這種病毒清除,甚至愛滋病被定為對人類健康造成極大威脅的三大疾病之一。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在2018年,有一百七十萬個新確診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估計全球約有三千七百萬個感染者。隨著醫療的進步,愛滋病患者可以在新的藥物幫助下,有效的控制愛滋病的病情,患者的壽命甚至跟普通人相若。今次請來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醫生,他會跟大家採討愛滋病治療的新方向。 主持:若要了解愛滋病,相信要從兩組英文字入手,其中是愛滋病病毒HIV,另一組是AIDS愛滋病。請教一下林醫生,其實愛滋病病毒跟愛滋病有何分別呢? 醫生:愛滋病病毒HIV是病源體,愛滋病AIDS則是疾病的名稱,為何經常會有混淆?因為HIV全名是「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中文名是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為了方便,稱之為愛滋病病毒。一個人被病原體(愛滋病病毒)HIV入侵身體後,會成為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如果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有可能發病,出現併發症,在那個時候會被稱為愛滋病。 主持:聽說愛滋病要潛伏七年後,才能檢驗出是否感染者,潛伏期真的是七年嗎? 醫生:這種說法可分成兩個概念,剛剛你所講的是關於潛伏期,潛伏期意思是受到感染開始直到發病,這是潛伏期,的確有部份病人的潛伏期非常之長,事實上由一至兩年不等,甚至有超過十年或以上,所以這個病可以無聲無息地存在於體內而不自知。而檢驗後就會知道感染者,這是另一個概念,那不是潛伏期,而是空窗期,空窗期是關於診斷方面,意思是由感染病毒開始,直至可以被診斷出有這個病為止,一般的空窗期界定為九十天。雖然較新的測試可以將空窗期大大縮短,最早可能在兩個星期左右,便能測試出病毒。所以有機會是沒有任何病徵、病狀,而測試出病人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 主持:林醫生提及到愛滋病病毒感染的年期很長,曾經電視上有案例是有一位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他說已經感染超過二十年,所以有很多人概念當中會有混淆,以為感染到就會有病,但也不一定,身上帶有愛滋病病毒,但不一定發病至愛滋病的階段,是否正確嗎? 醫生:沒錯,特別是及早診斷,盡早治療,未必會有併發症或者發展到愛滋病的階段,可以一直維持於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身份,不過,愛滋病病毒感染的特性之一是接近百分之百,若不作出治療,十年以內,至少一半會變成愛滋病發。 主持:歸根溯源,到底有什麼感染途徑呢? 醫生:感染途徑主要是透過性接觸,其次,在香港較少見的感染途徑,譬如母嬰傳播,透過血製品傳播或者共用針筒,其他傳播機會在香港較少見。 主持:曾聽說愛滋病病毒傳染的主要途徑是體液傳播,體液主要包括甚麼呢? 醫生:當然包括血液、陰道液、精液,這些體液在傳染途徑中較多,而且有相當數量的病毒,所以會構成體液方面的傳播。而其他體液又會否傳播病毒呢?譬如尿液、汗液或唾液,這些 體液基本上不會構成愛滋病病毒的傳播。 主持:現時已知道香港主要由性接觸傳播,亦有很多人到了今天也有一個概念,會將愛滋病跟性接觸或性濫交劃上等號,這是否有點標籤成份? 醫生:沒有錯,不過如果以風險程度計算,特別是我們所稱為的高風險性行為,的確不安全,譬如多次性接觸或多於一位性伴侶,沒有使用安全套,或者對方是不認識的人,這些風險則會較大。 主持:口交又會否有傳染的風險? 醫生:性交,在醫學上的分辦是一個進入性的性交,以口交來說,如果有血液存在,也有機會增加風險,需要視乎情況而定。 主持:在香港來說,愛滋病或愛滋病病毒的感染的情況如何?因為經過數十年的宣傳教育,數字會否穩定或有下降趨勢呢? 醫生:其實不能夠說是有下降趨勢,大約在1984年開始香港發現第一宗個案後,過去的三十多年以來,數字反覆向上,事實上到2019年第三季,總共累積了一萬位愛滋病的呈報個案,近數年有稍為緩和的趨勢,不過在頂點時期,每一年有逾七百個呈報個案,近年則大約有六百宗左右,的確有稍為緩和,但整體趨勢有反覆向上的跡象,我們希望未來數年有持繼下降趨勢,情況則較好。 主持:一旦感染愛滋病,身體會否有很明顯的病徵?還是沒有異樣,跟普通人差唔多。 醫生:因為很多人在感染之後,並不覺得自己有問題,但有少部份病人出現急性病毒感染的病徵、病狀,感覺有點像是其他病毒的感染,甚至好像流感,譬如發燒、肌肉痛、疲倦、冒汗、淋巴腫脹、出疹。比較難分辦它與其他病毒性感染的情況,以個人經驗,有可能發燒的日數較長,或會出疹,這些病徵未必在一般流感之中出現,每個人的病徵病狀也不盡相同,有機會不太明顯。 主持:如果是病徵不太明顯,空窗期又很長,一般病人來求診的主要原因是否懷疑自己可能有愛滋病病毒感染,還是透過身體檢查,不幸驗出有愛滋病病毒感染,是哪種情況會比較準確呢? 醫生:兩種情況均有,過往比較長的時間,求診的病人比較後期,我們知道有一個數字可以反映身體免疫系統的情況,譬如那個數字在理論上正常會過千,很多病人來到只只剩二百左右才求醫,很多時候已經發病,出現併發症。近年大家的警覺性提高或者會想到自己是否受影響,有時候會主動做測試,近年有一些個案並沒有病徵、病狀,可能是經過自我測試,知道自己的朋友或性伴侶有愛滋病病毒,於是進行測試,所以兩種情況皆有。 主持:男士患愛滋病風險較高? 醫生:在數字上來說,的確男士患愛滋病的風險較高,不過我想強調,其實愛滋病病毒可以感染任何一個歲數的人,只要見透過性接觸便可以感染,但其實女的士亦有機會感染愛滋病病毒,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輕心。 主持:如果愛滋病的病徵可能跟其他病毒感染一樣,好像流感、發燒,而病人又痊癒了,那會不會變到沒有警覺性去做自我測試呢? 醫生:沒有錯,某程度上市民需要要有警覺性,特別是剛才提過主要傳播途徑是透過性接觸,若自己已有一些所謂高風險的性行為,自己若出現發燒情況則要小心,可能要告訴醫生,另外,自我測試也是其中一個方法。 主持:那怎樣可以進行愛滋病病毒的自我測試呢?是否好像懷疑自己懷孕,可以買一支驗孕棒來檢驗一樣做法嗎? 醫生:很相似,市面上有些藥房也能買到,或者有人會在網上購買,大部份是透過手指針刺取血檢測做法,如果做法正確,準確度也很高。不過要留意一點,無論檢測到陽性或陰性結果,也一定要盡快聯絡相關的醫生或其他組織作詢問,到底結果如何理解,有什麼後續事情需要處理,甚或要接受心理輔導。 主持:譬如小孩在產檢、出生後一直有檢查,均沒有驗出愛滋病病毒感染,這樣是否代表父母也沒有嗎? 醫生:理論上不是,因為母嬰傳播並不是百分之百,剛才的例子未必正確。不過我要強調一點,在產後的孩子理論上不會進行例行的愛滋病病毒檢查,反而在香港來說,會對孕婦進行例行的愛滋病病毒檢查,在早期的懷孕期間,醫生會為孕婦進行愛滋病測試。 主持:若孕婦不幸被檢測她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她應否繼續懷孕呢? 醫生:這要視乎很多因素,其中之一當然要視乎懷孕到哪一個階段,事實上若在懷孕早期發現,盡快開始治療的話,會大大減低母嬰傳播的機會。相反,如果到了懷孕後期,可能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也要盡快開始治療,但醫生方面會有較多考慮,可能在胎兒出生前會有處方藥物給母親,預防胎兒受到感染,在嬰孩出生或之後,醫生也會處方藥物給嬰孩,盡量減低嬰孩受感染的風險。 主持:因為胎兒在母親腹中受到感染的風險會否是血液的輸送,還是在生產的通道受到感染呢? 醫生:兩者皆有,可以經過胎盤的血液感染或者生產過程中,透過體液方面的接觸而感染。 主持:如在懷孕前,一對新婚夫婦若其中一方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他們可以生育嗎? 醫生:其實可以生育,事實上也對很多不同的夫婦,當中有數種情況,可能男方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而女方並不是病人,或者女方是病人,而男方不是,另一種情況是兩位均是病人,也有很多個案可以成功生育。因為要視乎不同的情況,我們可能會有不同的策略幫助病人懷孕,譬如人工受孕,或者有一個醫療程序,類似是精子清洗 (Sperm washing),目的是去除病毒。 主持:醫生提及到疾病越早醫越好,所以要在愛滋病病毒的階段時,就應該醫治,這才成效最顯著,但有什麼治療方向,是否依靠服藥呢? 醫生:愛滋病的治療方面,重點是越早越好,基本上最理想是在第一天開始,當然大眾可能沒法知道何時是第一天感染,但希望在診斷的第一天。大約在十多年前,當年的藥物不太好,副作用比較多,而且成效不太顯著,通常等到最後一刻,真的沒辦法才開始用藥,但近十年來,做法是由診斷的那刻開始,基本上已開始治療,因為可以避免永久性的傷害,也可以加強恢復免疫系統的能力,治療方面大多數是口服藥物。 主持:治療方法是否最有名的雞尾酒治療法? 醫生:沒有錯,就是雞尾酒治療法。自從在1996年開始,我們發現同一個時間使用三種或以上的抗病毒藥物,病人的治療效果會很好。發展到現在,我們會盡快開始治療,使用最少二至三種藥物。但其實也只是一顆藥,除了服食一顆藥,其他的跟一般人完全沒有分別,可以繼續過自己的生活。 主持:是否以病的階段作出策略,當然最好是第一天開始,但若病人慢慢發展到愛滋病,病發時,治療方向會否有所改變呢? 醫生:原則上不會太大,不過有些細節地方會有所分別,譬如視乎發病時的情況,通常發病的併發症有數類,譬如是機會性感染,肺嚢蟲肺炎,或者隱嚢球菌感染,可能未必是感染,可能是腫瘤,譬如卡波西氏腫瘤,或者其他古怪的病症。在那些情況,首要任務是處理病症,譬如肺嚢肺炎可以即時致命,因此一定要首先處理,但原則上只要急性病情一旦處理好,可能是首幾天或首一、兩星期,也盡快開始治療,因為處理完急症的問題,若不將免疫力提升,也只會再出現另一個問題。 主持:患者或感染者服用雞尾酒法的藥物時,還需要定時覆診嗎?或者取藥回家一直服藥就可以嗎? 醫生:是需要定期覆診。因為要監察病人服藥的反應,有沒有任何副作用,譬如在不同階段,可能需要不同的藥物治療,因為現在有更多藥物選擇,有時候病人會減藥,因為認為情況變得穩定,甚至可以減少用藥。最重要的成功因素是病人有沒有服藥,也就是依從性,因此也要定期覆診面見醫生、護士或者團隊中的其他心理學家等等,從而跟進病人的情況。因為病人除了身體的毛病,很多時候他們也有很大的心理壓力,有時候病人因為病情持繼一段時間而產生壓力,可能不肯覆診或者拒絕服藥,也可能會出現併發症。最懷的情況是病人不覆診、不服藥,慢慢的治療方向是在個別情況下,反而可以減少藥物,以往的雞尾酒療法是最少使用三種或以上藥物,近年開始提倡病人可能只需使用兩種藥物己足夠,因為某種新藥的藥效很強,而副佢作用又較少,會使成效更理想。 主持:究竟可否完全根治呢? 醫生:很遺憾,暫時這個病未能根治。不過我經常和病人說,沒有人希望會生病,可是患病後,始終也要面對,而面對的事情是病人每天只需服食一顆藥,最重要是聽從醫生的指示,完全地控制病情,也可跟一般人完全沒有分別,可以繼續過自己的生活。很多病人會因未能根治,而影響心理壓力會更大。 資料來源:https://bit.ly/39xqoZR

Continue Reading

林緯遜醫生 — 實試私營診所新冠狀病毒測試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本港感染人數已突破700大關! 面對龐大的醫療需求,目前公立醫院只會為有武漢肺炎病徵人士提供相關的檢測服務,至於一律冇病徵但又擔心自己有機會已受到感染,又或者急於離港、須證明自己健康的人士,就只好自費到私營醫院及醫療機構進行快速測試,但當中的檢測方法和內容與公立醫院有何分別?於是記者決定親身體驗一下。 記者當日所進行的檢查包括快速血液測試及收集兩項上呼吸道樣本,包括喉嚨及鼻咽樣本並進行「逆轉錄——聚合鏈反應」(RT-PCR)檢測,過程能偵測病毒的核酸,據了解以上檢查內容與公立醫院相同,最快可於當日得悉結果。如有須要亦可要求醫生簽發健康證明,以便入境某些國家如泰國。 須採集鼻咽喉深處分泌物 記者當天十時半抵達,護士先為記者進行探熱及資料登記,過程亦會詢問是否曾有外遊紀錄,然後再進行武漢肺炎快速血液測試,約須15分鐘便可得知結果。其後會見醫生並進行聽診,醫生講解如何收集樣本後,開始進行樣本採集。醫生利用拭子,伸入鼻咽及喉嚨深處採集分泌物樣本,過程有少許不適,記者建議進行喉嚨樣本收集前應喝水保持喉嚨濕潤,否則容易出現咳嗽情況。至於進行鼻咽樣本收集時,記者鼻孔曾有少量血液滲出,醫生表示鼻膜較薄者容易出血,但屬正常情況,樣本沾有血液亦可化驗毋須擔心。其後醫生把樣本置於液體中保存,並於當日送往化驗所進行PCR檢測。 最後醫生會解說快速血液測試結果,感染及傳染病科醫生林緯遜表示,該測試會檢查血液中是否帶有IgM及IgG抗體。IgM抗體由白細胞製造,須於發病後數天才可產生;而IgG抗體則為記憶抗體,感染並康復後身體會帶有該抗體。記者於上述所有檢查中均呈陰性反應,即代表記者並非處於發病期間及沒感染過病毒。但醫生提醒,血液測試是不能檢測出潛伏期內的患者,因此不建議作為單一檢測結果。 樣本或會影響檢測結果 整個檢查過程快速,約半小時內可完成,並於翌日下午一時多透過電郵收取檢測結果。林醫生解釋,在PCR檢測中會檢驗樣本是否帶有病毒的兩組基因部份,目的是提高檢驗的準確度,若樣本對病毒的兩個基因部份呈陰性,即代表記者對武漢肺炎病毒呈陰性。林醫生又補充,現時PCR檢測技術的敏感度極高,使用不同藥廠的試劑對檢測結果影響甚微,若出現「假陰性」大多與其他因素有關。 林醫生羅列了三大因素,(一)採集樣本時間:若採樣本時處於患者發病初期或晚期,病毒含量有機會降至極低水平,即使是抽取鼻咽喉分泌物樣本亦有可能呈陰性;(二)樣本中病毒量:不同地方抽取的樣本病毒含量有所不同,PCR檢測的樣本大致有三大類,當中以下呼吸道樣本的含菌量最多,其次為上呼吸道樣本,最後為深喉唾液等。不過要抽取下呼吸道樣本一般須涉及霧化醫療程序並於負壓病房進行,因此對醫療人員構成較大的風險,所以現時的診斷大多是抽取上呼吸道樣本,而深喉唾液樣本的含菌量最低,加上取樣方式較依賴受檢者,有機會未能收集到正確的痰液樣本,而只是一般的「口水」,但此取樣方式就對醫護風險最低;(三)樣本保存方式:採集上支氣管樣本後會把樣本儲存於液體中,保存病毒完整,但深喉唾液樣本會儲存於空樽中,未必是最理想。 資料來源:https://bit.ly/3bLcMfb

Continue Reading

譚婉珊醫生 — 疫情底下 小朋友出街要注意

在疫情底下,如果小朋友要出街,衣著都十分重要。在物料方面,兒科專科譚婉珊醫生建議可穿著容易清洗及防水的衣物,例如風褸,盡量避免穿著一些絨毛或羊毛的衣物。在款式方面,宜穿開胸設計的衣服,因為即使衣服沾上了細菌,脫下的時候都沒那麼容易接觸到眼、耳、口、鼻。在鞋方面,可以避免著綁帶鞋,以防鬆脫時沾上地面的病毒,因為小朋友綁的時候有可能因而弄污雙手。 小朋友出街後回到家時,要洗淨雙手。洗手後可以脫下外套,並在除口罩的前後洗手。接著最理想的是洗澡、換衣服。至於處理小朋友的玩具方面,家長不用太過擔心,按照日常清潔方法便可。因為當小朋友在回家後徹底清潔後才接觸玩具,及不帶玩具出街的情況下,玩具沾染到病毒的機會相對較少。同時都不建議用漂白水清潔玩具,以免殘留化學物質,小朋友放了入口便不好了。 資料來源:https://bit.ly/3dCiUYM

Continue Reading

林緯遜醫生 — 港出院病人過百 出院時間有縮短趨勢

武漢肺炎爆發第4波感染,本港確診病人昨日(3月21日)急增至274名,當中101人已出院,《蘋果》統計首百名出院病人的資料 ,發現他們平均需要19日治癒,需時最短的年齡群組為18歲以下,平均只需8.5日;而需時最長的為70至79歲患者,平均需23.23日方治癒;個別個案只需3天便出院,最長則為52日。而出院所需時間亦有縮短趨勢,有醫生推斷或與病毒測試技巧趨純熟有關。 截至今日中午12時,274個確診病人當中已有101名出院,4人死亡。據《蘋果》統計,患者平均治療日數為19日,按年齡群組劃分,除80歲以上的病人群組平均需要15.5日治癒外,治癒所需時間大致隨年齡上升,18歲以下的病人平均8.5日治療,18至29歲、30至39歲、40至49歲及50至59歲則分別平均需要17日、16.18日、19日以及18.33日痊癒,而60至69歲的病人則平均需要接近21日,70至79歲大幅上升至23.23日。 需時最長、52日方痊癒出院的為第7號個案、居於深圳的68歲香港女子,她曾到武漢探親,1月底經羅湖來港,是本港首十宗輸入個案其中之一。而需時第二長、45日方痊癒出院的病人為12號個案、75歲香港男子,早於去年12月底到過內地、並經澳門返港,居住青衣長康邨康美樓07室,根據衞生署資料,此個案為「可能本地個案」。 最快出院的個案只需3日,是第188號的16歲英國留學生,他於3月18日入院,醫管局今日確認他於3月21日已經出院。所需治療日數為單位數的亦有60歲以上長者,第94宗、鑽石公主號61歲的女乘客由確診至出院只需7天;第110號個案、73歲印度團女團友亦只需8日就出院。 整合每宗確診個案的「發現所需時間(發病與確診之間的時間)」及「出院所需時間(確診與出院之間的時間)」,兩者並無明顯關係;有患者發病當日已經確診,但仍需要治療44日才可出院,遠高於平均數,反映早發現不一定可以縮短治療時間。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認為,整體治療時間有下降趨勢,可能是因為醫管局在疫情初期取態較為保守,採取審慎態度,「會觀察多一兩日」,而隨着抗疫經驗累積,「信心大咗,病毒測試做得密咗、多咗」,就會較快確認病人康復,「其實治療手法、同確認康復嘅原則都冇變,係同事純熟咗。」 中大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則指,現時香港採用測試劑敏感度十分高,「好小量、甚至死咗嘅病毒都test到」,而患者的病毒樣本必須相隔24小時、兩次皆呈陰性方可出院,「可能係同我哋好快就採用咗『雞尾酒療法』有關」,惟他指需要更多數據及研究方可下定論。 至於未來療法,目前本港有4名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人試用新藥「瑞德西韋」,許樹昌形容效果理想,病人很快就退燒。現時亞洲區合共有1000個試藥名額,若證明「瑞德西韋」有效,他相信藥廠可以為藥物註冊,成為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主打藥。 資料來源:https://bit.ly/3apUb83

Continue Reading

林緯遜醫生 — 傳日本止痛藥可令新冠肺炎惡化 胃病及長者不宜使用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確診個案突破33萬宗,1.4萬人死於疫症。發燒為感染新冠肺炎最明顯病徵之一,惟近日法國衛生部部長提醒,含有「布洛芬」(Ibuprofen)成份的止痛藥,會令新冠肺炎患者病情惡化。早前衞生署亦指出,「布洛芬」屬非類固醇消炎藥,用於紓緩痛楚,副作用包括腸胃出血。不過世衞則表示,就有意見認為該成份加劇新冠肺炎惡化,但世衞不建議「反對使用布洛芬」。 港人遊日愛買藥妝,其中包括「EVE白兔牌」止痛藥,其大致分為5款產品,包括「EVE A錠」、「EVE A錠EX」、「EVE QUICK」、「EVE QUICK DX」及「EVE MELT」,所含「布洛芬」為150毫克至200毫克,主要治經痛、頭痛、關節痛、神經痛等,亦有退燒效用。 法國衛生部部長3月14日作出呼籲,有新冠肺炎症狀患者切勿自行食用含「布洛芬」的消炎止痛藥,有機會加重新冠肺炎惡化。而他建議在發燒的情況下,可服食「撲熱息痛」(Paracetamol)此類止痛藥。國際權威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一項研究亦提出假設指,服用「布洛芬」消炎藥後,一種酶會強化,或會加劇惡化新冠肺炎病情。 世衛:不建議「反對使用布洛芬」 不過據《CNN》報道,世衛發言人上周三(18日)表示,已注意到以消炎止痛藥物,例如布洛芬,有機會令新冠肺炎患者病情惡化引起的憂慮。世衛表示,除了已知的副作用外,現階段未有公開的科學證據表示布洛芬會令病情惡化,而世衛在上周四(19日)亦在Twitter表明,不建議「反對使用布洛芬」治療新冠肺炎引發的發燒症狀。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接受《晴報》訪問時指出,現時未有更多證據顯示服用「布洛芬」藥物會對新冠肺炎病情惡化,不過他建議有發燒症狀的患者,在未有任何證據前,服用撲熱息痛的藥物會較好。而胃部不適、十二指腸潰瘍、腎病患者及老人家等,林醫生則認為不宜服用「布洛芬」藥物,詳情應向專業醫生查詢。 資料來源:https://bit.ly/2xufEOo

Continue Reading

李文軒醫生 — 處理不當可致不育 認識盆腔炎

腰痛、腹痛頻繁或是盆腔炎?女性的子宮頸、卵巢等位置有機會受細菌感染而發炎,可統稱為盆腔炎,腰痛、腹痛正是盆腔炎常見症狀。發炎未必像癌症、腫瘤般令人聞風喪膽,但處理不當可致不孕,後果一點也不輕!由婦產科專科醫生李文軒撰文講解盆腔炎,並教大家如何保持私密部位的健康! 在婦科角度來說,盆腔炎包括子宮頸、宮腔、輸卵管、卵巢等女性生殖器宮出現發炎,可導致盆腔沾黏或盆腔濃泡,不及時處理或演變成長期痛症,甚至會影響生育能力,可能令女士們抱憾終生! 按圖了解盆腔炎的高危因素及可能出現的後果(按圖): 性接觸傳播最常見盆腔炎常見因細菌滋生所致,但細菌是如何走進盆腔?很多時,細菌感染是先發生在附近器官如尿道、陰道或肛門等,尤其常見是由陰道炎開始,細菌再一路經過子宮頸進入宮腔、肚腹,最後演變成盆腔炎。大概四分一的盆腔炎與性病有關,主要通過性接觸傳播的淋球菌(Neisseria gonorrhea)、衣原體(Chlamydia)都是較常見會引起盆腔炎的細菌,更有不少患者會出現多於一種的細菌感染。以下為患病風險較高的人士:1. 曾患過盆腔炎2. 性行為時沒有使用避孕套的習慣3. 同一時間有多名性伴侶4. 近期曾進行涉及生殖器官的手術(如終止懷孕、刮宮、宮腔鏡)5. 正使用子宮環6. 免疫力低下(如糖尿病或愛滋病患者) 盆腔炎有什麼症狀? 盆腔炎發病時,除了會導致生殖器官出現異常,不適也可能波及腰腹,再嚴重時更會出現全身症狀。以下為盆腔炎常見症狀: - 陰道分泌物有異味、顏色變綠或黃- 下腹痛楚 - 腹部變大 - 腰痛 - 發燒(尤其嚴重急性盆腔炎) 盆腔炎不盡早處理,或盆腔炎問題反覆出現,可能會演變成慢性盆腔炎(即長期發炎),長遠可引致輸卵管閉塞,導致不孕、長期下腹痛楚等。如果發炎程度比較嚴重,演變成嚴重急性盆腔炎,情況可能會更惡劣,不及時處理可引致腹腔膿泡,甚至出現敗血症,危及生命。 要診斷盆腔炎,主要靠在陰道和子宮頸口取出分泌物,檢測當中的白血球和發炎指數,確定身體有沒有受到感染;同時,超聲波或電腦掃描也可能可以顯示出盆腔有沒有出現膿泡,從而評估病情。 情況嚴重或需接受手術 盆腔炎可透過口服抗生素來處理,但較嚴重的情況,如已出現膿泡,就可能需要入院接受點滴注射抗生素。很多時,由於檢驗需時,又擔心不治療會發展成更嚴重的問題,只要高度懷疑是盆腔炎,都會處方抗生素處理。 不過,如抗生素治療無效,患者持續不退燒,醫生或須先把盆腔膿泡處理掉,處理方法主要視乎膿泡的位置,但只有少數位置可利用超聲波觀察,再刺穿並吸走膿泡,絕大部分情況都需以手術形式(微創或開刀都有機會)清除。 不想服藥甚至捱刀,就要小心預防盆腔炎。以下有幾項保持生殖器官健康的生活小貼士,女士們可留意一下(按圖): 1. 保持陰道口和附近的器官清潔,尤其大便後擦拭屁股時最好由前至後,小便後則由後至前 2. 多喝水避免尿道受感染 3. 不要用消毒藥水或大量番梘液沖洗陰道,有機會把陰道本身的益菌也一併殺死,令其他細菌如念珠菌等有機會滋生,造成感染 4. 可多服食陰道益生菌改善陰道菌叢 5. 保持安全性行為,減少性伴侶及使用合適避孕套 6. 增強免疫能力,例如適量運動、充足睡眠和均衡飲食等;長期病患者更要謹記小心控制病情,如糖尿病患者要控制好血糖 資料來源:https://bit.ly/39j43z2

Continue Reading

林緯遜醫生 — 長途機乘客前後腳中招 上機前要做足保護

疫情蔓延全球,歐洲成為重災區,翻查過去兩周本港確診個案曾乘搭的航班,發現最少有兩架客機,在不同航班上先後出現確診患者。涉及的4名患者均曾到訪西班牙及英國等疫情嚴重地區,其中3名患者在上機前已發病,但在發病後5至12日才返港並確診。有專家指出,患者出現病徵後,病毒含量高,或有機會在長途機上傳播病毒。 根據衛生署公佈確診個案曾乘搭過的航班名單,再在航班資訊網站「Flightradar 24」搜尋相關航班所用客機,過去兩周內,註冊編號「HB-JMA」及「A7-ALD」客機,分別在不同航班先後出現兩名確診患者。 其中瑞士航空客機「HB-JMA」於3月11日從瑞士蘇黎世抵港,本港第168位確診患者為機上乘客,患者在上機前曾到訪奧地利,並早於3月9日已出現病徵,於3月17日才確診。而本港第193位確診患者,則於數日後的3月16日乘搭HB-JMA,患者同樣在上機前已發病,曾到訪英國及西班牙,從瑞士蘇黎世抵港後於3月18日確診。 卡塔爾航空客機「A7-ALD」亦先後出現兩名確診患者。本港第196位確診患者,曾於3月5日至13日到訪西班牙,並於3月13日乘搭A7-ALD由多哈返港,回港後發病並於3月19日確診。至於本港第165位確診患者,曾到巴黎及巴塞隆拿旅遊,早於3月5日已出現病徵,但於3月16日才乘搭A7-ALD從多哈抵港,並於3月17日確診,患者由發病至確診長達12天。 上述患者大多在出現病徵後才乘搭航班,故未必在機上感染病毒,但有機會在機上「播毒」。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表示,患者在發病後才上機,其病毒量處於高水平,傳播風險亦較高,武漢肺炎病毒於金屬及塑膠表面可停留2至3日,病毒可透過物件間接傳播,呼籲乘客要做好感染控制措施才上機。 資料來源:https://bit.ly/2JccuSi

Continue Reading

林緯遜醫生 — 鴿糞藏隱球菌 感染可致命

多區鴿患問題嚴重,鴿糞遍布民居及地面,恐有播毒隱憂。有醫學界人士指野生禽鳥有機會帶有病毒和真菌,市民接觸牠們的糞便後有機會受感染,籲停止餵飼野生雀鳥。 「白鴿嘅排泄物可能帶有一種叫『隱球菌』嘅真菌,如果有人接觸完雀糞之後掂眼同鼻,就有機會受到感染。」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表示,有關真菌可以經雀糞傳播,並感染人類呼吸道。隱球菌可致腦膜炎和肺炎,嚴重者更可致命,愛滋病及糖尿病患者等免疫力較低的人士會較易受感染。除真菌外,林補充,白鴿亦有機會帶有流感病毒,籲市民勿接觸野生禽鳥。 林指白鴿聚居在人煙稠密的地區會對公眾衞生構成威脅,提醒市民在接觸禽雀後應徹底清潔雙手,並停止餵飼雀鳥,以免牠們在社區聚集。 資料來源:https://bit.ly/39ew7Ud

Continue Reading

林緯遜醫生 — 萬眾同心齊抗炎

主持:最新世衛公布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全球大流行,邀請了專家感染及傳染科林緯遜醫生來到【萬眾同心齊抗炎】與各位觀眾全民抗疫解疑惑。今次疫情很嚴峻,大家不知道何時才有完結的一天,林醫生,你覺得疫情發展下去,之後會怎樣呢? 醫生:坦白說,暫時這一刻仍是未知之數,因為大家知道內地和香港的疫情好像緩和了,但是於外國很多地方的疫情反而嚴重,所以不排除隨後的時間,香港再次出現輸入個案或者社區感染。因為從外地再次傳入,如果直至隨後的月份,特別是夏天,理論上病毒較不活躍的時候,如果仍然有很多人受感染的話,有可能的而且確疫情未必很快能緩和,可能直至下個季度仍然存在。 主持:現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全球大流行,作為香港人應該保持一個怎樣的心態面對這一場持久戰呢? 醫生:從傳染病的角度來說,最近這數年甚至數十年,間中都發生新興傳染病,有時有較小規模,有時較大規模,像這一次一樣似乎疫情比較嚴重,其實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不是要生活在一個 完全沒有細菌病毒的世界,在某程度上我們要慢慢接受要和疾病共存,慢慢理解為什麼會有這種傳染病發生,我們知道它的傳播途徑,從我們的生活上作出改變,改善自己的應對能力,舒緩自己的心情,不用長期處於很多壓力,惶恐的心態之下生活。 主持:新冠病毒和沙士都是冠狀病毒,兩種病毒最大的分別是甚麼? 醫生:其實兩種都是人類的冠狀病毒,而現在總共有七種,大部分都輕微影響上呼吸道,有三種比較嚴重,包括沙士,MERS,還有現在我們稱為SARS-CoV,而病毒名稱為SARS-CoV2,它們的基因很相似,病徵和症狀都很相似,但是有些比較明顯的分別,例如臨床病徵,這一種病毒的病毒量在早期比較嚴重,在潛伏期裡面都有機會有傳播力,是我們之前所稱為隱形病人,雖然死亡率暫時看來不高,不過問題是隱形病人的問題和在潛伏期裡有傳播力的問題,令傳播性似乎相比起沙士廣泛,例如看到人數方面都知道,倍升速度非常快,甚或至這次的大流行,使各地和各州份的感染人數上升非常驚人,所以這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影響往後的疫情如何發展下去。 主持:當時沙士很快出現特敏福作為特效藥,現在的新冠狀病毒有什麼藥物雖然仍未研發,但有一種名叫瑞德西韋的類似藥物聲稱對新冠狀病毒有治療功效,如果有這種藥,本來它是用來醫治甚麼病? 醫生:其實以前沙士的時候曾經使用一種英文稱為Kaletra的藥物,是一種蛋白酶抑制劑,這種藥過往主要的治療用途是愛滋病,因為愛滋病是一種病毒,裡面有一種酵素稱為蛋白酶,病毒靠蛋白酶進行複製的過程中,是其中一個重要的一環,事實上冠狀病毒亦有使用類似的蛋白酶做複製的步驟,變成同一藥物以過往的經驗似乎有效的。當然亦有使用其他抗病毒藥物或者其他干擾素,以幫助免疫系統控制病毒。而剛才提發過的瑞德西韋也是另外一類另外一個家族的抗病毒藥物,是一種比較新的藥物,尚未註冊,所以隨後會在研究的性質或者在內地有些研究已經進行或者已經完成,不過結果仍未公佈,希望盡快有比較清晰和有效的治療方案。 主持:曾有發生數宗死亡個案,當中有什麼人士一旦確診屬於較為高危的行列? 醫生:它與過往比較嚴重感染冠狀病毒一樣,都是年紀較大,特別是超過五至六十歲,基本上危險性越來越大,有些嚴重的併發症,甚至死亡率也較高。另外患有慢性疾病,例如糖尿病,慢性心血管毛病,肺病或者高血壓,這些都屬於高危一族。 主持:現在有過萬幢大廈都有家居隔離者,總有一間在附近,我們需要擔心嗎? 醫生:先要分清楚這些隔離者,他們大多是正接受檢疫,沒有病徵,沒有病狀,他們不是病人,所以只是這一點,大家明白到這一點,就不需要擔心,因為他們的問題是根本不是病人,只是一個保險的做法,觀察一下幫他們檢疫,逗留在家中,希望他們沒有發病,這便沒有問題。 主持:如果家裡附近有人需要強制性家居隔離或有確診個案發生,是否要加強防疫措施?居家和外出時應怎樣做? 醫生:感染控制措施來說,不是擔心身邊有傳染病人士的時候才做,我們應該清潔,不需要完全無菌,所以清潔感染控制措施應該本身每天都做,例如我吃飯前後應洗手,如廁前後洗手,我們應該本身每天都做,如果因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主要是飛沬傳播,接觸傳播,從中可以直接也可間接。在這個疫情未明朗化之前, 要特別注意手部衛生,例如我們知道飛沬傳播,可以配戴口罩作阻隔,所以去密閉空間或多人的地方,需配戴口罩。出入交通工具,出入居住的樓宇,因為會近距離接觸到別人,另外有間接接觸,例如病毒離開人體後,在很短時間便不會存活,不過有機會在平滑的表面逗留數小時甚至數天,當然數天逗留的機會率較少,但在特定的溫度和濕度,它的存活時間較長,所以要勤洗手,而醫生貼士是不要隨意碰口鼻,不要碰和觸摸。因為當觸摸了不潔的表面,它不會經過完整的皮膚而被感染,最重要是不要隨意碰口鼻,因為有時候人類的習慣改不了,以前有些研究發現,原來一個人一個小時內可能隨意觸摸臉部二十多次,所以要開始改掉習慣。 主持:現在家中少不免會有超過一盒口罩,但有些不是獨立包裝,放久了,打開裡面五十個會遇到細菌,怕會發黃、發霉,甚至起毛頭,如何保存好口罩呢? 醫生:如果質素好的口罩,它的質料不容易發霉和發黃。但香港的天氣比較潮濕,當然要放在通爽涼快的地方,記緊一點是當我們觸摸口罩時,口罩本身是乾淨的東西,而接觸時雙手也一定要乾淨,否則便會將自己的細菌,病毒或者霉菌傳到口罩上。 主持:教育局宣佈不早於4月20日復課,如果可以連續28天沒有新增個案的話,便可以復課,但這28天是如何計算出來? 醫生:28天是用兩個潛伏期,因為這個疾病絕大部份在14天之內發病,如果14天內似乎只是剛好過第一個潛伏期,比較不夠穩妥,所以訂了兩個潛伏期,14天加14天,就是28天,是比較穩妥。當中計算最後本地個案,不知道源頭的病發日,並不知道計算輸入個案,不是計算輸入個案的接觸者的日期。 主持:雖然人類的科技各方面和醫學好像已很進步,但面對疫情好像完全沒有辦法,前線們有什麼睇法? 醫生:在這個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例如我17年前已面對過沙士,當時都有一個重要的地方,例如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當時因為野味而接觸到一些原來不是屬於人類緊密接觸的病毒,所以我們也要思考一下在這個世界人類的地位,到底我們怎樣能預防這些感染,我們是否與野生動物的接觸較少一點,從而重新思考。 資料來源:https://bit.ly/2UB5DqQhttps://bit.ly/33IkhRj

Continue Reading

【林緯遜醫生 — 家居檢疫勿鬆懈 避免與隔離者同枱用膳】

本港昨日新增25宗新型肺炎確診個案,創1月疫症爆發以來單日新高,當中22人曾經外遊,今日(19日)亦開始出現輸入個案感染沒有外遊的密切接觸者。有醫生憂慮接受家居檢疫人士容易鬆懈,一旦傳播給家人,便會形成社區傳播鏈。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表示,本港第一波爆發是由內地輸入個案,第二波是外遊返港個案,接下來最擔心的便是外地輸入個案造成的本地傳播鏈,直言「相信依家其實發生緊,只係未知傳播鏈係已經切斷咗定係仲會繼續」。 林指雖然港府日前公佈抵港人士由今日凌晨起須接受14天強制家居檢疫,惟這兩天機場仍有過萬人在強制檢疫令生效前「衝關」,這批人毋須接受強制檢疫,有潛在社區傳播風險。另外即使在檢疫令生效後,家居檢疫要如何做才能避免家庭成員之間受感染,他直言是「好大嘅問號」,因市民並非醫護人員,難以完全理解成跟足指引,在家居環境長時間接觸,一旦稍有鬆懈便會感染家人,家人外出便有機會蔓延至社區。 家人在家應戴口罩 他指家居檢疫最擔心的是「接觸多」、「時間長」和「距離近」,患者發病前一兩天或未出現明顯病徵,家人在家接觸時間長,必須盡量保持距離,戴口罩,避免同枱用膳或同床睡覺;接觸如水龍頭、門柄後都要勤洗手。不論是受檢疫者或是親人,在家都要避免用手接觸眼口鼻,防止病毒帶入身體。他指署方應考慮集中讓相關人士在酒店進行檢疫,給予指引時能較有系統。 林又指收到不少從外地回港人士反映,沒有私家醫生願意為他們進行病毒測試,因不少私家醫生憂慮一旦有病人確診,衞生署會公佈醫生名、診所及地址,導致其診所被標籤,他認為署方應衡量公眾知情權及公共衞生政策,多向公眾解釋,抽取樣本並非在診所進行,在私家診所感染風險不大。 林又希望市民不要因疫症以外原因反對區內設立肺炎指定診所,因一旦歐遊返港病人未能及時確診而遊走於社區,社區傳播便在所難免,「呢個好關鍵,過往係靠大家防疫同圍堵,但想像歐洲返嚟嘅人一旦染病,佢屋企人都好大機會受感染,只係睇佢會唔會再感染其他人、傳開晒」。 資料來源:https://bit.ly/39hCzK6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