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search

2018-12-20 10:40:14

侯雪琳脊醫 — 脊醫的原理是什麼?

一名工人因為失去部分聽力,聽不到手表指針跳動,亦聽不到街外的車聲。直至十七年後,他被僱主發現他的頸椎有一節異常突起,詢問下告知,原來他當年搬運貨物時用錯姿勢,後頸「啵」的一聲,自此便失去聽力。僱主於是運用手療法為他的頸椎進行矯正並成功令他恢復聽覺。這事件發生在百多年前的美國,亦是近代脊醫起源,故事中的僱主就是醫生D.D.Palmer,其後他更創立脊醫學院,並一直發展至今。 脊醫的治療範圍其實相當廣泛,包括神經、肌肉及關節相關的疾病,上述醫治耳聾就是其中一個神經出現問題的例子。脊醫的治理概念是通過治療以恢復整個脊骨上各個關節,達到紓通神經壓力的效果。因為神經系統是由腦部開始,經過脊骨將神經線分布到全身不同的器官及肌肉,而脊骨就是神經線的管道,一旦出現問題,就會卡住信號的傳導,影響整個神經系統。通過脊醫的手法治療,可以重啟通道,當神經系統運作正常的時候,身體的自愈功能就會從而增強。 不用藥物、不用打針、不用手術,脊醫主要通過脊椎矯正或手療法,亦有人稱之為「啪骨」來為病人提供治療。目標是將一些卡住、活動性被降低的關節打開,當關節的活動性被恢復,周邊的神經及肌肉的壓力就會降低,神經系統的運作就會回復正常。有助保持最佳健康,同時避免不必要的藥物或手術。 作為註冊脊醫,並曾經在多國執業,見證中西文化的差異。美國人經常去看脊醫,而且脊醫診所開到成行成市。這並不是因為他們的脊骨普遍存在問題,而是他們將看脊醫視之為一個定期保健的項目,每隔一兩個星期就會到脊醫診所做一節脊骨矯正。但相對而言,港人多數理解脊醫為一個醫療項目,出現嚴重問題才會去求診。其實定期進行脊骨矯正可以有助身體的復原能力,更可紓緩肌肉壓力,有興趣的讀者們不妨瀏覽更多關於脊醫的資訊。 資料來源:https://goo.gl/SQvhk9

doctor-avatar

Chiron Medical

2018-12-11 11:19:10

張浩然醫生 — 肛門痕癢的真正成因

「肛門痕癢」聽似罵人的說話,說說笑之後就不以為意。但是在結直腸外科醫生的眼中,「肛門痕癢」是一種確實存在、而且令人困擾的病症,會為病人構成嚴重不適,影響睡眠、工作,甚至日常社交。不少人會將痕癢問題推斷為痔瘡作祟,這的確是成因之一,但比例上只佔少數,甚至可以說只有少於百分之十的肛門痕癢是由痔瘡引起。有患者試過向一般家庭醫生求助,但因為他們並未受過結直腸外科的訓練,結果被當是痔瘡醫治,輾轉十年痕癢情況亦未有改善。 絕大多數導致肛門痕癢的真正原因,其實是因為患者有輕微的失禁。程度上未至於有糞便漏出,很多時只是有極少量的糞便水分或大腸黏膜從肛門滲出,但就已經足夠引起痕癢不適。而患者初期因為並不為意自己有失禁問題,誤以為是痔瘡引致排便後持續有種清潔得不乾淨的感覺,因此不斷使用多種痔瘡藥物希望得以紓緩,反而進一步刺激肛門;更嚴重的是,有部分人因為難以忍受持續骯髒的感覺,甚至使用酒精消毒濕紙巾作便後清潔,結果肛門和大腸組織因受到酒精刺激而出現受損及發炎,痕癢情況更趨加劇,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至於為什麼會失禁,主要是因為患者的內括約肌肌肉鬆弛,導致非自主性的收縮功能失效。這個問題並不只出現在老人家身上,同時常見於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士,而且不分男女。患者好可能同時有其他因盆骨底肌肉萎縮而衍生的問題,包括排尿不清、男性性功能障礙等。歸根究底,吸煙、缺乏運動、高膽固醇飲食就是元兇! 治療方面,如果未搞清楚肛門痕癢的原因,就胡亂進行痔瘡切除手術,效果只會令情況更加嚴重,因為切除手術無可避免會為肛門括約肌造成輕微但永久性的損害。若果病人的括約肌太差導致脫肛,就要視乎情況進行痔瘡結紮或外科手術治療;如果患者有痔瘡問題,但並未出現直腸垂脫,治療的首要目標要以先改善括約肌功能為主,透過嚴謹的盆骨底肌肉收縮訓練,就可以將問題大大改善。 資料來源:https://goo.gl/nzvzwK

doctor-avatar

Dr. CHEUNG Ho Yin Michael

Specialist in General Surgery

2018-12-04 11:06:45

林文恩醫生 — 脫臼骨折要盡快處理

意外受傷導致脫臼或骨折,不少人會有疑問:「到底應該找西醫還是跌打醫師?」「打石膏是否會影響康復進度?」「自行把脫臼托正可以嗎?」 我的答案是,不要想了,快點到急症室吧! 意外受傷後,脫臼、骨折都是要立即處理的嚴重個案。以關節移位或脫位為例,在醫院急症室,一般會將之介定為最緊急的個案,基本上一兩小時內就要為傷者進行復位。如果脫臼情況維持超過六個小時,一來再復位時會為傷者帶來劇烈疼痛;二來亦會令脫臼位置附近的神經線及血管受到受壓、或者令患處腫脹情況越來越嚴重,甚或對軟骨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所以急性脫臼絕對拖延不得,於醫院骨科來說更是第一層次要處理的個案,必須盡快為傷者復位。 如果懷疑是骨裂,甚至是骨折,因為表癥同樣是腫脹,所以絕對需要通過X光甚或是電腦掃描才能作出準確判斷。如果第一時間到醫院,骨科醫生會首先分辨骨折是否移位;如移位又可否用手法復位方法;如果不能的話,醫生便會建議開放式復位以及施放鋼板固定。「打石膏」適合沒有移位的骨折。大部分成人長骨骨裂基本上六個星期就可以將石膏拆除。若果延誤治理,或是被技術不到家的跌打師傅,誤將骨裂當筋腱炎醫,只施以一般跌打推拿手法,除了耽誤康復,更嚴重的是可能會出現纖維不愈合的情況,需要開刀進行較複雜復位手術才行。 因為很多時傷者都無法自行判斷受傷的種類及程度,在此建議意外受傷的朋友,可先行找西醫診斷傷患的情況。如果發現是屬於脫臼、骨裂或骨折等,基本上西醫就會即時為傷者進行治理。至於傷後的康復,如果確定不是「骨」及「骹」的問題,例如筋腱扭傷、肌肉疲勞等,就可以考慮向跌打醫館求助,因為他們於行氣活血、促進身體自愈方面的工作確有其效,有時甚至比西醫做得更加好。 資料來源:https://goo.gl/oMPtqu

doctor-avatar

Dr. LAM Man Yan Marianne

Specialist in Orthopaedic Surgery

2018-12-04 10:57:44

林建文醫生 — 無病徵的腎石最可怕

本欄上回提到泌尿系統結石的各種成因,今次就談談結石的影響及治療方法。 腎石與膽石不同的是,膽石如果無出現病徵,未必需要處理,但如果無意中發現的是腎石,例如通過體檢或其他檢查時發現,無論有否出現病徵,醫生普遍都會建議將結石清除。泌尿系統結石的病徵包括疼痛、發炎、發燒及血尿等,但醫生最擔心的,就是結石將泌尿系統堵塞而沒有出現病徵,最後在患者毫不察覺的情況下將腎臟堵壞。 很多病人會問:「明明排尿順暢,為什麼說我的輸尿管被結石堵塞?」能否順利排尿並不是一個良好的參考指標,因為人體有兩個腎,即使其中一邊被堵塞,另一邊的腎臟依然會繼續運作,所以病人仍可以順利排尿。當結石卡在輸尿管上,該邊的腎臟會出現疼痛、有機會發炎。但相關病徵並不一定會出現,就曾遇過一些腎臟出現問題的病人,其中一邊腎脹壞了,詳細驗查之下才發現有結石卡在輸尿管上,使尿液長期不能流下。這反映出該名病人的輸尿管已被堵塞多年。 治療方面,泌尿系統中的結石是無法透過藥物將之溶解;醫生會根據結石的大小、位置等,利用多種不同的方法將結石擊碎,使碎石更容易經尿液流出體外。擊碎結石的方法要視乎位置,如果結石位於腎臟或輸尿管,我們可以利用「體外衝擊波碎石術」,以非侵入性的方式將衝擊波聚焦並傳送把結石震碎成小塊。如果結石位於膀胱或尿道,就要利用侵入性的方法,將內窺鏡從尿道進入清理。當然,如果結石太大就需要用微創甚至開刀手術處理了。 泌尿系統結石可以毫無病徵,那麼是否值得每年進行檢查,其實並無公論。但在醫生的角度,如果發現病人有腎石,不論是不能清除,還是病人選擇不清除,醫生都要定時監察病人的情況。因為一旦結石移位,在病人不察覺的情況下將泌尿系統堵塞,就有機會造成腎功能受損,影響深遠。 資料來源:https://goo.gl/TM5N5V

doctor-avatar

Dr. LAM Kin Man Justin

Specialist in Urology

2018-12-04 10:51:56

林建文醫生 — 人生中的劇痛──排腎石

經常跟病人形容,人有三種最劇烈的痛楚:分娩、斷骨、排腎石。當結石在腎臟產生,並經尿道排出時,如果結石體積太大,阻塞在腎臟與輸尿管結合處,或是卡住在輸尿管,泌尿道肌肉就會因受到刺激而痙攣蠕動,為患者造成毫無預警、而且痛楚程度劇烈的腰腹部絞痛。 腎石問題普遍,一般小於五毫米的結石,有九成機會可經尿液自然排出體外。不少人會將腎石與膽石混淆,其實兩者屬於兩個完全不同系統的疾病。腎石是由礦物質組成,人體內有多種礦物質以維持身體的功能。而腎石內比較常見的成分包括有鈣、磷、鈉、草酸等,亦有另一類腎石稱為尿酸石;不論前者及後者,組成物都是屬於一些身體裏的代謝廢物。 已知的結石成因包括:一些病理原因,導致尿液裏面個別的礦物質含量偏高。例如有部分人士有副甲狀腺素高的問題,令體內鈣質含量過高。又例如痛風病患者體內尿酸偏高等;另外經常有尿道炎,尿道裏有些病菌未殺清,這些都會增加泌尿系統結石的風險。 最主要影響結石風險的因素,其實是我們的生活習慣。體內水分平衡是因素之一,當排尿量少時,會導致體內尿液濃度變高,代謝廢物大量於腎臟積聚。飲水不足固之然是排尿量少的成因,另外值得留意的是,長期戶外或酷熱環境下工作,例如地盤工友及廚師等,因為身體的水分大量經由汗腺排出,亦會使尿液濃度增加。所以長期在相關環境工作的朋友,就更需注意補充水分了。 至於食物方面,要避免出現腎結石,第一件事當然是要注意食物中的鈉含量。很多人會同時提出疑問,是否需要減少食用高鈣食品?事實上,近年有多項研究指出,食用天然含有鈣質的食物並不會增加腎結石的風險。但醫學界並不建議市民食用額外添加鈣的食品作鈣質補充,例如鈣片、高鈣奶等。因為這類產品的鈣含量通常會過高,身體並不能將之完全吸收,過剩的鈣經由尿液排出就會增加腎結石風險。其實我們可以通過多做運動、吸收陽光和均衡飲食去提升骨質密度,過量的礦物質補充反而會增加身體的負荷,危害腎臟健康。 資料來源:https://goo.gl/3Js7r1

doctor-avatar

Dr. LAM Kin Man Justin

Specialist in Urology

2018-12-04 10:42:56

陳家傑醫生 — 小朋友長期「捽眼」可致錐形角膜

在小朋友成長的過程中,有一些小習慣可能我們會忽略,長遠下來會影響健康。關於眼睛健康方面,小朋友「捽眼」就是一例,當眼角膜長期受壓,就有機會患上錐形角膜,嚴重影響視力。因此家長如果發現小朋友有這個習慣,就要加以阻止,並使用其他方法,幫助他們紓緩痕癢的感覺。 錐形角膜並非一種罕見的眼角膜疾病,當小朋友長期用手使勁揉擦眼睛,眼角膜就有機會因受壓而變薄,並逐漸向前突出,形成錐形角膜。錐形角膜當然會影響視力,嚴重的更會造成眼角膜結痂,甚至穿孔。患者的視力會因角膜的弧度改變而出現散光問題,而且都是不規則的散光,矯正具有一定難度。因此家長要特別留意,如果小朋友的散光問題不斷加深,嚴重至幾個月就要更換一次眼鏡,可能就是錐形角膜的警號。 當眼角膜的弧度受影響至一個嚴重不規則程度,屆時就已經不能依靠眼鏡改善視力,需要利用一些硬的隱形眼鏡,將突出的角膜稍為撫平才能改善情況。如果錐形角膜持續惡化,患者會因角膜過分突起而連隱形眼鏡都戴不下,到時就唯有考慮用手術方法處理了。 醫學界以前認為錐形角膜是一種遺傳病,但卻一直都未能找出該組基因;然而近年就有更多研究指出,錐形角膜的形成,可能純粹是一種物理現象影響下而產生的病症。因為發病者年齡大多數是十多歲,他們很多時都有捽眼習慣,並且持續多年。亦有其他風險因素,會促使小朋友更容易患上錐形角膜,如他們本身有過敏問題,即有鼻敏感、皮膚敏感等,當痕癢情況經常出現,就會增加他們捽眼等機會。因此在這些情況下,家長除了要處理他們的過敏問題外,亦要特別留意小朋友的眼睛有否出現錐形角膜問題。 資料來源:https://goo.gl/7vxi2A

doctor-avatar

Dr. CHAN Chia Chieh Orlando

Specialist in Ophthalmology

2018-12-04 10:27:55

英偉亮醫生 — 乳癌非絕症 有懷疑就要睇醫生

每年十月都是世界乳癌關注月,世界各地不同組織均會發起活動,希望喚醒女士們對乳房健康的關注,呼籲她們要有健康的生活習慣及定時進行乳房檢查。乳癌是香港女士最常見的癌症,平均每十六個女士就有一個會患上乳癌,而且情況有每年上升的趨勢;但與此同時,其實乳癌的治療方法亦不斷與時俱進,病人現在已經可以選擇不同的治療方法,當懷疑自己出現乳癌病徵兆時,女士們切勿自己嚇自己,以為乳癌病是不治之症而諱疾忌醫。 醫學發展至今時今日,醫治乳癌病,如果仍然在思考「醫好」抑或「醫不好」,其實已經是相當過時的想法。主治乳腺外科多年,見證乳癌病治療方法的進步,乳癌病只要發現得早,痊愈率可以高達八成,剩餘兩成病人即使被界定為未能完全清除癌細胞,透過藥物控制病情,存活期可以年來計算。 有別於身體其他部位的病症,乳癌是一個很人性化的病。全乳切除抑或是局部切對於病人來說是一個差天共地的選擇;就算可以選擇部局切除,割多或割少一厘米都會給病人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當中包括外觀、心理、康復及後遺症等。所以現在乳腺外科醫生聚焦的,並不單單是割走病人身上的腫瘤,醫生更需要確認病人的意願,就治療方案、手術切除程度為病患者制定一套個人化的方案。乳腺外科醫生同時具備外科整形的技術,可以即時為病人進行乳房重建,減低手術為病人外觀帶來的影響。 回應乳癌關注月的呼籲,乳癌病雖然發病率高,但並非不治之症;只要定期檢查,及早發現的話完全康復比率其實相當之高。當乳癌愈早被發現,病人就會有愈大的彈性選擇不同的治療方法,將病患對日後生活的影響降至最低。 資料來源:https://goo.gl/JGsGtc

doctor-avatar

Dr. YING Wai Leung Marcus

Specialist in General Surgery

2018-12-04 10:08:28

鄧曉彤醫生 — 順產好定開刀好?

不時有準媽媽疑惑,究竟應該順產還是剖腹分娩好?兩者其實都各有利弊。當然,亦不是每間醫院都可讓準媽媽選擇分娩方式,以公立醫院為例,除非有特殊或緊急醫療需要,否則都會給孕婦安排順產。 自然分娩的確有其風險,因為分娩過程會將肌肉拉扯,長遠而言順產媽媽會有更高機會出現因盤腔肌肉會被拉鬆而衍生的大小便失禁、子宮下垂等問題。 但另一方面,開刀其實亦不是可以完全避免這些後遺等發生;剖腹分娩同時會有其他長期問題出現,因為始終是手術,術後的傷口會增加下次手術的難度。當打算生多過兩胎,剖腹分娩亦會增加子宮疤痕破裂的機會,最嚴重的情況可導致胎兒缺氧而胎死腹中。 至於該怎樣選擇,我會建議準媽媽應考慮是否有特殊需要,否則都應該順產。特殊需要是指醫療層面的,例如嬰兒沒有調頭、胎盤前置或有肌瘤阻礙生產等。當然亦有緊急情況,要在產房中改變決定,要剖腹分娩的,例如一再催生子宮頸亦不張開、嬰兒心跳或血壓不理想等,當情況不容再拖要盡快將嬰兒取出,這些情況就一定要開刀。 明白痛楚可能是選擇順產的其中一個憂慮,而我自己兩胎嬰兒均是以順產方式分娩,親身感受過順產為媽媽帶來的極大痛楚;但我會形容這種痛楚是快樂的,因為過程當中有期待,亦有終點。當然在分娩期間,其實有多種止痛方法紓緩痛楚,所以亦無需過分擔心。 在一切順利的大前提下,我會建議各位準媽媽選擇自然分娩,因為始終這都是最自然、最理想加快身體恢復的方法。很多順產媽媽第二天即可下床而且活動自如,亦可以更快開始餵哺母乳。 資料來源:https://goo.gl/z7DNKo

doctor-avatar

Dr. TANG, Hiu Tung Helen

Specialist in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2018-12-03 12:28:55

物理治療師羅玉雄 — 正確運動,避免本末倒置

當投身恆常運動訓練,每個人當然都希望「長跑長有」,很少人的目標會止於一屆渣馬或毅行者。因為當參加過一次,就自然會參加第二次、第三次,希望提升自己的表現。然而,在可以達至長期運動的大前提下,我反而會建議各位退後一步,要因應自己的能力,切勿催谷太盡,因為過分強求進步,一不小心就會造成運動傷害;尤其是年長一輩,而之前未有恆常運動的人士。 我的姐姐是個退休人士,熱愛行山的她早前有一段時間腳部受傷,一到下山路段就會出現劇痛。為姐姐進行詳細驗查後,發現她的關節其實原本已經有勞損及退化現象,而今次受傷的原因,正正就是因為行山行得太多,觸發傷患。 愈來愈多退休人士投入長期運動,一來是因為健康的緣故,二來是因為時間多了。但是年長人士要進行訓練,的確會比年輕人更容易出現問題。例如當關節本身已有勞損情況,再度加強訓練就會急速加快徵狀的出現,甚至會誘發隱疾及出現提早退化,因為運動量已經超出身體所能承受。運動的原意是促進健康,但不當的運動就會令事情本末倒置,對健康造成損害。 為了幫助姐姐的康復,我暫停了她的行山活動接近半年;將她的痛症嚴重程度降低甚至改善;期間再透過訓練強化她腳部的肌肉力量。雖然痊愈之後她可以恢復行山,但已經不敢再像先前般「勇猛」,事事盡量小心;例如會避免行太斜或太崎嶇的山徑,速度上及中途休息的時間亦有所調整。 在追求進步的同時,清楚了解自己的極限相當重要,不論在體能、身體狀況等各個方面。當自己未能掌握,其實可以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及作出評估。專業的物理治療師對於不同運動均有若干程度的認識,可以為由零開始投入運動的人士作出指導或提點,亦可提供方法令受傷的機會大減。要能夠令身體可以持之以恆地進行運動,重點在於因應自己的體質,在方法、運動時間及運動量之間作出配合;一旦錯配,隨時會因為痛症或傷患,被迫放棄享受運動的樂趣! 資料來源:https://goo.gl/hikJkb

doctor-avatar

Chiron Medical

2018-11-30 16:01:43

李世偉醫生 — 腦部內的計時炸彈

動脈血管瘤雖然並不是惡性腫瘤,但依然極具致命性,將之形容為計時炸彈實不為過。一旦破裂,將造成出血性腦中風,有高達三成機率會造成即時死亡;有部分情況則會昏沉、不省人事;亦有部分人會出現如雷擊般的爆裂性頭痛,並有脖子僵硬、噁心、嘔吐等症狀,相對而言,這些經已是較輕微的後果。如果動脈血管瘤二次破裂,對腦部的傷害將會是極為嚴重,基本上可以說是九死一生,即使可以保留性命,患者很多時都會嚴重傷殘或變成植物人。 動脈血管瘤第一次破裂,當然要盡快做手術,因為除了要處理蛛網膜下腔流血外,血管瘤再次破裂的機率亦相當高,而第二次破裂將會對腦部造成極大傷害。但事實上,大多數人早在初次破裂前經已發現腦中動脈血管瘤的存在,又應否主動拆彈? 在初次破裂之前,動脈血管瘤很多時是因為身體其他問題而被發現的,譬如頭痛、頭暈或頭部不適。磁力共振檢查的普及化,同時令我們察覺到問題的普遍性,估計在整體人口中,就有大概百分之三腦部有動脈血管瘤。 要治療未破裂的動脈血管瘤,現今多數會使用腦血管介入治療,即把導管從大腿置入體內動脈,將彈弓或支架沿導管送到血管瘤位置,令血液不再流入血管瘤,使瘤內的血液凝固而自然堵塞。手術發展至今已相當先進,風險大概只有百分之一。 至於手術的必要性,罹患腦動脈血管瘤的患者每年大概會有百分之一的機率破裂,事實上這是一個很低的機率。但由於破裂風險是會累積的,即年紀愈輕,一生中破裂的機率就愈大,因此年齡絕對是一個很大的考慮因素。假如病人在三四十歲就發現罹患動脈血管瘤,一生中破裂的機率將高達五成! 當然,這類手術其實並不具有迫切性,病人可以認真考慮是否接受手術。而醫生亦會為病人評估所有相關因素並作出建議,包括病人的身心狀況、生活習慣、家族病歷史,以及動脈血管瘤是否位於高危破裂位置等。但整體而言,血管瘤愈大、病人年齡愈年輕,則愈需要積極治療。 資料來源:https://goo.gl/m3hjeC

doctor-avatar

Dr. LEE Sai Wai Simon

Specialist in Neurosurgery

2018-11-29 15:31:45

夏威醫生 — 均衡飲食,可降膽石風險

早前有新聞,內地一名老婦因為嗜甜,連喝水、吃粥也要加糖,長期下來,導致膽囊長出八厘米大的結石,而膽囊亦已失去功能,需要通過手術切除。事實上,膽結石與有均衡、定時的飲食息息相關。 「膽石」通常是指「膽囊結石」。當膽囊中的膽汁濃度過高,膽汁化合物就會經過沉澱形成結晶,累積成為膽石。這是一個自然的物理現象,液體的濃度達到飽和狀態,就會形成結晶,當濃度持續處於高水平,結晶體就會不斷累積變大。 膽石主要可分為兩大類,一類是由膽汁酸形成,另一類是由膽固醇結晶體形成。亞洲人有膽結石的成因以前者居多;而歐美地區人士則多數因為後者,原因是飲食習慣令他們普遍肥胖。當人體血液中的膽固醇偏高,膽汁中的膽固醇含量亦會偏高,形成「膽固醇性膽結石」。日常飲食中,應避免攝取高脂肪、高蛋白質、高膽固醇甚至高糖類食物,因為這些食物都會明顯增加膽汁中膽固醇的飽和度。再者,大量膽固醇的攝取也會促進肝臟合成更多的膽固醇,使形成膽固醇性膽結石的。 定時飲食亦與膽囊健康有莫大關係。因為當身體長時間沒有進食,變相膽囊就會長時間處於舒張狀態,膽汁長期積存於膽囊,情況如一潭死水,沉澱的物質形成結石。因此,定時進食絕對可以預防膽結石的形成。此外,因為結石的形成與膽汁濃度相關,水分能夠幫助稀釋膽汁,因此平時少喝水,亦會增加生膽石的風險。 症狀方面,膽囊結石的患者未必會出現病徵。如果患者於進食後出現持續的上腹痛,可能是因為結石堵塞了膽囊出口。如果堵塞持續,可引致更嚴重的急性膽囊炎,病人會發高燒,腹痛伴腹膜炎,肝功能異常。急性膽囊炎可引起嚴重併發症,包括膽囊壞死、化濃及穿孔等。炎症反應更可能引致敗血病,多重器官衰竭及死亡。因此,絕對不可忽視持續上腹痛這個病徵。 資料來源:https://goo.gl/vnTh2m

doctor-avatar

Dr. SHARR Wei William

Specialist in General Surgery

2018-11-27 11:50:33

鄧曉彤醫生 — 母乳不足,可補充奶粉

母乳是天然的嬰兒食物,餵哺母乳不論對嬰兒及母親均帶來莫大的益處。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嬰兒應在初生的頭六個月以全母乳餵哺,以實現最佳的生長發育和健康水準。的而且確,餵哺母乳可以提升嬰兒的抵抗力、減少敏感,而且亦可以促進親子之間的關係。對於母親而言,亦可加快回復產前的體態。自己懷孕兩次,兩胎都有為嬰兒作一年的全母乳餵哺,感受到當中好處之餘,亦體會到其中的難處及壓力。 能夠為嬰兒作全母乳餵哺當然是好,但事實上並不是每個媽媽都可以做到,因此各位媽媽千萬不要給予自己太大壓力。餵母乳所需時間長,而且有部分媽媽奶水的確是比較不足,當時間及空間不許可時,為嬰兒補充少量奶粉其實亦不是壞事,因為奶粉亦可為嬰兒足夠提供所需的營養。記得自己第一胎時,過分追求想為嬰兒作全母乳餵哺,因此為自己帶來極大的壓力。在嬰兒出生初期,尤其是頭一周,因母乳分泌不足,嬰兒出現偏黃、體重輕、縮水等其實相當普遍。如果情況輕微,媽媽們亦無需過慮,因為隨着母乳分泌漸漸充足、餵哺技巧提升,相關症狀自會慢慢褪卻。反而第二胎有為嬰兒補充少量奶粉,上述問題都沒有出現。 有說嬰兒會因母乳/奶粉交替餵哺而出現所謂乳頭混淆的問題,即是當給嬰兒嘗試過奶樽後,嬰兒就再不願意飲用母乳。我認為這並不是母乳與奶粉兩者之間味道差異的問題。如果擔心問題發生,可以嘗試用小杯代替奶樽,給嬰兒餵用奶粉。以我自己經歷為例,嬰兒兩周過後其實很多時都是將母乳泵出,再用奶樽餵哺,而嬰兒亦無出現所謂乳頭混淆的問題。 總結而言,媽媽其實不用給予自己過分的壓力,一定要全母乳餵哺,偶爾使用奶粉替代亦無不可。始終奶粉並不是毒藥,而它亦可為嬰兒提供所需的營養。 資料來源:https://goo.gl/EqvY8Z

doctor-avatar

Dr. TANG, Hiu Tung Helen

Specialist in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2018-09-26 11:00:23

物理治療師羅玉雄 — 參加團體訓練的利與弊

如果大家有曾留意過本港各個運動場晚上的情況,就會發現跑道上人山人海,有如置身鬧市。原因除了是大眾熱愛長跑,其次是很多人都有種執著,希望提升自己的運動水平,而這些大多都是長跑會中的成員。 乘着資訊流通的便利,坊間愈來愈多由運動愛好者自發組成的組織,招募大眾加入團體訓練的行列。這些組織以跑會最為常見,原因不難想像,因為長跑所需的裝備簡單,而一般運動場甚或街道都可成為訓練場地,因此吸引不少有志者加入。團體訓練有很多好處,一來可以提醒自己要更恆常地進行運動,二來是長跑會可以為參加者提供「夥伴」,藉着同儕之間的比較,提升自己的運動水平。 但值得注意的是,愈是業餘的人,在參加這些跑會的時候就更加要量力而為。長跑會中的各個成員在運動水平上,或有存在高低差異,而且差距可以相當之大,可能當中更有持續長跑訓練長達數年的跑手。因此如果業餘的參加者貿然地盲從會中的規格去跑,就有可能會出現負面效果,例如運動過多、過急,甚至乎有運動量超出自己身體所能適應的情況,出現風險。 團體訓練當然有其好處,因此我會建議初初加入的參加者密切留意自身水平,可以從調整參加次數開始,例如在十次訓練中,參加其中二至三次,再因應情況調整次數,這亦無妨,同時可以提醒自己要恆常運動。當然如果水平相差太遠,亦有可能被跑會淘汰。在此建議各位有興趣人士,在挑選不同跑會的時候,要因應自己的體能、體質及時間,作出適合自己的選擇。不要有羊群心態,盲目參加或是跟隨團體的規格進行訓練。過程中的訓練量及訓練速度亦要因應自己的能力作出調整,因為始終團體訓練並不如一對一的訓練般,有教練從旁貼身指導,如果盲從團體規格,結果很可能就會弄巧反拙。 https://bit.ly/2OR9D2i

doctor-avatar

Chiron Medical

2018-09-11 15:00:55

鄧曉彤醫生 — 經期量多或量少的相關病症

本欄早前有談到女性經痛問題,其實除此之外,經血量的多與少亦為女性帶來困擾,而背後涉及多個健康問題。至於病理上,經血量「多」與「少」是屬於兩個完全不同的範疇。 以經血量少為例,醫生最先會考慮是否荷爾蒙分泌出現問題,其中最常聽到的就是卵巢多囊症。在月經周期中,卵巢內會有多個卵泡在同時發育,但通常只有一個卵泡會發育成熟並成功排卵,而其他的卵泡則將退化。在超聲波影像顯示下,如果卵巢同時有超過十二顆卵泡,就會是卵巢多囊症症狀。卵巢多囊症是一個綜合症,三個因素當中有兩個脗合則可判斷患者確診。首先是上述提到的超聲波影像,查看卵泡數量是否過多;第二個因素是經期及排卵是否規律,會否很久才有一次經期;第三就是血液中雄性荷爾蒙會偏高,而這類病人通常會有較多暗瘡,體毛亦會較多。 另一方面,經血量多就要視乎求診者是純屬每次流出大量經血,抑或是經期周期短,例如不到二十天便來一次,因為兩者之間或有重疊以及相同的成因。以較常見的經血量多病症為例,子宮肌瘤及腺肌瘤患者依然會有正常規律的月經周期,但就會導致大量出血;另外,荷爾蒙失調、排卵期出血等就會是較常見的,導致非月經期出血的成因。 引致經期不正常的各種病症中,多數都沒有特定的致病成因。例如子宮肌瘤,大部分患者都找不出致病成因。而該病症亦相當常見,大約每三個女性就有一個患上。有研究更指出,有八成女性在死亡之前都會遇上肌瘤問題。雖然沒有方法避免,但如果肌瘤體積細小的話,透過持續觀察就可以。當然亦要留意相關症狀,利用藥物可以控制過多的經血量。如果情況有惡化跡象,手術亦是一個有效的處理方法。 https://bit.ly/2CJ2gsd

doctor-avatar

Dr. TANG, Hiu Tung Helen

Specialist in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2018-09-05 11:20:20

物理治療師方曉輝 — 訓練有法 實現運動目標

保持恆常運動,有助促進心肺功能,亦會為身體帶來各種好處。在日益普及的健康教育下,很多朋友都放棄不良的生活習慣,開始轉投持續運動的行列。但對於一些心肺功能本身較差,又或者有長期病患的朋友,礙於未經過適當的訓練,一下子就要身體承受突如其來、超出身體負荷的運動量,就可能會弄巧反拙,造成傷害。為此,美國運動醫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s Medicine, ACSM)就提出運動處方的概念,指為特定目的而設計、與健身有關活動的具體計劃,其通常由健身或康復專家為客戶或患者設計。運動處方針對為不同類型人士,制訂包括「運動類型」、「運動強度」、「運動時間」、「運動頻率」與「逐步進展」等五個部分的計劃。配合不同人士在動機、個人能力和興趣的基礎上,更有可能地成功實現的運動目標。 用以減重為運動目標的人士為例,帶氧運動就會是最常被使用的運動類型,因為帶氧運動可以顯著增加熱量的消耗,同時又可以減少心臟病和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風險。急步走、慢跑、游泳、跳繩及踏單車等都是不錯的選項。而運動強度方面,就體重控制而言,熱量消耗會比運動強度來得重要。但基於體適能和健康之間有相當程度的關連,因此處方亦會建議病人除了考慮消耗的熱量外,同時要進行適量較高強度的運動,才能有效促進健康體能。 至於運動頻率及運動時間,肥胖人士需要達到大約每周三百分鐘或是二千至至二千五百卡路里的運動量,才可以達到長期維持體重減輕的效果。運動時間一般建議在運動時分成三個階段,第一為熱身運動,約五至十分鐘,第二是較為激烈的主要運動,約三十至四十分鐘,第三為緩和運動,約十分鐘。運動人士經常忽略第一和第三階段,因此造成運動傷害或是出現運動後肌肉酸痛的情形,造成無法繼續運動,所以在運動時留意要做到這兩部分,避免發生運動傷害。 肥胖人士可能長期處於無運動狀態,因此不管是運動強度、時間及頻率都無法達到應有水準,若強制要求達成,可能造成反效果,讓其對運動產生反感,因此會建議相關人士循序漸進。當運動一段時間後,體能狀態變好,原本的運動強度就可以向上調整,達到更有效的運動。 當然,運動處方並不可以一概而論,因為不同人士的體質各有不同,而運動處方極具針對性,當中涉及一系列檢測及評估,有興趣人士可以諮詢專業意見。   https://bit.ly/2wzHaqH

doctor-avatar

Chiron Medical

2018-09-04 15:00:36

李而安醫生 — 止痛治療及早干預

患上癌症,病人固然感到徬徨,但若手術可予以治療,當然會感到鼓舞。然而,治療之路並不止於此——曾有國際醫學文獻指,約有30至50%的癌症患者,在接受癌症外科手術治療後,出現長期痛楚的情況。其實,只要手術後接受適當的止痛治療,術後長期痛症是能夠有效預防的。\楷和醫療集團 麻醉科專科醫生李而安 中國人或亞洲人對於痛楚都有萬般的忍耐力,但其實許多時候,不用苦苦忍耐,只要與你的醫生好好溝通與商量,痛楚都是有治療及處理的方法。 病人患上癌症,通常最關注的是治療方案,例如手術、放射治療、化療等的選擇。若接受手術治療,病人往往最關心傷口的愈合及病情有否受控,至於術後痛楚,有時卻會忽略。但國際醫學文獻均指出,癌症患者在手術後出現長期痛症,其實十分常見,以乳癌手術為例,約有30至50%病人會在手術後的三個月或以上,仍然有痛楚的感覺。 十年前,我亦曾在香港進行研究,抽樣訪問二百名接受手術治療的乳癌患者,當中有28%表示在手術後的三個月至十年後,仍然有一定程度的痛楚,情況與外國研究相若。而受訪者對痛楚的評分,由0分到最嚴重的10分,受訪者平均表示有2至3分的痛楚感覺。   傷口愈合竟還痛 許多病人或感奇怪:為何傷口都已愈合,甚至連往後的輔助治療如放射治療、化療等等都已完成,何以仍感痛楚?有時患者甚或會擔心,痛楚是否反映癌症復發? 一般而言,若病人在手術後感到傷口附近痛楚,要下定論是否屬於長期痛症前,醫生會透過不同的檢查,先排除其他的可能性,例如發炎。另一些情況,如接受局部乳房切除手術,乳腺科醫生亦會在恆常的覆診中,監查腫瘤有否復發或癌症轉移等跡象。若已排除上述因素,病人仍然表示有持續痛楚的感覺,則可能屬於長期痛症。 術後出現長期痛楚的原因,與手術不無關係。例如手術有時難免會傷及附近的神經線與組織,例如微細神經線等;而另一類原因,與手術後的痛楚處理有關。手術後的數天至首個星期,病人或有劇烈痛楚,此時若沒有適當透過止痛藥物來控制痛楚,大腦會有痛楚的「記憶」,即使往後患者傷口完全愈合,這些「記憶」仍然會令患者有痛楚的感覺,甚或慢慢演變為長期痛症。 一般而言,手術後的痛楚,多數屬於傷口刺痛的感覺;若演變為長期痛症,病人常見的描述是神經線痛的表徵,如灼熱、電擊、麻痹的感覺。如此,醫生都會定義它為神經線痛症。 三成病人不開心 正因手術後的痛楚,可以對患者往後的生活有深遠影響,醫生絕對贊成並建議病人在手術後,接受適當的止痛治療。許多中國人會覺得「痛就痛吧,止痛藥與止痛針有副作用,別用」,其實這絕對是誤解。 手術後的止痛治療,一方面對復康大有幫助—劇痛可致血壓上升、心跳加速,影響腸道蠕動,傷口愈合也會受痛楚影響。反之,只要所接受的止痛治療,是在醫生處方的範圍內,其實大致上是安全的,亦對於手術後的復康大有幫助,減低出現長期痛症的風險。 事實上,若在術後出現三個月或以上的長期痛楚,患者會一直擔心復發,影響生活質素;亦有研究指,近三成有長期痛楚的患者,情緒會受影響而感到不開心。所以,一旦發現手術後持續出現痛楚感覺,別以為只是自己的問題,這其實是很常見的現象。醫生都會建議病人在覆診時坦然相告,以便一起商量治療對策,例如詳細檢查,若傷口已愈合,亦可考慮使用簡單的神經線止痛藥。 學習與痛楚同行 其實手術前有沒有方法預防長期痛楚呢?一般而言,若癌症患者在手術前已有嚴重痛楚,例如腫瘤較大,壓着神經線而致痛,醫生可在手術前,使用多元化的止痛藥如神經線止痛藥,減低神經線的敏感度,希望有助減低術後的痛楚。另外,若患者有其他長期痛症,如三叉神經痛、坐骨神經痛等,他們對痛楚的敏感度較高,長期痛的風險亦會較高。而抑鬱症或有其他情緒問題的病人,亦屬高風險。 每一個人的痛楚都是獨特的,我們絕對相信病人對痛楚的感受。近年,愈來愈多研究證實,靜觀(Mindfulness)及正向思維對改變人們感受痛楚的觀念,都有所幫助。有些痛楚可能回不了頭,但我們如何面對痛楚,卻是可以改變的。保持開朗情緒、適當運動,配合適當的止痛治療,對協助病人「與痛同行」絕對有所幫助。而患者的家人與朋友所給予的理解與支援,亦會是癌症患者康復路上的最大後盾。 https://bit.ly/2wD0xz6

doctor-avatar

Dr. LI Yi On Yvonne

Specialist in Anaesthesiology

2018-08-29 15:00:23

物理治療師羅玉雄 — 進行長期運動前的預備

身邊不斷有朋友加入長期運動的行列,固定每周進行一定次數的長跑、游泳及行山等活動。筆者當然樂見這股風氣,但亦同時提醒他們,投入運動前要做足準備,這樣才能提升訓練的成效及降低受傷的風險。 計劃進行長期運動時,要考慮自己的身體是否能應付運動帶來的負荷。而直接受影響的,就是負責承受身體重量的各個關節。以計劃恆常長跑為例,就需要留意髖關節、膝關節及腳踝和腳跟的負荷。如果本身屬於肥胖,又要進行長時間的運動,就有機會對上述關節構成勞損。假設運動的目的是為了減肥,但不當或者過量的運動就會弄巧反拙,令關節更容易退化及加劇勞損。 因此,在進行長期運動之前,我們需要制定一個更好的計劃,有系統而循序漸進地提升每次的運動量。對於平日較少運動的人士來說,在運動的速度和時間上亦不可過分急進。剛開始時,應以「細水長流」為目標,由每星期一至兩次的運動,再因應自己的能力逐漸提升至三至四次。透過調節、周期性地遞增運動量,可以幫助肌肉及關節更容易適應突如其來的負荷。 另一方面,長期運動會使肌肉疲勞,這時就需要有適合的放鬆方法,譬如做一些對應性的舒展及拉筋動作。特別要注意的是,長期而重複、例如一星期七天,持續半年的長跑,會嚴重加重關節負荷,令關節受損及出現勞損。因此我們會建議避免每次都進行同樣的運動,可以嘗試周一三五跑步;周二四進行肌肉訓練或交叉訓練cross training例如游泳或單車運動。透過轉換不同類型的運動,可以給予關節、肌肉足夠的休息,不會構成單一的負荷之餘,又可達至循序漸進的訓練效果,另外有一至兩天的休息日(rest day),讓身體放鬆和恢復也是安全的策略。當然透過一些時日的訓練後,身體的狀況已經有進步後可以加長跑步的時間,速度及每周跑步的日期和哩數! 運動裝備方面亦不能忽略。以長跑為例,腳掌及腳踭需要一定的時間,來適應跑鞋的鞋型,鞋踭軟硬及鞋底的損耗程度,因此我們會建議跑手準備數對跑鞋並交替穿着。這樣的好處是可以減慢跑鞋的損耗。避免雙腳需要經常重新適應一對新的跑鞋。而跑步的路線亦影響裝備的選擇,跑山、運動場或路面等對於跑鞋都有不同的要求,這都是參加長期運動前的基本準備。 https://bit.ly/2MY4d7O

doctor-avatar

Chiron Medical

2018-08-28 15:00:12

夏威醫生 — 認識胰臟健康問題

近來不斷有名人因胰臟癌逝世的消息,除了多年前蘋果公司創辦人喬布斯,近月還包括法國名廚侯布雄、洛杉磯時報知名食評人高德以及騷靈歌后Aretha Franklin。其中高德由七月初被診斷罹患胰腺癌,短短半個多月就與世長辭了。消息引起坊間對胰臟健康的關注,雖然這並不是本港最常見的癌症之一,但早期病徵不明顯,以致在病發後期才能確診,治療後長遠存活率低,正正就是胰臟癌的可怕之處。 胰臟是一個較難進行檢查的器官,因為它生長在體內較深位置,普通超聲波檢查並不能觀察器官的全部。即使是驗血,都不容易確定是胰臟出現毛病。病人很多都是當病徵經已出現,進行過無數檢查,最後才能確定是胰臟問題。有部分病人因腫瘤或病變的位置影響膽管,會較早出現病徵,例如黃疸等,在針對性檢查之下就會更容易找出是胰臟的問題。 至於胰臟會出現的疾病,較常見的為水囊或良性瘤。而胰臟癌,則是惡性腫瘤。相對其他癌症,胰臟癌在香港發病率其實並不算高,統計上,在每年新發癌症排名不入十大。但若以癌症殺手的排名來計算,胰臟癌的死亡率就十分之高。原因就如上述所提到,因為胰臟不易檢查,所以即使長出惡性腫瘤亦會較遲發現,令治療延誤。 而胰臟癌的誘發成因,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吸煙是一個確認的風險增加因素。而同時醫學界普遍相信,慢性胰臟炎亦是原因之一。在臨床觀察中,胰臟癌患者很多都有慢性胰臟炎的情況。再推敲下去,飲酒就是其中一個主要因素導致慢性胰臟炎,而長期炎症反應就會增加癌變的機會了。 https://bit.ly/2MQXNrj

doctor-avatar

Dr. SHARR Wei William

Specialist in General Surgery

footer-info

CLINIC LOCATIONS

Central Specialist Centre

Room 2601-2604, 06, 26/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Tsim Sha Tsui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Paediatrics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Kwun Tong The Quayside Clinic

Shop 7, 2/F, The Quayside, 77 Hoi Bun Road, Kwun Tong, Kowloon

Ophthalmology Specialist Centre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Central General Practice Clinic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whatsapp-footermessenger-footerfacebook-footeremail-footer

With care we serve. Copyrights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hiron Healthcare Group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