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緯遜醫生 — 感染愛滋病毒等同患上愛滋病?

passage-img

Content

主持:愛滋病是不治之症,因為時至今日人類仍然無法將這種病毒清除,甚至愛滋病被定為對人類健康造成極大威脅的三大疾病之一。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在2018年,有一百七十萬個新確診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估計全球約有三千七百萬個感染者。隨著醫療的進步,愛滋病患者可以在新的藥物幫助下,有效的控制愛滋病的病情,患者的壽命甚至跟普通人相若。今次請來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醫生,他會跟大家採討愛滋病治療的新方向。

主持:若要了解愛滋病,相信要從兩組英文字入手,其中是愛滋病病毒HIV,另一組是AIDS愛滋病。請教一下林醫生,其實愛滋病病毒跟愛滋病有何分別呢?

醫生:愛滋病病毒HIV是病源體,愛滋病AIDS則是疾病的名稱,為何經常會有混淆?因為HIV全名是「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中文名是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為了方便,稱之為愛滋病病毒。一個人被病原體(愛滋病病毒)HIV入侵身體後,會成為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如果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有可能發病,出現併發症,在那個時候會被稱為愛滋病。

主持:聽說愛滋病要潛伏七年後,才能檢驗出是否感染者,潛伏期真的是七年嗎?

醫生:這種說法可分成兩個概念,剛剛你所講的是關於潛伏期,潛伏期意思是受到感染開始直到發病,這是潛伏期,的確有部份病人的潛伏期非常之長,事實上由一至兩年不等,甚至有超過十年或以上,所以這個病可以無聲無息地存在於體內而不自知。而檢驗後就會知道感染者,這是另一個概念,那不是潛伏期,而是空窗期,空窗期是關於診斷方面,意思是由感染病毒開始,直至可以被診斷出有這個病為止,一般的空窗期界定為九十天。雖然較新的測試可以將空窗期大大縮短,最早可能在兩個星期左右,便能測試出病毒。所以有機會是沒有任何病徵、病狀,而測試出病人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

主持:林醫生提及到愛滋病病毒感染的年期很長,曾經電視上有案例是有一位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他說已經感染超過二十年,所以有很多人概念當中會有混淆,以為感染到就會有病,但也不一定,身上帶有愛滋病病毒,但不一定發病至愛滋病的階段,是否正確嗎?

醫生:沒錯,特別是及早診斷,盡早治療,未必會有併發症或者發展到愛滋病的階段,可以一直維持於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身份,不過,愛滋病病毒感染的特性之一是接近百分之百,若不作出治療,十年以內,至少一半會變成愛滋病發。

主持:歸根溯源,到底有什麼感染途徑呢?

醫生:感染途徑主要是透過性接觸,其次,在香港較少見的感染途徑,譬如母嬰傳播,透過血製品傳播或者共用針筒,其他傳播機會在香港較少見。

主持:曾聽說愛滋病病毒傳染的主要途徑是體液傳播,體液主要包括甚麼呢?

醫生:當然包括血液、陰道液、精液,這些體液在傳染途徑中較多,而且有相當數量的病毒,所以會構成體液方面的傳播。而其他體液又會否傳播病毒呢?譬如尿液、汗液或唾液,這些

體液基本上不會構成愛滋病病毒的傳播。

主持:現時已知道香港主要由性接觸傳播,亦有很多人到了今天也有一個概念,會將愛滋病跟性接觸或性濫交劃上等號,這是否有點標籤成份?

醫生:沒有錯,不過如果以風險程度計算,特別是我們所稱為的高風險性行為,的確不安全,譬如多次性接觸或多於一位性伴侶,沒有使用安全套,或者對方是不認識的人,這些風險則會較大。

主持:口交又會否有傳染的風險?

醫生:性交,在醫學上的分辦是一個進入性的性交,以口交來說,如果有血液存在,也有機會增加風險,需要視乎情況而定。

主持:在香港來說,愛滋病或愛滋病病毒的感染的情況如何?因為經過數十年的宣傳教育,數字會否穩定或有下降趨勢呢?

醫生:其實不能夠說是有下降趨勢,大約在1984年開始香港發現第一宗個案後,過去的三十多年以來,數字反覆向上,事實上到2019年第三季,總共累積了一萬位愛滋病的呈報個案,近數年有稍為緩和的趨勢,不過在頂點時期,每一年有逾七百個呈報個案,近年則大約有六百宗左右,的確有稍為緩和,但整體趨勢有反覆向上的跡象,我們希望未來數年有持繼下降趨勢,情況則較好。

主持:一旦感染愛滋病,身體會否有很明顯的病徵?還是沒有異樣,跟普通人差唔多。

醫生:因為很多人在感染之後,並不覺得自己有問題,但有少部份病人出現急性病毒感染的病徵、病狀,感覺有點像是其他病毒的感染,甚至好像流感,譬如發燒、肌肉痛、疲倦、冒汗、淋巴腫脹、出疹。比較難分辦它與其他病毒性感染的情況,以個人經驗,有可能發燒的日數較長,或會出疹,這些病徵未必在一般流感之中出現,每個人的病徵病狀也不盡相同,有機會不太明顯。

主持:如果是病徵不太明顯,空窗期又很長,一般病人來求診的主要原因是否懷疑自己可能有愛滋病病毒感染,還是透過身體檢查,不幸驗出有愛滋病病毒感染,是哪種情況會比較準確呢?

醫生:兩種情況均有,過往比較長的時間,求診的病人比較後期,我們知道有一個數字可以反映身體免疫系統的情況,譬如那個數字在理論上正常會過千,很多病人來到只只剩二百左右才求醫,很多時候已經發病,出現併發症。近年大家的警覺性提高或者會想到自己是否受影響,有時候會主動做測試,近年有一些個案並沒有病徵、病狀,可能是經過自我測試,知道自己的朋友或性伴侶有愛滋病病毒,於是進行測試,所以兩種情況皆有。

主持:男士患愛滋病風險較高?

醫生:在數字上來說,的確男士患愛滋病的風險較高,不過我想強調,其實愛滋病病毒可以感染任何一個歲數的人,只要見透過性接觸便可以感染,但其實女的士亦有機會感染愛滋病病毒,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輕心。

主持:如果愛滋病的病徵可能跟其他病毒感染一樣,好像流感、發燒,而病人又痊癒了,那會不會變到沒有警覺性去做自我測試呢?

醫生:沒有錯,某程度上市民需要要有警覺性,特別是剛才提過主要傳播途徑是透過性接觸,若自己已有一些所謂高風險的性行為,自己若出現發燒情況則要小心,可能要告訴醫生,另外,自我測試也是其中一個方法。

主持:那怎樣可以進行愛滋病病毒的自我測試呢?是否好像懷疑自己懷孕,可以買一支驗孕棒來檢驗一樣做法嗎?

醫生:很相似,市面上有些藥房也能買到,或者有人會在網上購買,大部份是透過手指針刺取血檢測做法,如果做法正確,準確度也很高。不過要留意一點,無論檢測到陽性或陰性結果,也一定要盡快聯絡相關的醫生或其他組織作詢問,到底結果如何理解,有什麼後續事情需要處理,甚或要接受心理輔導。

主持:譬如小孩在產檢、出生後一直有檢查,均沒有驗出愛滋病病毒感染,這樣是否代表父母也沒有嗎?

醫生:理論上不是,因為母嬰傳播並不是百分之百,剛才的例子未必正確。不過我要強調一點,在產後的孩子理論上不會進行例行的愛滋病病毒檢查,反而在香港來說,會對孕婦進行例行的愛滋病病毒檢查,在早期的懷孕期間,醫生會為孕婦進行愛滋病測試。

主持:若孕婦不幸被檢測她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她應否繼續懷孕呢?

醫生:這要視乎很多因素,其中之一當然要視乎懷孕到哪一個階段,事實上若在懷孕早期發現,盡快開始治療的話,會大大減低母嬰傳播的機會。相反,如果到了懷孕後期,可能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也要盡快開始治療,但醫生方面會有較多考慮,可能在胎兒出生前會有處方藥物給母親,預防胎兒受到感染,在嬰孩出生或之後,醫生也會處方藥物給嬰孩,盡量減低嬰孩受感染的風險。

主持:因為胎兒在母親腹中受到感染的風險會否是血液的輸送,還是在生產的通道受到感染呢?

醫生:兩者皆有,可以經過胎盤的血液感染或者生產過程中,透過體液方面的接觸而感染。

主持:如在懷孕前,一對新婚夫婦若其中一方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他們可以生育嗎?

醫生:其實可以生育,事實上也對很多不同的夫婦,當中有數種情況,可能男方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而女方並不是病人,或者女方是病人,而男方不是,另一種情況是兩位均是病人,也有很多個案可以成功生育。因為要視乎不同的情況,我們可能會有不同的策略幫助病人懷孕,譬如人工受孕,或者有一個醫療程序,類似是精子清洗 (Sperm washing),目的是去除病毒。

主持:醫生提及到疾病越早醫越好,所以要在愛滋病病毒的階段時,就應該醫治,這才成效最顯著,但有什麼治療方向,是否依靠服藥呢?

醫生:愛滋病的治療方面,重點是越早越好,基本上最理想是在第一天開始,當然大眾可能沒法知道何時是第一天感染,但希望在診斷的第一天。大約在十多年前,當年的藥物不太好,副作用比較多,而且成效不太顯著,通常等到最後一刻,真的沒辦法才開始用藥,但近十年來,做法是由診斷的那刻開始,基本上已開始治療,因為可以避免永久性的傷害,也可以加強恢復免疫系統的能力,治療方面大多數是口服藥物。

主持:治療方法是否最有名的雞尾酒治療法?

醫生:沒有錯,就是雞尾酒治療法。自從在1996年開始,我們發現同一個時間使用三種或以上的抗病毒藥物,病人的治療效果會很好。發展到現在,我們會盡快開始治療,使用最少二至三種藥物。但其實也只是一顆藥,除了服食一顆藥,其他的跟一般人完全沒有分別,可以繼續過自己的生活。

主持:是否以病的階段作出策略,當然最好是第一天開始,但若病人慢慢發展到愛滋病,病發時,治療方向會否有所改變呢?

醫生:原則上不會太大,不過有些細節地方會有所分別,譬如視乎發病時的情況,通常發病的併發症有數類,譬如是機會性感染,肺嚢蟲肺炎,或者隱嚢球菌感染,可能未必是感染,可能是腫瘤,譬如卡波西氏腫瘤,或者其他古怪的病症。在那些情況,首要任務是處理病症,譬如肺嚢肺炎可以即時致命,因此一定要首先處理,但原則上只要急性病情一旦處理好,可能是首幾天或首一、兩星期,也盡快開始治療,因為處理完急症的問題,若不將免疫力提升,也只會再出現另一個問題。

主持:患者或感染者服用雞尾酒法的藥物時,還需要定時覆診嗎?或者取藥回家一直服藥就可以嗎?

醫生:是需要定期覆診。因為要監察病人服藥的反應,有沒有任何副作用,譬如在不同階段,可能需要不同的藥物治療,因為現在有更多藥物選擇,有時候病人會減藥,因為認為情況變得穩定,甚至可以減少用藥。最重要的成功因素是病人有沒有服藥,也就是依從性,因此也要定期覆診面見醫生、護士或者團隊中的其他心理學家等等,從而跟進病人的情況。因為病人除了身體的毛病,很多時候他們也有很大的心理壓力,有時候病人因為病情持繼一段時間而產生壓力,可能不肯覆診或者拒絕服藥,也可能會出現併發症。最懷的情況是病人不覆診、不服藥,慢慢的治療方向是在個別情況下,反而可以減少藥物,以往的雞尾酒療法是最少使用三種或以上藥物,近年開始提倡病人可能只需使用兩種藥物己足夠,因為某種新藥的藥效很強,而副佢作用又較少,會使成效更理想。

主持:究竟可否完全根治呢?

醫生:很遺憾,暫時這個病未能根治。不過我經常和病人說,沒有人希望會生病,可是患病後,始終也要面對,而面對的事情是病人每天只需服食一顆藥,最重要是聽從醫生的指示,完全地控制病情,也可跟一般人完全沒有分別,可以繼續過自己的生活。很多病人會因未能根治,而影響心理壓力會更大。

資料來源:https://bit.ly/39xqoZR

footer-info

CLINIC LOCATIONS

Central Specialist Centre

Room 2601-2604, 06, 26/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Tsim Sha Tsui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Paediatrics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Kwun Tong The Quayside Clinic

Shop 7, 2/F, The Quayside, 77 Hoi Bun Road, Kwun Tong, Kowloon

Ophthalmology Specialist Centre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Central General Practice Clinic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whatsapp-footermessenger-footerfacebook-footeremail-footer

With care we serve. Copyrights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hiron Healthcare Group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