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偉亮醫生 — 白色強人 用心也用腦

clock

2019-11-14 14:34:37

passage-img

Content

外科醫生是多面手,腸道、肝臟、結腸、胰臟、膽囊、胃和甲狀腺等各部位手術都會涉獵,亦有外科醫生專注其中一科,乳腺外科是其一。

早年罹患乳癌幾乎全部都是全乳房切除,時至今日已演變至盡量保留乳房,甚至可以施行微創手術,令傷口更小。乳腺外科專科醫生英偉亮表示,沒有一個乳腺手術是相同的,這也是他覺得乳腺外科有趣之處。

「90年初我畢業,外科中乳腺外科無人做,認為做唔掂先做乳腺外科。當時乳癌病人幾近全部是全乳房切除,無乳房整形無局部保留乳房,基本上毋須用腦統統做切除。」英偉亮醫生說。

一個乳腺外科前輩一番話如醍醐灌頂,對他影響至深。「前輩對我說:『做手術靠對手很簡單,也可說很無趣,像個技術員。以乳癌為例,怎決定全乳房切除抑或保留乳房,以及做整形,甚至不用做手術,用腦來決定這才有趣。』」

英偉亮醫生聽罷如墮進五里霧中,心忖手術既要駁血管又要駁膽管,還說簡單?「後來頓悟,乳房手術,每一個病人都不盡相同,無兩個手術是一模一樣的,有些會做盡一些,有些會刻意無做得咁盡,有趣正正在此。」

找到合己的外科

充滿挑戰的外科,極配合他的性格,但讀醫科比他想像中困難。「要埋頭苦幹讀好多書,起初確實不習慣,舒舒服服整天坐在診所又不是我所願,確實有點落差。第一個學期我的成績甚差,校方幾乎叫我退學咁滯。」他努力追回學業,也發掘了讀醫另一面。「醫生都分好多種,例如外科醫生,有別於其他科,讀書當然重要,但外科更講求手藝即做手術經驗,工種好適合我。」

做手術適時停手

外科一直是行師徒制,Mentor(師傅)影響他的處事方法,更影響他做人,初生之犢的英偉亮,甚麼都去闖去做去試,不怕死不怕累不怕蝕底,師傅勸他:「後生仔你太衝動了,有時要不變應萬變,不是多做就好,在沉迷過程中的當下,不妨停一停手。」

外科,經驗絕對重要,早年做腹部大動脈爆裂手術,大多難以救活。「我好想做好多嘢,但做10個10個都死,尤其年紀大的病人。到某一階段,你會檢討自己可以幫到幾多,有時要取捨。」他說外科有兩句老生常談的說話:「最高境界是『唔做』、『這個不值得做』,懂得說這兩句,表示真真正正成長至一個階段,知道某些病症,做手術也是徒勞無功,要找一個最聰明的方法處理。」

很多人以為外科醫生最重要是視力和一雙巧手,英醫生指着腦袋。「最重要其實是這裏。學會了的手術不會忘記,有些隔了10年無做過的手術也無問題。」他們體力也重要,在手術枱前站立十多小時是閒事,中段或飲杯水吃個杯麵,連上洗手間也少。「體弱多病的人是當不了外科醫生的。」

銅皮鐵骨的外科醫生也與「周公」有仇,他說幾乎所有突發急症也在半夜發生,必須捱得到眼睏。「目前做整形手術一般六、七小時,十三、四個小時與人合作的手術也試過,手術中全神貫注不覺辛苦,手術後整個人都謝晒,術後還要寫報告、巡房就最累。」

聆聽病人心底話

外科醫生處理的病人病情都較緊急,像流血不止,要在分秒間做決定,果敢幹練。「醫膽固醇、血壓高食藥,無幾個月都未必知效果,但外科好實在,病人流緊血,下一分鐘我就要止到血;腸塞嗎,要立即解決不能拖延。要自信心好強不能猶疑,無時間讓你問其他人意見或者回去翻書,要即時判斷。」

病人待打開肚皮才知是甚麼問題的突發事更是司空見慣:「後生時我跟巡房,有病人是腹膜炎急症需開肚,家人要求確定做手術的部位,其實腹膜炎有可能是穿盲腸、穿胃、穿大腸或穿小腸,我上司答他:『我們會做適當手術!』這是千真萬確,我們不是亂咁嚟,而是要靠臨床表現多過做術前檢查,特別是急症,一、發生任何事都要做;二、大家都有信心開咗個肚,沒甚麼是應付不到的,希望病人和家屬信任我們,把病交托。」

大部分外科手術分秒分爭,但作為乳腺外科醫生,相關手術大多不關乎時刻的生死,可以讓他思考手術做法。他有一個任職行政人員的乳癌女病人,令她印象深刻:她的病情特別,因腫瘤生長在乳暈後方,全乳房割除容易,但要局部保留乳房,切除手術有一定難度,因部分乳房會下陷。「好難做得靚囉,病人已向幾個醫生問診,口徑一致不能保留乳房。我感覺未婚的她未能保留乳房而不開心。」

英醫生請她打開心扉說實話,病人確不想把整個乳房切除。英醫生向她解釋保留乳房的難度,但問病人是否願意博一次?對方覺得有希望願意一試。「我有信心可做得到,出來的效果她很滿意,出院覆診樣子完全兩個人。病人說:『生命好像有了第二次機會。』我也開心。」這句話對一個醫生來說是極大的認同。

資料來源:
hket: http://bit.ly/352P3n4

男醫生絕無尷尬情況

問英偉亮醫生,時至今日仍有女病人會介意給男醫生治療乳房疾病嗎?他指現在已沒有此情況,全世界的乳腺外科,男醫生多過女醫生,他入行的年代甚少女外科醫生,不如今日。

「普通乳房檢查怕尷尬找女醫生進行是明白的,但做手術是無人會介意,手術是很技術性的。某程度上,我覺得男醫生還有一點優勢,會從病人角度去保留乳房。男乳腺外科醫生會憐香惜玉少少,會替病人想:沒了乳房怎面對男朋友、丈夫會怎看?去游水、做瑜伽又如何?着低V又怎樣?傷口位要諗下點開,盡管有些病人說從來不着低V衫。」

資料來源:
hket: http://bit.ly/2Klchxb

跑步助思考工作

英偉亮醫生一直堅持跑步,已跑過不下20多次馬拉松,香港外地也有。「盡量日日跑,珍惜晨光時間,清晨五、六時跑到九點。無人騷擾不用理會工作,大家行家吹水,這是我最享受的時光。」。

他說這幾年跑步不再追求時間和成績。「以前好上心的,介意自己做不到目標時間或者慢過某些人,現不再執着,懂得多享受過程。」每次旅行他都會帶上跑鞋和裝備,大清早在身處的城市跑步,以此來認識一個城市比到遊覽景點更有趣。

「跑步助我解決好多問題,人在跑道上,有些工作上的難題會想通,而且,人習慣做一件事,是一種規律訓練,工作起來精神不會鬆散。」

資料來源:
hket: http://bit.ly/2KfqBXV

footer-info

CLINIC LOCATIONS

Central Specialist Centre

Room 2601-2604, 06, 26/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Tsim Sha Tsui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Paediatrics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Kwun Tong The Quayside Clinic

Shop 7, 2/F, The Quayside, 77 Hoi Bun Road, Kwun Tong, Kowloon

Ophthalmology Specialist Centre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Central General Practice Clinic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whatsapp-footermessenger-footerfacebook-footeremail-footer

With care we serve. Copyrights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hiron Healthcare Group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