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search

2017-12-06 18:11:21

遊戲治療師陳惠卿 — 以遊戲治療孩子心理障礙

小朋友要健康成長,除了身體健康,心理健康也更為重要。他們從嬰幼兒開始至六歲前,已開始建立對別人的信任、個人的自主及主動性,但因多數家長忽略這些重要階段的發展,對孩子日後的心理髮展造成阻礙,甚至出現負面影響。小朋友最早接觸的“社會”是家庭,他們和父母相處的模式會具體形成日後面對困難的能力及處事態度,父母宜多讓孩子在家庭相處中培養自發與主動的品格。   比起其他年紀,幼稚園升小學時,因學校的規律及要求改變較大,小朋友會容易產生心理困擾。對一些小孩來説,新環境會令他們感到羞澀、恐懼,抗拒參與或表達自己。如遇到這種情況,家長宜多耐心幫助孩子面對新的轉變,不宜用嚴厲的方法令他們服從。一位六歲的女孩,因不肯上學讓父母非常頭痛,她每逢星期日晚就會因恐懼上學而大哭。女兒的異常反應讓媽媽很擔心,學校雖然積極配合協助紓緩女孩擔憂,但情況卻未見好轉,也找不到女孩恐懼的原因。直至三個月後,女孩非常抗拒上學,父母才意識到情況的嚴重並尋求協助。 女孩剛來做遊戲治療時,她對新環境缺乏安全感,只會玩自己熟悉的手工,不願嘗試新玩具。女孩在這個輕鬆、被接納、自由而安全的治療室內,漸漸地與我建立一份信任關係,並開始主動教我做手工。在我們的互動中,女孩表現非常要求完美卻不能獨自面對困難的一面,她經常不滿意自己的手工作品,但面對摺紙做得不好時,卻出現恐懼而停滯不前的情況。女孩如此要求完美,源自媽媽對她有很高的要求,例如每次英文科默書有九十幾分時,媽媽仍是跟她説:“你其實可再努力,差一點吧!”她習慣每件事都要做到一百分,不要讓媽媽失望。但另一方面,每當女孩遇上困難時,媽媽卻毫不猶豫地幫她解決或給她答案,造成女孩依賴別人去解決困難。到遊戲治療中期,女孩表示她恐怕上學因曾看見副校長訓斥其他同學,害怕自己是下一個,於是便不上學。經過整個療程,女孩的自信提升了,學業成績也大為改善,並能上台領取由副校長親手頒發的“優異獎”,去除自己的心魔。 讓小朋友能對治療師及整個治療過程保持信任及感到自在的結果,就是每節遊戲治療後,家長和孩子都可輕輕鬆鬆地離去,只有來玩的感覺,沒有指定動作、不用為討好誰而裝模作樣。治療師會在家長面談中向家長講述有關治療進展及育兒諮詢,讓家長了解如何回應孩子的日常問題。普遍來説,遊戲治療是以一對一模式進行,小朋友可自選玩具自由發揮。 值得再提的是,四至五歲是小朋友發展主動性的關鍵年齡,家長宜多給予機會參與日常小活動,從成功經驗中增強自信,培養他們面對困難的能力。很多小孩因安全感或自信心不足,在新環境會出現緊張情況,他們甚至會介意自己的表現和他人的評價,造成過分焦慮。父母與孩子相處時宜多留意,若有以上情況應儘早尋求協助,讓他們重新踏上健康的成長路。

doctor-avatar

Chiron Medical

2017-12-05 14:12:52

繆建文醫生 — 生物製劑 治療冠心病新方向

膽固醇問題是許多心血管疾病的元兇,而他汀類藥物是有效的治療方法。但在過去二十、三十年,醫學界對於減少膽固醇積聚在心血管方面,除了處方他汀類藥物之外,一直苦無進展。八月份我到西班牙參加了歐洲心臟協會的年度會議,聽過許多治療的最新研究,其中一項研究利用生物製劑來抑制血管發炎,讓血管狀態穩定,從而達到減低心血管疾病長遠復發率。由於是項研究甚有啟發性,很值得與讀者們分享。/楷和醫療心臟科專科醫生 繆建文   許多病人都知道,膽固醇問題與心血管疾病有密切關係。究竟膽固醇是什麼?它是由肝臟製造,是身體合成多種重要荷爾蒙及膽酸的材料,分為“好”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及“壞”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兩類。醫學界相信,好膽固醇能抑制心血管疾病;壞膽固醇則導致血管粥樣斑塊增生,令血管收窄的風險大增,引發慢性或急性冠心病。   降壞膽固醇仍會發病   對於有高膽固醇問題的人士,尤其是已經患上冠心病的病人,醫學界一直認為治療方向是The lower the better,意即將壞膽固醇控制在愈低的水平愈好。過去二十多年,不同醫學研究均證實,他汀類藥物能有效降低血液壞膽固醇濃度,亦可緩阻斑塊積存在血管壁的速度,穩定一些已積存在血管壁的膽固醇斑塊,從而降低部分高風險人士的死亡率,尤其惠及曾患心肌梗塞的病人。所以由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至今,他汀類藥物一直為醫學界廣泛使用,是預防及控制心血管疾病藥物的重要基石。   然而近年臨牀研究發現,心臟病患者即使接受了通波仔手術以及服用藥物(抗血小板藥及降膽固醇藥),仍有約25%的病人,會在五年內心血管疾病復發。這情況一直困擾着醫學界——因為縱使能有效降低壞膽固醇水平,但仍不能把引致血管粥樣硬化的斑塊完全穩定下來。這意味着還有其他導致斑塊積聚心血管病的機制,一直未被發現以及作出相應的治療。   血管炎症過激風險高   這個八月份于西班牙舉行的歐洲心臟協會年度會議上所發表的突破性心血管治療方法,可能為未來醫治冠心病打開一道新大門。研究將治療血管問題的焦點,由壞膽固醇主導的機制轉向去另一嶄新思路——血管發炎。醫學界一直相信,動脈血管硬化與炎症(inflammation)有密切關係。炎症可以是身體其中一個“自衞機制”,例如當我們遭受細菌感染、身體有損傷,透過發炎反應可以對抗外來病原入侵。但發炎反應可以是一把雙刃劍,若反應過劇可導致免疫系統疾病,如類風濕關節炎、紅斑狼瘡症等等。   發炎與血管疾病的關係又是怎樣的?醫學界相信,當激烈的炎症在血管出現,可導致血管加速老化、加深斑塊積聚程度及不穩定性,最終增加心肌梗塞或慢性心血管閉塞的風險。這可能解釋了為何有些壞膽固醇水平並不高的病人,仍然可以患上嚴重的心血管閉塞。   其實,他汀類藥物某程度上也有抑制血管炎症、穩定血管斑塊結構的作用,但它主要透過干預壞固醇的機制來達至療效。然而,引發動脈血管粥樣硬化的機制尚有很多未知領域。今次在歐洲醫學會議上發表的研究,便從治療免疫系統疾病的生物製劑方面,找到一點線索。   心血管病死亡率降15%   研究人員以一種稱為單克隆抗體(canakinumab)的生物製劑,結合高效能的他汀藥物為治療的配方。這種生物製劑主要透過抑制一系列引致血管發炎的機制,達至穩定血管的目標。研究約有一萬名來自全球、曾患心肌梗塞的病人參與,他們分為三組,於心髒病發後三十天,分別予以50mg、150mg和300mg劑量的單克隆抗體,藥物屬皮下注射,每三個月注射藥物一次。研究以跟進病人五年後,出現非致命性心肌梗塞比率、非致命性中風風險及因心血管病引致的死亡率,作為評估指標。   研究結果顯示,接受50mg劑量的病人的“發炎指標”——C-反應蛋白(CRP,C-Reactive Protein),平均下降了26%;接受150mg劑量的病人下降了37%;接受300mg劑量的則下降41%。另外,接受150mg劑量的患者,在上述三個評估指標中,整體下降15%;再次接受緊急通波仔手術和不穩定心絞痛的機率,亦減17%。   研究:減肺癌風險67%   但研究過程中,有小部分病人用藥後,出現嚴重及致命性的感染個案。原因是否與過度壓抑發炎機制,削弱了病人的免疫反應有關,有待更多研究探索。而另一意外發現是,曾接受此生物製劑的部分病人,患肺癌的風險比沒有用藥的病人低67%,箇中機理尚待進一步研究證實。   這個研究結果或會成為未來十至二十年,開啟了治療心血管疾病的新方向。但現時他汀類藥物仍然是大部分病人的首選。有些病人會擔心他汀類藥物的副作用,如肌肉疼痛、肝酵素上升等。但這些情況不是經常發生,而且醫生會因應患者病情,調節藥物劑量,或同時處方其他藥物協助控制血液的低密度膽固醇濃度。所以最重要的是與醫生溝通,商議一個適合自己身體狀況的治療方案。

doctor-avatar

Dr. MIU Kin Man Raymond

Specialist in Cardiology

2017-11-10 18:17:42

註冊營養師楊蒨珩 — 度身訂造的營養計劃

現代人飲食多樣化,豐富多彩的食物給人們帶來滿足感的同時也產生危害,為適應社會健康的需求,營養師成為幫助人們獲取健康的重要角色。很多人對營養師多為表面認識,不知在何時應尋求營養師的幫助,其實營養師集廚師、保健師、心理師、管理員等職務,是比較綜合的職業。當身體有長期水腫、排泄不暢、肥胖難減、缺少鈣質等問題出現時,都可諮詢營養師意見,得到適合自己的解決方案。   人們對營養師固有的概念是建議大家多喝水,多吃蔬果,其實這樣籠統的建議已無法適合現代人體制,不同年齡、職業的人飲食習慣和生活壓力各不同,針對性制定飲食計劃才會幫到人們改善健康問題。從前在澳洲任職營養師,我接觸到一群HIV病人,他們多為男同性戀者,因長期服用抗HIV藥物,身體肥胖浮腫,營養吸收不好,政府建議他們看營養師調理身體。起初,與這些病人相處並不容易,他們多心理敏感脆弱,定義自己為社會底層人群並不被社會接受,怕人們用有色眼鏡看待他們。見到我這張亞洲面孔,他們更有牴觸心理,因文化背景不同,他們需要用更多時間跟我建立信任關係,我感受得到他們的敵意。但無論怎樣,我的工作是讓他們健康起來,通過每星期一次的集體活動,他們從演講中對我有了更深的了解。他們知道營養計劃並不是單純讓他們少吃披薩多吃蔬菜後,開始主動諮詢一些資訊,比如週末有酒會,哪些酒更適合他們飲用,哪些食物需要避免,什麼樣的選擇會更好。我會針對他們每人不同的體質給建議,減少不適合的食物攝入,像是一些生雞蛋、油炸或爆炒的食物。合理飲食一段時間後,病人們放下敵意,主動分享他們的身體變化,有些人變得更有精神,身體也更有能量,還有一些體重有明顯變化,瘦了三至四公斤。 單一或逼迫性的營養建議會使病人有反感,這對他們的健康改善起不到積極作用。身體健康與心理健康息息相關,多加鼓勵和支持,接受更多正面資訊會使病人心情愉悦,自願履行營養計劃。 堅持去做,我相信一段時間後大家都可以達到自己想要的身體狀態。

doctor-avatar

Chiron Medical

2017-10-26 11:48:59

繆建文醫生 — 心血管病治療新方向

全球約有三億名穩定型動脈粥樣硬化病患者(心血管病和周邊血管病),而患者人數隨着人口老化不斷增加。抗血小板藥例如阿士匹靈和他丁類藥物(降膽固醇藥)過往二十年一直為這班病人保持血管暢通,維持血管壁健康穩定。 縱然有這類藥物的協助,每年仍然平均有百分之十病人病情會再度惡化。十四年前醫學界曾經嘗試把阿士匹靈和舊式抗凝血藥(華法林)一同合併使用在曾患急性心肌梗塞的病人身上。對比于只服用阿士匹靈的病人,這種舊式混合療法雖然可以進一步降低心血管疾病復發機率,但會引起更多嚴重內出血,結果得不償失。六年前醫學界再度嘗試引進混合療法于急性冠心病綜合症患者身上,有別於上一次的研究,這次使用新一代抗凝血藥利伐沙班(Rivaroxaban)。研究最終發現曾使用過低劑量利伐沙班和雙抗血小板藥的病人,他們因心血管或其他原因死亡率大幅削減了三成。但亦同時避免不了多一點出血風險,但整體結果比從前使用華法林時已大大改善。雖然新一代混合療法似乎為動脈粥樣硬化病人帶來多一點希望,可是此研究結果只適用於急性病患者,對於穩定型病患者,過往二十年藥物治療一直停滯不前。 在兩個月前舉行的年度歐洲心臟醫學會議,發表了一項針對穩定型動脈粥樣硬化病患者的大型研究報告。研究把全球二萬七千多位患有穩定型心血管或周邊血管疾病的病人分為三組。其中一組只服用阿士匹靈,另二組病人除了阿士匹靈外會同時服用低劑量或常規劑量的利伐沙班(新混合療法)。研究歷時兩年,最終發現接受低劑量利伐沙班的病人相比只服用阿士匹靈的病人,他們的綜合結果指標(中風,心肌梗塞和心血管總死亡率)大幅降低了百分之二十四,並且在中風和心血管總死亡率降幅方面更為顯著。另外研究對象由於有大約三成周邊血管患者(頸動脈或大腿動脈班塊阻塞),而這一班病人對於傳統治療如阿士匹靈的效果一直未如理想。但使用了現代混合療法後他們亦有如此良好表現,無疑對此類疾病治療起了積極作用。 新混合療法雖仍然逃不了比單一使用阿士匹靈多一點點的出血風險,上述研究結果顯示致命性的出血和腦出血的風險並沒有增加。整體而言新混合療法在減低穩定型動脈粥樣硬化患者血管疾病復發率和身體出血方面比過往混合療法取得更佳平衡。醫生為此類病人制定合適治療之時,會嚴格審視病人自身出血的風險和血管疾病的長遠復發機率,務求為每位不同病人度身訂造最佳治療方案。

doctor-avatar

Dr. MIU Kin Man Raymond

Specialist in Cardiology

2017-10-18 13:11:33

陳柏滔醫生 — 與治療同等重要的醫病關係

選擇當醫生,因為我想幫人。作為醫生,我當然希望盡我最大的能力把病人醫好,然而面對強橫難治的頑疾時,除了治療之外,我亦希望可以跟病人建立良好關係,安撫病人情緒,給予他們精神上的支持。 硬皮症是一種免疫系統疾病,顧名思義患者的皮膚因為纖維增生而硬化,長遠會影響內臟(心、肺和消化道等器官)功能。當我還在醫院做硬皮症研究時,我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病人。她飽受硬皮症的折磨,手腳關節萎縮潰爛,日常活動如穿衣服、洗澡、行路都做不到。因為肺壓力高,她經常氣喘,需要長期卧牀和依靠氧氣機協助呼吸。當時我基本上每天都會去探望她,鼓勵她,還協助她申請昂貴藥物支援購買口服藥。後期她的病情反覆,被送至善終病房,我有時也會義務去探訪她。 除非患者有典型症狀和迅速皮膚變厚,硬皮症初期不容易被診斷。這個病人好想跟丈夫生小朋友,當時就是為了做檢查而確診患病。硬皮症導致肺壓力高,令她不能懷孕。取而代之,她養了幾隻小狗。在善終病房的時候,剛巧她生日,她的生日願望就是再見她的小狗。幾經轉折,院方破例批准病人丈夫帶着小狗到醫院為她辦了一個生日會。我記得生日會後不久,我要考試,所以我跟病人約定考試後再去探望她。可惜三天後,我考完試再去醫院想探訪她時,她已經離世了。雖然生老病死我已經司空見慣,但對於病人的離開,我亦感遺憾。 “醫者父母心”這句説話雖然老套,但是真切無矯。我把病人都視為朋友,因為我相信良好的醫病關係也許未必幫助到病情本身,但醫生與病人之間的互動和互信,可以令醫生更用心去診治,同時令病人更有信心被醫好。

doctor-avatar

Dr. CHAN Pak To Eric

Specialist in Rheumatology

2017-09-12 15:39:54

李世偉醫生 — 享受.理想

  我小時候的志願是做律師,原因是我期望自己長大後可以打抱不平,伸張正義。但由於媽媽是醫生,受她的潛移默化,我漸漸覺得做醫生可以幫助更多人,因此我最後選擇了讀醫,當上醫生。 神經外科是以手術的方法治療神經系統疾病,執行神經外科手術的醫生需要具備豐富的知識基礎和經過嚴格的篩選,所以實習訓練的時間相比其他科系較長,要求也較高。實習時,我被分配到這個外科支系,當時雖然辛苦,但正正因為實習時的所見所聞,令我矢志成為神經外科專科醫生。 在神經外科裏,有些傷患需要較長時間的治療去彰顯成效,但有些治療效果可以在較短的時間內呈現,令人讚嘆。實習早期,我見證過一個病人因為血水壓住腦組織,令其思想和行為都十分紊亂暴躁,經過手術引流瘀血後,病人很快就回復正常了。 另外,我又遇過一個個案:病人不幸遇到車禍,小腦硬膜外出血,顱內壓上升,腦幹被壓着,導致深度昏迷。當時病人情況危殆,與死亡只有咫尺的距離,需要立即進行手術,拿除瘀血。神經外科醫生迅速安排為病人施手術,手術翌日病人開始甦醒,第三天病人完全清醒,可以移除呼吸器喉管之餘,還可以自己活動。雖然當時我仍在實習,未有機會參與手術,但見證着病人由重傷昏迷,到可以自己步行出院,整個過程都教我非常鼓舞,令我對此科更有興趣,更投入。 我享受當醫生,因為可以幫助有需要的人;我喜歡神經外科,因為此科充滿挑戰性。每個手術都有其難度,牽涉很多幼細組織,所以需要更小心,解剖學,尤其是顯微解剖學,也必須讀得更仔細。雖然當專科醫生已經有一段時間,但我仍努力求進步,就算是同一個手術,我都希望找到空間,做得更好。   http://www.takungpao.com.hk/culture/text/2017/0912/112239.html

doctor-avatar

Dr. LEE Sai Wai Simon

Specialist in Neurosurgery

footer-info

CLINIC LOCATIONS

Central Specialist Centre

Room 2601-2604, 06, 26/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Tsim Sha Tsui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Paediatrics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Kwun Tong The Quayside Clinic

Shop 7, 2/F, The Quayside, 77 Hoi Bun Road, Kwun Tong, Kowloon

Ophthalmology Specialist Centre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Central General Practice Clinic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whatsapp-footermessenger-footerfacebook-footeremail-footer

With care we serve. Copyrights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hiron Healthcare Group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