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search
2020-05-21T10:43:06

2020-05-21 10:43:06

林緯遜醫生 — 確診者精液驗出新冠病毒 現階段未能確定性接觸傳播風險

早前在中國的一項研究發現,新冠肺炎患者的精液內驗出武漢肺炎病毒,在這抗疫期間,除了要保持社交距離之外,是否還要保持「性交距離」呢?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林緯遜醫生指就着武漢肺炎病毒來說,由於對其傳播途徑所知有限,即是除了飛沫傳播外,到底性接觸會否構成傳播風險,至今仍然亦未能肯定。眾所周知,男性生殖道的分泌物,包括精液,的確有機會將疾病傳播,較常聽的是性病,例如淋病、衣原體、支原體或HPV病毒等等。而近年有研究發現很多病毒是可以存活於精液或睾丸內,甚至高達27種病毒,包括伊波拉病毒及寨卡病毒。這兩種病毒已被證實可以存活於男性分泌物內,亦能夠造成人傳人傳播。因此男性患有寨卡病毒的話就要小心,不要透過性接觸感染另一異性,因為如果女士受感染而懷孕的話,是會對胎兒造成非常嚴重的健康風險。醫生又補充,雖然病毒有機會存在於精液內,但不一定能夠有效複製或者傳播開去,這範疇仍須要更多的研究和肯定。 目前除了中國有指新冠肺炎病毒會經精液排出之外,其實人體的糞便早已被發現有病毒存活,而且有機會將病毒傳播開去。林醫生表示如果我們能正確有效使用安全套,一般來說是可以預防大部份的性傳播的疾病,如果特別是確診的病患者,在這不明朗的情況之下,醫生認為安全點比較好,會建議患者或去過一些有爆發疫情的地方,例如南美、巴西等地,之後可能須要有一段時間禁慾,或者至少用安全套的預防措施,不要感染或傳播到下一代。至於這項禁慾措施要施行多久?林醫生指因研究資料有限,相信暫時未有人能夠回答。   資料來源:https://bit.ly/36fpVvt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5-11T17:45:49

2020-05-11 17:45:49

林緯遜醫生 — 傳染病科醫生對新冠肺炎的重要性

○三年沙士造成本港二百九十九人死亡,慘痛經歷令港人醒覺傳染病的威力,醫管局在事後檢討報告提出,需要增加感染控制人手。十七個寒暑過去,新一輪疫症新冠病毒再次考驗本港公營醫療系統,但公立醫院的傳染病科醫生仍然嚴重不足,疫情期間四個月內更有兩人離職,現僅餘二十二人。○三年任職醫管局高級行政經理的劉少懷直言,傳染病科有如偵探查案,將表面的病徵,從傳染病角度推敲,但人手不足就有機會走漏個案傳入社區,有必要盡快增加傳染病科醫生。據悉,醫管局明年首季先在兩個聯網,各增加一名傳染病科顧問醫生,希望提供晉升機會挽留人才。 由流感、登革熱、禽流感、沙士、豬流感,到今年初爆發新冠病毒,再次挑戰本港的傳染病疾控工作。○三年沙士,時任醫管局高級行政經理劉少懷負責每日在記者會交代疫情,他之後擔任總行政經理(感染及應急事務)、署任質素及安全總監,至前年退休,有十七年統籌應對傳染病的經驗。 劉少懷:傳染病科如偵探查案 傳染病科醫生是抗擊疫症的領軍主將,除了貼身照顧病人,亦要研究治療方案及檢討院內的感染控制。劉少懷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傳染病科醫生在日常斷症及爆發新病毒時,擔當重要角色,「例如有病人對不同測試都呈陰性,傳染病科醫生就會思考,到底病人是否患有香港少見而其他地方流行的傳染病?」 全球確診新冠肺炎人數近四百一十三萬人,本港亦有一千零四十七宗確診及一宗疑似個案。在追蹤爆發群組及堵截社區傳播鏈,傳染病科醫生抽絲剝繭判斷個案,劉少懷說:「今次新冠病毒其中一個病徵是失去味覺或嗅覺,回想起如果一月底有相關病徵的病人,都會被轉介到耳鼻喉專科醫生診治,但如何檢查都不會發現到問題;不過傳染病科醫生的臨牀觸覺,就會思考病徵是否由病毒攻擊所致。」 在公立醫院工作近二十年,去年底離職的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亦指出,醫學院對傳染病課程涵蓋較少,所以一般專科醫生未必能迅速診斷出患者感染傳染病,或會延誤治療時機,而傳染病科醫生就協助診斷及研究治療方案,「有一個(微生物學家)袁國勇都不足夠,他主要做決策角色,仍然需要傳染病科醫生親身照顧病人,而且累積經驗的過程十分重要,有助臨牀判斷。」 傳染病科醫生要「查家宅」追問患者的工作及家庭環境,以追蹤其接觸史和外遊史,找出傳播鏈,今次新冠肺炎爆發酒吧及佛堂多個群組,亦是透過嚴謹的調查才發現當中千絲萬縷的關係。 林緯遜指,就算普通傳染病,傳染病科亦要找出線索,「曾經有個案一度因為嚴重肺炎,留醫深切治療部多時,後來有傳染病科醫生協助後,先診斷到患者被蟲所咬,令病毒入侵身體。」 劉少懷坦言,現時傳染病科醫生不足,其他專科醫生會協助診症,但傳染病陸續有來,應該立即強化相關人手架構。 應立即強化相關人手架構 傳染病科醫生隸屬內科部門,醫管局在○三年只有六名傳染病科醫生,約一年內在每個聯網設立一支「傳染病服務隊伍」,以制定院內感染控制措施及應對大型疫情,成員包括傳染病科醫生及微生物學家,前者主要負責臨牀診症及使用抗生素等,後者主力實驗室研究;另外亦開設五個傳染病科副顧問醫生。 時隔多年,現時全港公院的傳染病科醫生增至二十二人,至今依然短缺,當中未計不是主力做臨牀工作的衞生署和醫學院共七名醫生,另外私人市場約有八名。綜合多方消息,醫管局的九龍中及新界西聯網分別在去年十二月及今年三月各有一名傳染病專科醫生離職,佔總數近一成。 翻查資料,九龍中聯網的傳染病科醫生最多,有七名,但該聯網內不是每所醫院都有,其中廣華醫院就沒有。九龍東及新界西聯網,亦只有一名及兩名傳染病科醫生。 醫管局將在九龍東及新界西聯網建立「傳染病服務網絡」,消息指,該兩個聯網將各增聘一名傳染病科顧問醫生(見另稿)。醫管局回覆指,傳染病科醫生需要應對社區爆發及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衞生事件、管理隔離病房、為醫院各部門提供臨牀諮詢服務、治療各類傳染病。局方表示十分關注公院醫生人手情況,透過增加駐院醫生培訓名額,全力招聘全職及兼職醫生等措施,增加醫生加入公院。 資料來源:https://bit.ly/3coAXR4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5-06T11:10:26

2020-05-06 11:10:26

譚婉珊醫生 — 小朋友便秘

小朋友健健康康是每位家長既心願,如果小朋友有什麼不舒服,會使家長寢食難安。除了平常飲食習慣外,連糞便也會關注。原來小朋友便秘在香港是十分普及的案例,所以這次邀請了兒童專科醫生譚婉珊醫生。 嘉賓:小朋友有便秘問題,有什麼原因? 醫生:其實小朋友的便秘問題出現在腸內,小朋友有時候因飲食問題或心情問題,大便會於直腸積聚,大腸及直腸會吸收水份,令大便更硬,難以排出,越聚越多,就會使直腸功能慢慢失去。 嘉賓:其實小朋友便秘情況在香港是否普遍? 醫生:其實小朋友便秘在香港是普遍。香港中文大學有一個研究顯示大概有12.2%的小朋友有便秘的情況,其中6-7歲的小朋友是比較多。 嘉賓:最年輕的小朋友會什麼歲數有便秘情況? 醫生:其實嬰兒可以很早已經開始,嬰兒可以6-7個月大已有機會出現便秘問題,特別是在他們加固的時候,因為加固時他們會開始飲少奶。尤其是母乳有輕瀉作用,比較容易排便。如果嬰兒食少母乳時,他們就會開始有便秘。在嬰兒戒片時,但他們還未準備好戒片,他們怕會做錯,怕會失禁,之後上小學時,因為同學緊張或害羞,令小朋友不敢舉手問老師是否可以去洗手間,所以會忍住便便而不肯排出,這樣會令便秘更嚴重。 嘉賓:飲食方面有什麼影響? 醫生:其實很多小朋友不喜歡吃菜,如果吃菜和生果不夠,會令大便排放得不好,另外我們會忽略飲水不夠也會令產生便秘。 嘉賓:作為家長怎樣可以知道小朋友有便秘? 醫生:首先小朋友一周少於兩次大便,而大便好像一粒粒石卵,大便偏硬,或者大便成香腸狀,表面凹凸,大便時感到疼痛或肚痛,也是便秘徵況。 嘉賓:其實便秘對小朋友的影響有多少? 醫生:如果大便在大腸積聚,從而直腸會漲大,連肛門括約肌會鬆懈,便大便有時會有洩漏的問題,這樣會便他們的日常生活受到影響,而且心理質素也會很大壓力。 嘉賓:家長可以怎樣幫到小朋友便秘問題? 醫生:可以向飲食方面調節,例如吃多些蔬菜生果,可以在加固時可加菜於食物中。多吃水果,例如火龍果、橙、木瓜及比較熟的香蕉等。 資料來源:https://bit.ly/2L5eMUk

doctor-avatar

Dr. TAM Yuen Shan Dorothy

Specialist in Paediatrics

2020-04-27T14:41:58

2020-04-27 14:41:58

曾偉然醫生 — 冇記性還是認知障礙症?

失憶常見於電影情節,現實中記憶真會輕易丟失嗎?人的記憶力可分為近期及長期,偶爾忘掉近期記憶或是專注力不足,嚴重記憶力下降就可能是認知障礙症,而長期記憶的喪失甚至有機會是中風、腦炎等腦部問題所致。到底近期及長期記憶有什麼分別?增強記憶力又有什麼方法?老人科專科醫生曾偉然撰文講解。 記憶,究竟是否真的那麼容易忘掉?健忘又是否患病?一起來了解一下記憶是什麼一回事。 近期記憶 就字面的意思,並不包含很久遠的事情,主要指最近幾小時到幾天的記憶。一般來說,我們體驗過的事情會在腦中的海馬體運作下暫時存檔(register),及後若該資訊被大腦列為不用牢記的事,就會從腦中消失(delete,即真的忘記)。 例如,如果問你昨天午餐吃什麼,你可能還會有印象,但問你上星期某一天午餐在那裡吃,你就很有可能已經忘記,因資訊已被delete,沒有載入長期記憶當中。 你在日常生活中,有否曾經忘記把鑰匙、手機放在哪裏?其實這都是遺忘近期記憶的情況,一般不太嚴重的,原因多是太多瑣事分散了專注力導致忘記。 近期記憶出問題或因認知障礙 不過,如果情形持續且惡化,就可能與認知障礙症(即老人痴呆)有關!早期認知障礙症的特徵就是順行性遺忘症(Anterograde amnesia),即是無法保留近期記憶,難以學習新信息,很多時會由輕微健忘開始,再逐漸嚴重,常見會反覆敍述或詢問同一件事,或者忘記重要的約定等。 長期記憶 與近期記憶相反,長期記憶就是深深印在腦海的記憶,即是被大腦自行判斷為重要而不能忘掉的事情,例如特別日子(結婚周年、情人生日),因應內容特性可再歸納出不同種類的長期記憶: 1. 事件記憶:一些個人經驗或事件的內容情節 2. 語意記憶:語言詞語的意思或知識的運用 3. 程序記憶:經長時間練習而學成的,如駕駛、彈琴等 腦部受損會忘記長期記憶 電影中常見有主角在車禍、撞到頭後,忘掉了某些重要記憶的情節,很多時就是長期記憶出問題,如《賭神》中周潤發在跌倒後忘記了自己的身分,卻仍然會「變牌」,可能就是喪失了部分事件記憶,但卻沒損壞程序記憶的情況。 長期記憶出現問題,多數是腦部受損引致,像是上述例子的外傷震盪,另外也可能因為中風、腦部缺氧、癲癇、腦炎(感染性或自體免疫性)、服食藥物或有毒物質(如安眠藥或酗酒);反而認知障礙症初期一般未會影響長期記憶,故患者對年代久遠的事情細節,尤其如逃難、戰亂等震撼體驗,反而記得一清二楚。 至於患者能否像電影主角般奇蹟地恢復記憶,就要視乎導致失憶的病因及治療情況等,只是再撞一下頭就復原的情節,基本上是沒有根據的! 如何保持好「記性」? 明白了記憶是什麼,就知道「醉生夢死」的確只是一個玩笑,更可能只是一瓶烈酒,令不勝酒力的黃藥師「斷片」罷了。而現實中,亦不是人人都想遺忘,也有不少人希望「記性」好一點,以下有兩個有助增強記憶力的活動: 1. 動腦活動:例如常說的打麻將,有助維持大腦活動 2. 帶氧運動:幫助腦部血液循環 最後,要預防記憶力出現問題,最重要當然就是避免腦部受損害,戒除濫藥、煙酒等不良習慣;如果察覺自己的記性持續出現問題時,就要及早求醫,以排除各種病因,特別是長者更需要作出認知障礙評估。 資料來源:https://bit.ly/2VDZz2k

doctor-avatar

Dr. TSANG Wai Yin Kevin

Specialist in Geriatric Medicine

2020-04-23T15:20:22

2020-04-23 15:20:22

林緯遜醫生 — 檢測復陽或因假陰性所致 解構新型病毒檢驗方式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數月,早前本地著名的男高音莫華倫亦傳佈確診。然而,該個案卻有些特別之處,本次電台節目邀請了感染及傳染病專科林緯遜醫生出席電話訪問,討論相關個案的情況。 訪者:莫華倫的個案在本地確診之前,已經曾在泰國證實確診。他雖然是香港居民,但早前曾到訪美國,之後再到過泰國,在3月初時確診,在當地治療後被驗出陰性並返回香港。為什麼現在又被驗出陽性呢?為什麼會有「復陽」的情況出現? 林醫生:其實這個現象在中國內地等報告都曾經出現過,很有可能是過程中間的測試有「假陰性」的出現。我們現時知道發病兩、三星期後出現陰性結果,很多時候反映病毒數量不斷減低,去到那個階段雖然測試的敏感到較高,但是測出來樣本的量或本身鼻咽或喉嚨的分泌情況都會對結果有所影響,形成「假陰性」的情況,即病毒依然存在,但只是因為測試或樣本不足夠所致。因此,所謂的「復陽」就像是一個捕風捉影的階段,去到疾病較後期的情況。其實這類個案並不罕見,本地亦同樣有相關案例。 訪者:即使在這種情況,患者其實未康復,體內仍存有病毒,但只是該次檢測未有測中,是這個意思嗎? 林醫生:可以這樣說,不過我們常說的病毒測試是指測試病毒的基因,譬如測試到病毒基因,便說病毒是有存在。但是,這不代表病毒是處於存活的狀態,即俗話說的「死病毒」或「病毒屍骸」,只是偵測到殘留的病毒,其狀態已經缺乏感染的能力。 訪者:以現在莫華倫的情況推論,他這次再驗出的病毒有可能只是「屍骸」,未必再會有傳染性? 林醫生:的確有這機會。因為在報導中指他已經沒有病徵和病狀,所以現時觀察的復發或再感染都是由病徵病狀主導,如果完全沒有病徵病狀,或電腦掃描及X光發現肺部處於康復狀態,更甚加上在血液抽取時發現有抗體存在,便很有可能是已經康復,只剩餘殘留的病毒。 訪者:但是好像很難單靠沒有病狀而判定沒有傳染性,因為有很多隱形病人都沒有病狀,但他們傳染能力都很高。 林醫生:有少少不同,新型病毒一般發病去到第五日便處於最高峰。而你剛才所說的沒有病徵或很初期未出現病徵的病人傳染力較高,而到了後期傳染力便會相對較低。而我們現時的做法,會相隔24小時有兩個陰性的樣本才批准出院,屬於十分保守的做法。實際上,當病毒超過兩個星期,特別是有入院治療並情況有改善之後,其實大約一至兩星期後感染力已經會大大減低。 訪者:莫華倫的個案在泰國留醫接近三個星期,當中曾檢驗過三次均驗出陽性,直至4月11日驗出陰性然後批准出院返港。想問醫生驗到一次便返港這些情況合適嗎?還是要驗出兩次呈陰性才應該讓他返港? 林醫生:檢驗兩次是較好和較保守的做法,香港和大部份地區都是以此作為標準。剛才都提及到檢驗的原理,檢測到一次呈陰性代表病毒量相當低,所以風險亦會較低。但是,有關新病毒的研究數據還在逐漸推出,所以在未能完全了解病毒的情況下,所以兩個樣本都屬陰性才批准出院是最保險的做法。 訪者:感覺泰國的檢驗方式很粗疏,多次檢驗出陽性後,只驗出一次陰性便許可病人出院甚至離境,就像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林醫生:的確,泰國的做法和現行大部份地方的做法是有所偏差。 訪者:醫生提到莫華倫的情況很大機會是起初驗出陰性時未夠準確,驗不出病毒。但是會否有再次染病的可能性?還是理論上曾經被新型肺炎感染過會有抗體,不會再次受到感染? 林醫生:理論上是的。雖然數據有限,但多數病人一至兩星期內會出現抗體。所以如果在短期內,譬如三個星期再次受到感染,機會是微乎其微的。當然現階段無法保證百分百不會出現再次感染,但情況是的確是十分罕有。 訪者:早前中國有不少試劑在運到其他國家後發現準確度低於一半,那麼現在香港檢驗用的試劑,我們又能否保證其準確度高呢?這些試劑又是否來自中國呢? 林醫生:我們現時的測試與你所提到的試劑不同。出現問題的試劑很多時是指一些抗體測試,而並非病毒基因測試。如果以病毒基因測試而言,一般病人的病毒量可以是數以十萬計,而如果病毒基因測試做得正確,即使是幾粒病毒都能夠偵測到。只是測試本身敏感度高,如果抽取樣本的位置不正確,便未能發揮到檢驗功效。 訪者:如果要進行核酸測試,病人是否要將鼻涕吸至上腔,再噴出來才比較準確呢?還是測試位置沒有病毒,而在鼻腔口腔卻有病毒,所以檢測不到? 林醫生:現時數據發現啖是最多病毒的,其次是上呼吸到樣本,如鼻液、喉嚨、口水等,所以在香港會做深喉唾液測試。深喉唾液測試並非只吐出口水,因為早前中文大學亦有數據發現口水的病毒量較啖少數百倍。深喉唾液測試的重點是吐出鼻咽分泌和啖液,找到病毒的成功率便會較高。 訪者:最近香港連續幾日都是單位數的確診數字,讓人感覺到疫情有所好轉。你作為傳染病專科醫生,現時香港的疫情是否真的向好的方面發展?這一刻又有什麼東西值得擔心? 林醫生:我擔心的是前早復活節假期有很多人出街,而近幾日上班時都發現街上有很多人,感覺像是相約三個以內的朋友外出,以避免觸犯政府訂下的禁聚令。雖然最近有少部份的輸入個案,但當最近人和人的接觸增多,較擔心的是在未來的時間會有本地傳播的個案出現。 資料來源:https://bit.ly/2yAXCKX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4-21T15:31:32

2020-04-21 15:31:32

林緯遜醫生 — 野鴿傳染禽流感機會極微 街上見到無須過度驚慌

「其實所有義工都知道救鴿是不合法,但都沒有辦法,因為就算會被人檢控,你都不可能見死不救。」根據香港法列第139章《公眾衞生(動物及禽鳥)條例》,鴿被列為家禽,禁止飼養及餵飼野鴿。街上不時會發現受傷的野鴿,沒有獸醫及動物機構願意接收醫治,市民惟有向食環署及漁護署舉報,然而對於鴿來說是死路一條。幸而,有一班自發的救鴿義工,將受傷的野鴿帶回家嘗試醫治、給予牠們一個舒適的環境療傷,「當你發現一隻受傷的鴿時是求助無門,獸醫不會醫、嘉道理農場不會收、愛協都不理會,你就要出手救助,否則就只好看着牠死。」其中一位義工阿包於三年前在街上遇上一隻黏上「老鼠膠」的野鴿,其羽翼凋零、無法飛行,阿包因此將其帶回家清洗及照顧,成為她第一隻救治的野鴿。迄今,阿包曾救過二十多隻鴿,牠們多數是因為患鴿痘、單眼傷風等吃成藥就可康復的小毛病,或是須要餵奶的雛鳥,「其實如果沒有義工去救治牠們,牠們就只可留在街上,即使生病都只有瑟縮一角等死。」當鴿康復並有野外的生存能力後,阿包就會將牠們放回,以騰出空間繼續救治其他受傷的鴿。「其實都有擔心,將牠養至健康肥大後,就將牠放回去,外面世界是怎樣、能否生存其實都是一個未知數,有時都有一點好像送牠去死的感覺。很矛盾,但是都沒辦法。」 阿包慨嘆鴿在香港生存的空間極少,既沒有合適的食物、乾淨的食水,更受到大眾的仇視、政府的「妖魔化」—— 鴿會傳染禽流感。「其實政府都曾經出過一些文章,甚至全球很多國家都出過文章,表明鴿將禽流感傳染人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基本上沒較大機會傳染人。」 阿包覺得,義工人數之少是無法將所有受傷的野鴿都拯救,只有盡力而為。同時,最重要還是希望能教育公眾,鴿並非如細菌病毒般須要必殺無疑,牠們也是生命,在城市裏同樣須要一個被尊重的生存空間。「其實做了鴿義工這麼久,我覺得是有得着的,因為我可以將這個訊息傳開去。有些人本身很怕動物和雀鳥,知道原來鴿是可以醫可以救,他們都會願意走多一步、不再視而不見。當我願意去走出這一步,原來是可以感染身邊更多人,一起去付出這份愛,讓更多鴿可以多一個生存機會。 」 衞生署指,禽流感是由主要影響鳥類和家禽的流感病毒引致,然而,人類感染禽流感病毒的情況並不常見。自2003年開始,香港曾確診人類感染甲型禽流感H5N1及H7N9分別為22及21宗;全球確診人類感染甲型禽流感H5N1、H7N9及H5N6分別為861、1568及24宗。對於感染源頭來自何種家禽,衞生署則稱沒有相關分類數字。漁護署則指,自有紀錄以來,本港曾在 2009年經檢驗後發現一隻野鴿屍體帶有禽流感病毒。另指,本港現時並無法律規管接觸或餵飼雀鳥,若公眾人士餵飼雀鳥致弄污公眾地方,例如遺下殘餘飼料在地上,則會違反香港法列第132BK章第 4(1)條《公眾潔淨及防止妨擾規例》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指,對於人類被野鴿傳染禽流感,在全球的懷疑個案只有數宗,而在香港懷疑或確定個案均屬零。另外從數據來說,野鴿極少感染禽流感,儘管染上禽流感,再傳染人類的風險亦非常非常之低。然而,由於流感病毒有機會出現變種的風險,公眾亦應在接觸野鴿時做好防預措施,「禽流感跟現時的冠狀病毒的傳播途徑很相像,但一般來說,野鴿不會近距離向着你咳嗽,所以在街上看見也無須過度驚慌。」林續提醒,禽流感能於雀鳥糞便存活一段長時間,故此不要在接觸雀鳥或其糞便後觸摸眼、口、鼻等,並應徹底洗淨雙手。 資料來源:https://bit.ly/2wUlxoi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4-21T09:53:35

2020-04-21 09:53:35

林緯遜醫生 — 打工仔抗疫要注意

早前政府公佈了本港失業率是3.9%,創下九年來的最高。在疫情底下,失業率高確是使人惆悵,但萬一在工作期間感染新型肺炎,打工仔又有沒有保障呢?肺部受損又會否帶來長遠影響?VIUTV節目 <<今日疫情>> 今集邀請了感染及傳染病科林緯遜醫生,以及職工盟的主席和幹事,討論疫情為打工仔帶來的影響。 主持:很多人對「肺花」的認知都不高,其實「肺花」是怎麼一回事? 林醫生:「肺花」其實是廣東話的俗稱,是指肺炎在X光或電腦掃描影像見到白色的異常地方,一般是由急性肺炎造成的病變。 主持:那麼肺部纖維化和「肺花」有分別嗎? 林醫生:肺部纖維化一般是指較後期的後遺症,例如嚴重肺炎或這次新冠肺炎中的併發症 ARDS,即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當出現如此嚴重的肺炎或併發症,肺部便有可能出現病變。例如有名出現嚴重ARDS的病人,兩邊肺部影像全花掉,有枝氣管擴張及部分組織出現蜂巢狀的病變,嚴重的程度使病人肺部有永久性的損害。不過要強調的,暫時新冠肺炎的患者中有大約8成都屬於輕微,預期急性肺炎都會完全康復。在中國內地有些數據顯示,譬如SARS覆診了十多年的個案,只有4%的人肺部仍出現異常,即是大部分的患者都能康復。 主持:如果出現肺部異常或有後遺症,通常是什麼問題呢? 林醫生:主要影響了肺功能,例如肺活量,或做運動呼吸時感到氣喘及體能下降。 主持:有人說康復者就算急走兩步都會感到身體和以往很不同,情況有這麼嚴重嗎? 林醫生:如果是一些很嚴重的情況,例如剛才說到的肺纖維化,的而且確是有這可能性。但大部分屬輕微、中度的肺炎,病症康復後都預期肺功能都能夠接近大部分康復。 主持:新冠肺炎導致人心惶惶,有沒有什麼職業會更高危? 林醫生:以我個人醫生的角度觀察,最高危的當然是在醫院工作的醫療團隊,特別是在隔離病房、急症室,或需要近距離照顧病人的人員。除了醫生、護士之外,仍有清潔人員、抽血團隊等,都需要很近距離接觸病人。所以他們在醫院內的風險會較高。 主持:醫生最近又有沒有接觸一些病人,使自己內心都很擔憂有受到病毒感染的風險? 林醫生:今早都有名從事空中服務員的人求診,並接受病毒測試。所以其實有不少同行的醫生護士都會擔心。 資料來源:https://bit.ly/2RLaS6v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4-20T17:37:15

2020-04-20 17:37:15

林緯遜醫生 — 環保袋含菌量多過廁所板?

香港電台節目「新紫荊廣場」早前請來了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醫生接受訪問,討論有關抗疫期間購物袋、環保袋的衛生問題。 訪者:原來環保袋比廁所板還要骯髒,林醫生可以分析一下當中的原因嗎? 林醫生:其實環保袋的確可以有很多的細菌存在,因為在購物的時候,有時會用來袋生的東西,有時會裝熟的。當然,裝熟的東西時細菌含量一般很低,但當用作裝生的食物或蔬果時,會有很多細菌,而當中有部份甚至是可致病的,例如李斯特菌、沙門氏菌等。而很常出現的大腸桿菌則不一定會致病,其實在我們人類腸道內都有大腸桿菌,反映整體衛生情況。在我們購買生的產品時,產品有機會污染環保袋,當中的水分有機會加劇細菌滋生。 而細菌與病毒或其他微生物不同,細菌很多時候喜歡在有水分的地方生長,而離開物件或有機物後可以自行存活,並繼續複製。譬如購物後把蔬菜從環保袋取出,但細菌依然可以在有水分的地方滋生,情況與病毒不同,當細菌數量多的時候,即使是簡單接觸到便可致病。 訪者:環保袋很多時只會間中使用,如果在購買乾貨後在家中放幾日都不使用,病菌會自然消失嗎? 林醫生:首先要分清楚微生物的種類,病毒和細菌是有些不一樣的。例如現在的疫情是源於新冠病毒,當病毒離開人體,在外界存活最多三至四天。但是細菌卻有所不同,只要乎合足夠的生存條件,細菌便可以一直停留並自行生長。例如環保袋中曾裝過生的食物,細菌便可伴隨著受污染的水份和其餘的有機物慢慢滋生,數量不斷增加,而我們單憑肉眼是看不到的。所以就我個人而言,即使在疫情發生之前,我用完的環保袋都會每次清洗。 對於一些較潔癖的做法,首先是要在去超級市場購物時環保袋分開生、熟兩個,即食的食物盡量避免與生的物品共用一個環保袋,而分開生熟是關於廚房煮食的一個最大原則,從源頭便要這麼做,特別是一些蔬果要留意。事實上,一些冷凍雪藏產品的包裝上有細菌的機會不大,但蔬果表面多少都可能會有些細菌,要特別小心。 訪者:在超級市場或街市買肉的時候,店主都會用膠袋裝起,細菌會從膠袋滲出來嗎? 林醫生:並非完全防水的袋是會有滲出來的可能。以肉來說,我們最擔心的是一些絞過的、免治的肉,一般細菌量較多。如果肉檔的衛生做得不好,肉切好後亂放的話,便有機會沾上了細菌。在外國處理一些絞盤的牛肉,處理過程的風險會比較高,有時會將腸部與其他肉的部份絞在一起,容易發現大腸桿菌。因為肉類如牛肉本身含菌不高,往往是在處理過程中受到污染,而豬肉擔心的是有寄生蟲,那些便不會直接因手部接觸而感染,但要留意的是豬肉要先煮熟才進食。所以不同的食物的感染風險都會不同。 訪者:用完的環保袋直接清洗便夠乾淨嗎?要如何清洗才能徹底清除污染物呢?要多久清洗一次? 林醫生:我自己是每次用完都清洗的,但無須全面消毒或浸漂白水。我個人認為使用番梘水或平日用的洗潔精便足夠。但如果環保袋有明顯的髒物或血水,安心至上便可使用1:99的漂白水浸一浸,但無須全部情況都這樣做。 資料來源:https://bit.ly/2VDCeg6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4-20T12:30:12

2020-04-20 12:30:12

林緯遜醫生 — 飲食調控身體酸鹼值防疫屬謠言

新型肺炎肆虐,有關防疫的假新聞、謠言滿天飛。近日社交媒體流傳一段錄音,聲稱有傳染病學醫生指出,因新型冠狀病毒忌鹼性物質,防疫關鍵是把體質維持「弱鹼性」,錄音建議不要飲用本港某幾種牌子的樽裝水,並呼籲市民多吃蔬果,少吃肉類,因肉類分解後的蛋白質帶酸性。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今於電台訪問澄清,訊息屬假新聞,當中混雜了真假資訊,「聽落好似啱喎,食適量嘅肉,健康飲食,但跟住就混雜咗一堆其他嘢」,何批評訊息擾亂市民常識,對抗疫「一啲幫助都冇」。 何栢良昨於社交網站發聲明,否認短訊的錄音人是他,懷疑有人假冒其聲線發佈假資訊。錄音訊息提及,病毒由蛋白質構成,被薄薄的脂肪層包住,「脂肪點樣消滅?平時大家洗碗、洗手都知道,點樣讓啲油膩嘅嘢被清潔呢?一定係用鹼性嘅嘢。」錄音建議透過飲食習慣,改變身體的酸鹼度對抗病毒。何批評,進食鹼性食物能抗病毒毫無科學證據,「邏輯上,病毒感染嘅基理亦係冇基礎」。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亦指,訊息滲雜真假資料,容易混淆視聽。他更正,病毒同時怕酸亦怕鹼,故環境的酸鹼度會影響其存活率,但人體有機制調控酸鹼值於正常水平,不會受飲食習慣影響,「除非你有病,或者飲大量化學物,身體嘅酸鹼度先會偏埋一邊」。 林又指,維持多菜少肉的飲食習慣對身體有利,但訊息提及多飲用「還原水」、「純天然礦泉水」,不要飲某品牌樽裝水的建議,則沒有科學根據。他質疑,疫情爆發以來不斷有類近的假訊息流傳,懷疑是水商的傳銷手法,「可能想sell嘢」,呼籲市民勿輕易中計。 資料來源:https://bit.ly/3cIy0uL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4-20T10:46:44

2020-04-20 10:46:44

林緯遜醫生 — 瑪嘉烈醫院負氣壓設施故障 感染風險不大

瑪嘉烈醫院照顧武漢肺炎確診者的傳染病中心,上星期(3月13日)3時發生故障,有關負氣壓設施一度變成非負氣壓,半小時後才正常。惟衞生防護中心記招上,醫院管理局總行政經理(醫療成效及科技管理)庾慧玲醫生未有主動交代此事,在傳媒追問下始承認。至晚上約10時半,醫管局始發聲明,指涉事屬傳染病中心7層病房的冷氣系統及負壓抽風系統,曾停頓5至34分鐘,受影響包括69名病人,當中44人為武漢肺炎確診者。 晚上約10時半,醫管局始發聲明,就今午瑪嘉烈醫院傳染病中心一系病房負氣壓設施故障交代,指事發於今午2時55分,機電工程署外判維修員於傳染病大樓維修冷氣系統,其中7層病房的冷氣系統及負壓抽風系統突然停頓,為時5至34分鐘,至3時34分恢復。 瑪嘉烈醫院初步調查,受影響樓層的負氣壓設施病房均設有雙重門,涉及69名病人,包括44名武漢肺炎確診者,其餘病人包括懷疑個案及其他傳染疾病患者。 院方指,所有樓層員工在受影響期間均採用合適的保護裝備,事發時沒有醫護人員在該樓層進行任何高風險醫療程序,負壓病房內的病人亦沒有離開病房,相信造成感染風險很低。院方已通知醫管局總辦事處,並要求機電工程署調查及盡快提交報告。 瑪嘉烈醫院傳染病中心為香港首間傳染病醫療中心,經2003年「沙士」一疫後興建,以應付大型疫症爆發及保障巿民健康。庾慧玲今午在4點半記者會上表示,局方是剛收到消息,仍在整理緊資料,又指病人一般於病房內須戴口罩,醫護人員亦有佩戴裝備,相信可減輕影響,但仍需視乎有甚麼類型病人於病房內。 傳染病專科醫生:病毒有機會流出走廊 機電工程署回覆《蘋果》查詢,指今天下午約3時,瑪嘉烈醫院傳染病中心(S座)中央空調控制及監察系統一個路由器出現不正常情況,需要進行緊急維修,其間有負壓病房受影響。經搶修後,約半小時內有關病房已回復正常運作,事故的原因仍在調查中。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稍早前接受本報訪問指,暫不清楚瑪嘉烈醫院的負壓病房故障出在哪個位置,一般若氣壓有問題,警報系統會響起。他評估最壞情況是剛好在那30分鐘內有確診病人正進行高風險如抽痰程序,病毒有機會由負壓病房流出走廊,污染環境,惟若醫護人員有佩戴N95口罩,相信感染風險不大,因新型冠狀病毒不算能有效率透過空氣傳播,但負壓病房外所有地方應馬上進行徹底消毒。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主席馬仲儀形容較少見涉及中央系統的故障,若曾導致多間隔離病房換氣或負壓度不足,醫管局應調查該30分鐘內有多少間隔離病房曾打開門,導致帶病毒的空氣有機會流出病房其他位置,「好視乎嗰半個鐘同事知唔知道系統break down咗,如果佢哋知道而又冇打開隔離病房道門,密封住啲污糟空氣,影響就不大 。」她指如醫管局發現有關失誤對同事造成感染風險,應盡快公佈,同時盡快進行環境清潔。 網上傳抽痰機維修前未曾消毒此外,網上有傳醫管局負責維修抽痰機、探熱機等人員指相關機器於維修前未曾消毒,維修員擔心因此而受感染。庾慧玲表示,未接獲相關投訴,並指會先了解情況,並指一般情況下,會為視乎人員工作地方,提供適合裝備。 資料來源:https://bit.ly/2VlA9GD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4-17T17:17:10

2020-04-17 17:17:10

林緯遜醫生 — 亞博館檢疫空間受限 前期措施反應太慢

政府3月20日起於亞洲國際博覽館設檢測中心,機場抵港人士若有病徵須即做檢測,當日機場有6,427人次入境。大半個月後,機場每日不足900人入境,但當局仍未能安排全部人留在亞博館測試及等化驗結果。衞生防護中心稱,亞博館每日只能容納不多於400人做測試;但行政會議成員及傳染病專科醫生均認為,亞博館尚有空間收容更多人,應盡快啟用,收容所有抵港者。 港府4月5日因應滯留秘魯人士返港,首度要求他們留在館內接受測試及等候結果,呈陰性者才准返家繼續檢疫,當日機場入境人次為813人,相較3月20日大跌87.4%。上述措施4月9日擴闊至英國抵港者,當天機場有456人次入境,再跌44%。 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宣佈,措施明日再擴至美國、歐洲抵港人士,隨即被追問為何對象不是所有入境者。她稱,因「地理限制」,亞博館每日只能容納不多於400名旅客檢測;又稱「唔想太多人喺度等結果」,故先安排英、美、歐洲等患者較多的地區返港人士,等到有結果才准走。對於食衞局長陳肇始表示,要求所有人等結果的措施是港府「短期目標」,張沒正面回應何時實行。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指出,沒病徵的患者比率不斷上升,政府會爭取盡快實行上述目標。他認為,亞博館過去數周能及時處理檢測者,加上館內尚有很多空間,適合收留更多人,相信亞博館仍會是主要檢測站,不需考慮其他地方。但他指,衞生署人手短缺,若提升收容人數至1,000人,人手或要加倍;加上要考慮收集、送交樣本化驗的時間,相信日內未必能推行,但同意應盡快做。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則認為,港府反應太慢,沒早於全面「封關」之時,就安排所有機場抵港者留在亞博館等結果,結果很多留學生感染個案,都是家居檢疫期間才被發現,部份甚至出現二代傳播。他指,越遲找出隱形病人,社區傳播機會越高,「呢一波疫情雖然頂住咗,但政府好明顯做漏、做遲」,希望政府吸取教訓。 資料來源:https://bit.ly/34Jh3xf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4-17T12:25:28

2020-04-17 12:25:28

林緯遜醫生 — 新病毒可在糞便存活數天 家居清潔需注意

新冠肺炎爆發以來,污水的處理問題都使大家十分擔心。早前有研究指病毒在康復者的糞便能存活多天,所以要加強家居方面的清潔。香港電台節目 <<新紫荊廣場>> 早前邀請了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林緯遜醫生,和大家討論這方面的意見。 訪者:為什麼病毒會殘留於糞便入面,並通過糞便排出? 林醫生:首先大家要明白的是,根據以往包括SARS的冠狀病毒經驗,病毒的確可以在人體殘留一段很長的時間,並可從糞便排出。新型冠狀病毒都有數據顯示,有病人呼吸道已經沒有病毒,但大便內仍有病毒存活,並可以在大便排出後繼續存活一段時間,推算可以存活至數日。當然,病毒可以在人體內存活更長的時間,但排出後依然可生存數天。 因此,我們會較擔心一些個人衛生做得不足夠的人士,例如去完洗手間沒洗手,或洗手時雙手周圍觸碰,都有機會不慎沾染到病毒。現時知道病毒除了可以在污水或糞便存活外,洗手間的表面例如一些不銹鋼、玻璃、塑膠等較平滑的表面,病毒都可以存活約3-4日。如果有病患者大便存有病毒,而衛生又做得不好時,病毒便有機會污染了附近的環境,並停留數天,增加共用人士的感染風險。 訪者:大便如廁後沖廁時我們可能會選擇蓋上廁板,以免飛濺,但廁板蓋和周邊位置有機會受污染嗎? 林醫生:蓋上廁板沖廁實屬公德心的問題,特別是家居以外有機會與他人共用的廁所。在沖廁的時候,由於力度和壓力的關係,有機會將坐廁內的污水霧化,使病原體污染附近的環境,如坐廁的塑膠表面,或廁格的其他表面。而病毒的殘留時間都比較久,即使殘留一至兩天,共用的廁所都可以被多人接觸到,帶來傳播風險。 訪者:小便會殘留病菌嗎? 林醫生:現時未有數據顯示小便會殘留新型病毒。 訪者:如果大便如廁後忘記蓋上廁板,我們可如何清潔? 林醫生:其實新型病毒可以使用一般的家用清潔劑殺死,當然最有保證的是1:99的漂白水和酒精消毒,都可以很快殺死病毒。我們建議在金屬表面使用酒精,在其他合適的表面才用漂白水清潔。由於新型肺炎是源於病毒而非普通細菌,所以漂白水需要停留一段短時間才能有效消毒,所以使用漂白水時要留意的是在拭抹後要風乾約10分鐘,不能太心急用水再清洗。 訪者:還有什麼剛才沒有提及的事項要留意? 林醫生:由於疫情可能仍會維持一段時間,所以大家都很容易疲倦,很難做到每天都清潔家居所有角落。所以在清潔時要特別留意一些很常觸碰的表面,例如洗手間、水龍頭等位置,要較常消毒。 資料來源:https://bit.ly/2XJISUW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4-16T16:50:24

2020-04-16 16:50:24

陳柏滔醫生 — 銀屑病惡化成關節炎 新藥改善皮屑與關節痛

銀屑病俗稱「牛皮癬」,患者皮膚會增厚變硬及皮屑不斷,嚴重影響工作和社交生活。風濕病科專科醫生陳柏滔指,當中三分一患者更可能惡化成「銀屑病關節炎」,關節會長期紅腫發炎甚至變形,疼痛難耐。 傳統藥物治療關節成效不俗,但難以處理皮膚問題。陳醫生指新藥物如口服標靶藥和生物製劑同樣屬「治本藥物」,能夠在短時間內控制病情。「對病人來說,越早控制病情減少發炎,越能減低關節變形及提高復原機會。」 免疫系統攻擊自身皮膚關節銀屑病關節炎被界定為「風濕病」,與類風濕關節炎和紅斑狼瘡症相類近,屬長期病。陳醫生指銀屑病關節炎主因是免疫系統失衡。「病人的免疫系統通常活躍得來又亂,於是開始攻擊皮膚和關節。」 陳醫生指此病舊稱「牛皮癬」,「癬」一字卻容易令人誤會具傳染性,故近年改稱銀屑病。「病人的皮膚生長周期極快,因而製造出大量死皮,輕輕一掃死皮就會剝落滿地,銀屑一字就是這個意思。」陳醫生解釋,正常皮膚生長周期為七天,患者皮膚因受到免疫系統攻擊,可能一至兩天已完成周期,除了皮膚生長速度過快,還會引致發炎、紅腫、發熱,少部份人或出現痕癢或疼痛,患處常見於頭頂、肚臍、臀部、手肘和腳 。陳醫生指不少人患上銀屑病幾十年,時而痊癒時而復發,壓力大時情況容易變差。 指甲凹陷及甲床增生屬警號銀屑病在香港不算普遍,只佔總人口約0.3%。但三分一患者可能於五至八年內患上銀屑病關節炎,常見發病年齡為30至50歲。「視乎免疫系統的攻擊有多嚴重,部份患者病情較輕,可能只影響頭髮、手肘、肚臍附近的皮膚。假如免疫系統活躍程度持續加劇,可能會開始攻擊關節,導致關節長期發炎,出現嚴重關節痛。不過,也有部份病人先出現關節發炎,之後才出現皮膚問題,令診斷較為困難。」 陳醫生指銀屑病關節炎的主要病徵,包括「寡發性關節炎」,即不對稱、少於4個關節發炎。此外,肌筋腱病變亦是常見的前期病徵。「研究發現,若銀屑病患者的指甲出現病變,如指甲凹陷、指甲離開甲床、甲床增生等,亦較易發展成銀屑病關節炎,因為這意味着免疫系統失衡程度較嚴重,往後便會攻擊關節。」 銀屑病與其他風濕病的共通之處,是跟遺傳有關,患者很多時會同時患上強直性脊椎炎和其他器官病變,例如發生在眼睛的虹膜炎(前葡萄膜炎),令視力模糊、怕光,嚴重更可能失明。如病情控制不善,更有機會影響腸胃,引致腸炎。 透過分類及計分方法診斷診斷方面,陳醫生指銀屑病關節炎並無單一測試,即使進行X光檢查,亦未必能夠反映發病首半年的病徵。因此診斷時會用到分類及計分方法,如病人有否出現關節炎,例如周邊關節發炎、脊椎發炎、肌筋腱發炎、指炎等,以及病徵出現六星期或以上;再加上以下條件:患有銀屑病、或曾患銀屑病現已痊癒,或有家族病史,則很大幾會是患上銀屑病關節炎。 銀屑病關節炎的治療主要針對皮膚和關節。陳醫生解釋:「如果只是皮膚問題且不太嚴重,通常會處方類固醇藥膏;如果反應不理想就可能須要照紫外光燈。若皮膚問題嚴重,或者免疫系統已攻擊關節,便要進入『系統性治療』,當中分為傳統藥物、生物製劑及口服標靶藥治療。」 傳統藥物對皮膚沒太大成效傳統一線藥物為「甲氨蝶呤」,不少風濕病也會用到此藥。陳醫生指甲氨蝶呤可大範圍控制免疫系統,對醫治關節來說成效不錯,但對於治療皮膚、肌筋腱連接點的發炎、指甲病變則沒太大成效。「部份患者可以只服用甲氨蝶呤,控制好炎症,減少關節變形機會。」 甲氨蝶呤屬抗癌藥,從前主要用來醫治淋巴癌。「其藥理機制是透過控制葉酸的新陳代謝,從而控制發炎因子。但正常的細胞如毛囊、口腔中的黏膜亦是靠葉酸的新陳代謝來運作,部份患者或會出現甩頭髮、生痱滋、惡心等類似抗癌藥的副作用。因此用藥時醫生要觀察患者的血球和肝酵素指數。」另外,由於甲氨蝶呤的藥量要慢慢遞增,通常用藥數星期後才達到標準份量,再等數星期才見到效果。 新一代藥物療效快副作用少陳醫生透露,在未有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前,當病人服用甲氨蝶呤後成效不理想,一般會配合其他二線藥物,而現時則會建議病人配合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使用。根據國際指引,甲氨蝶呤仍然是治療銀屑病關節炎的首選藥物,如病人在使用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後病情受控,亦可轉用甲氨蝶呤,以減少金錢上的負擔。 「近十年來,科學家發現銀屑病或銀屑病關節炎是由於免疫系統製作過多發炎因子。生物製劑是蛋白劑,屬於抗體,使用時透過皮下或靜脈注射。當生物製劑進入身體後,便會黏着發炎因子,令它無法影響皮膚或關節,並在短時間內控制病情。」 而口服標靶藥是在細胞的層面上控制發炎因子,陳醫生解釋:「有研究發現,發炎因子須要酵素才能進入皮膚和關節的細胞,再發展成炎症。口服標靶藥在細胞中把關,即使身體有很多發炎因子,亦將其排拒在外。」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較能針對性控制免疫系統失衡,並減少攻擊正常的免疫系統,因此對比傳統藥物,其副作用較少,效果亦較快和明顯,在治療皮膚、肌筋腱上亦十分理想。 口服標靶藥短時間改善炎症陳醫生分享,曾有位病人患了牛皮癬近十年,最近兩三年關節開始發炎,確診患上銀屑病關節炎,服食傳統藥物也未能受控。「患者從商須要經常見客,皮屑太多令他不敢穿深色西裝。我們決定為他進行進階治療,並為他分析口服標靶藥和生物製劑的優點及缺點。」陳醫生指病人經常要外出工幹,打針對他來說相對困難,「患者經常搭飛機,生物製劑在運送過程中必須雪藏,比較麻煩。最後我們建議他服食口服標靶藥,用藥後他的痛症在兩三星期內已受控,毋須再服食止痛及消炎藥,關節紅腫約二至三個月復原。」 除了紓緩了關節問題,患者的皮膚問題也得到解決。「口服標靶藥主要用於控制關節炎,研究顯示亦對改善皮膚發炎有所幫助。患者用藥兩個多月,頭頂上的紅色牛皮癬開始減淡,亦少了頭皮屑。他表示現在就算要坐上深色的大班椅,也不須太擔心會留下皮屑。」 陳醫生表示服用藥後既可控制關節炎亦可改善皮膚問題,令患者喜出望外。 資料來源:https://bit.ly/2VbgcSQ

doctor-avatar

Dr. CHAN Pak To Eric

Specialist in Rheumatology

2020-04-16T13:01:57

2020-04-16 13:01:57

林緯遜醫生 — 超市商店佈滿病毒 外出後做足措施

疫情愈來愈嚴峻,「隱形病人」隨時在身邊。雖然大家已實行在家工作、減少外食、限制聚集,但日常難免要購買食物和日用品。網上流傳短片,一名女士在澳洲超市內向香蕉吐口水;沙特阿拉伯有確診男子在超市向手推車及大門旁吐口水。 街市、超市、商店內陳列貨品,路人甲摸一摸,路人乙打噴嚏,路人丙口沫橫飛講電話……會否已沾上病毒?大家如何自保?又如何不讓自己成為驚弓鳥? 國際醫學期刊《新英倫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研究顯示,新冠病毒可在塑膠和不鏽鋼表面停留72小時。超市手推車、商舖陳列貨品,甚至外買膠盒,都隨時沾有病毒。買完餸和日用品,或叫外買飯盒,到家是否要拆袋、拆盒、消毒?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食品與健康科學學系副教授方麗影,兩位專家逐一拆解當中的疑慮。 疑慮一:超市手推車、購物籃、貨品人人碰過,觸碰前消毒過才安心! 林:《新英倫醫學雜誌》於上個月發表研究顯示,新型冠狀病毒能夠以氣霧(aerosol,或稱氣溶膠)狀態存活至少3小時;如果病毒留在硬紙卡上,存活時間不多於24小時,在塑膠和不鏽鋼上則可存活2至3天。新冠病毒主要通過飛沫、接觸傳播,如觸摸帶有病毒的表面,然後觸摸自己的眼睛、口鼻,便可能受感染。 如商舖貨品包裝沾到病毒,理論上有接觸傳播風險,但風險相對低。因為傳染病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是病原體數量,日常生活並不需要一個無菌的狀態,一般的「清潔」已能夠將病原體數量減低,不一定要「消毒」。病原體數量少,便不會構成傳染病。 購物前後潔手 少接觸貨品 所以,最重要是清潔雙手,特別是觸摸眼睛、鼻子、嘴之前。若要把街外任何東西如超市購物籃、巴士扶手、港鐵椅子全都抹過,實際上難以做到。潔手比起抹購物籃、包裝盒更重要!在超市購物前後都要潔手,亦應避免在貨架前東挑西揀,買哪樣就拿那樣,減少用手接觸貨品。另外,在處理食物包裝、取出食物後及用餐前,用肥皂和水洗手至少20秒。 疑慮二:店舖內的蔬菜、水果暴露空氣中,隨時沾有病毒,一定要用清潔劑冲洗。 方:市面上標榜用來清洗蔬果的食品級消毒劑,成分通常是次氯酸鈉,即家用漂白水的有效成分。食品級消毒劑的次氯酸鈉純度較高,成分單純,不含其他雜質,較安全。不過,單在蔬果表面噴上消毒劑,不能完全殺菌,應浸泡10至30分鐘,之後倒去消毒水,放在隔篩待乾。原因是殺菌過程需要時間,才能將細菌的細胞破壞,從而抑制細菌。 以流動清水冲洗浸泡即可 其實,以流動清水冲洗或浸泡蔬果5至10分鐘,視乎蔬果數量多少;重複冲洗或換水3數次,並用手攪動製造漩渦,增加清洗摩擦力,便能有效將食材表面的污染物洗走。不要濫用消毒產品,以免助長細菌產生抗藥性。 林:不單止因為疫情,平時都需要清洗水果!水果的原產地可能有病原體,而運送過程或者貨架上亦都可能滋生細菌。有人覺得厚皮水果反正不吃皮,毋須清洗;但是切開水果時,有可能把外皮細菌帶進果肉。因此,就算不連皮吃也要洗一洗,洗掉細菌、病毒和殘餘農藥。理論上,清水已能夠冲掉水果表面大部分細菌、病毒,但由於疫情比較嚴峻,清洗水果時可以加少許清潔劑或梘液,較容易清除表面污垢。 有一點要注意,經食物傳播的疾病大多由細菌引起,所以食品級消毒劑都是針對細菌為主。如果產品標明是「殺菌」,這只是代表殺滅細菌而不是病毒,亦未必有實證支持能夠殺滅病毒,或是對新冠病毒起作用。 疑慮三:疫情期間,避免食沙律、魚生。 林:香港大學最近一項研究發現,新冠病毒在高溫環境下存活時間較短,於37℃下可存活兩日,在56℃則可存活30分鐘。因此,外賣買回家後翻熱會比較穩妥。 外賣1小時內食用 翻熱更佳 未經煮熟的食物如沙律、魚生,如果受到病毒污染,表面或會有病毒存活。但要留意的是,不是魚生本身有問題,其他食物在處理過程中都可能會沾染病毒。如果製作過程衛生可靠,理論上食魚生的風險不會特別高。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指出,目前尚無證據顯示食物或食物包裝與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有關,亦未有證明食源性接觸(foodborne exposure)是新冠病毒傳播途徑之一。 方:細菌可以自行繁殖,數量以幾何級數增長,1變2,2變4,4變8,8變16……細菌附在食物表面,食物提供水分、溫度、營養讓細菌繁殖。但病毒無法在物質表面自行繁殖,只能在生命活體內繁殖。當人接觸到依附在表面的病毒,再觸摸眼、口、鼻,便有可能受感染。 食物會否在沒有清洗、加熱等處理,增加感染風險呢?應該是細菌性感染風險較大。以沙律為例,沙律有不同食物源如肉、蔬菜、沙律醬。細菌萬一依附在沙律上,在室溫環境下,細菌可以自行繁殖,當菌量高達某一數量時,就能引起食物中毒。如果擔心食物在處理或者運送過程中受到污染,叫外賣選擇經加熱的食物較沙律安全。但市民亦不要過分擔心,應合理合情、理智地面對疫情。 外賣買回來後,應在1小時內進食。無論冷或熱的食物,都要盡快食用,因為存放太久,口感與衛生情况都不理想,細菌增長會增加食物中毒的風險。如非立即食用,可先放在雪櫃冷藏,進食前經高溫加熱處理,切勿放在室溫。 疑慮四:街市很污糟,傳染病毒風險高! 林:以新冠肺炎來說,街市和超市的傳染風險相若,因為環境衛生並非致病因素。至於其他傳染病,街市的傳染風險可能較高,因為其污水處理、垃圾和乾淨食物分隔未必做得好,引起腸胃炎的細菌和病毒容易散播。 疑慮五:每次買完餸回家,都要清洗環保袋。 方:環保袋需要勤清洗,尤其是被菜汁等污染物弄髒。環保袋、食物器皿、餐具,都是間接傳染的媒介,可引起交叉污染(cross-contamination)。如果外賣盒邊有汁液流出,放置一段時間後,菌數含量高便有可能交叉污染食物。 林:即使沒有疫情,一般情况下仍需要定期清洗環保袋,每次用完可用梘液清洗。 資料來源:https://bit.ly/2XDK6kk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4-16T12:09:44

2020-04-16 12:09:44

林緯遜醫生 — 禁聚令下人流逼爆郊外 抗疫疲勞原形畢露

新冠肺炎疫情仍持續,踏入復活節長假期的第3日之際,不少人難抵留在家中之苦,趁假日到郊外遊玩。西貢市中心下午人頭湧湧,不少人都到食肆午膳,或再轉乘巴士到黃石碼頭。有來西貢行山的市民表示,困在家中太久,所以趁機到郊外遊玩,強調會全程戴口罩作防備。衞生防護中心顧問醫生兼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提醒市民勿掉以輕心,若復活節期間「大家出去玩」和聚會,一兩周後將會得知有否引發大規模感染。 今日中午,西貢碼頭一帶的海鮮酒家、茶餐廳生意暢旺,露天位置幾乎坐滿。記者所見,食肆大多遵守規例,每枱最多4名食客,枱與枱之間相距一定距離,部份枱更設白色膠板分隔,亦有不少人聚集在碼頭附近購買海鮮等。 不過,有食肆雖然每枱只限坐4人,但枱與枱之間十分緊逼,記者目測其相距不足1.5米,涉違反規例。不過美食當前,食客沒有理會,紛紛除下口罩,大快朵頤。另有食肆疑受限坐令影響,令店內坐位減少,變相市民需要排隊等候入內。店外排長長人龍等候入內,惟排隊市民大多都有佩戴口罩。 另外,在西貢海濱公園內,有不少中年大叔下棋,並引來其他阿叔圍觀。高峯時,計及下棋的人士一度超過6人,有大叔於圍觀或下棋時更拉低口罩。上述情況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現場未見有職員上前勸阻。 行山友揀中高難度路線避人群 至於巴士站,往北潭涌、萬宜水庫的94線最長龍,平均逾20人等候上車,每架巴士的座位幾乎坐滿,不少人更帶備地墊等行山設備。 梁小姐與3名朋友準備乘巴士往北潭涌行山,她指,西貢的景色怡人,她與朋友挑選中上難度的遠足路線,「應該少人行啲,接觸少啲人」。她表示,留在家中多日,恰巧與朋友今日有空,便約定一同行山,強調全程戴口罩,並會用酒精搓手液清潔雙手,「見到人多都會行遠啲」。 同樣往北潭涌行山的賴小姐亦認為,比平日多人,她由從旺角乘車來西貢,笑稱西貢比旺角多人。但她慨嘆:「留咗係屋企好耐,今年第一次出街」,故想到郊外走一走。她指出,因擔心疫情,所以會全程戴口罩,保持衞生。 往萬宜水庫的黃先生同樣表示,不少娛樂、康文署設施已關閉,所以只好到郊外鬆一鬆,「曬吓太陽都可以增加抵抗力」。他由沙田來,巴士站大排長龍,等20分鐘才可上車,直言西貢比他預期更多人。他指,依從政府抗疫指引,大部份時候也戴上口罩,與其他行山人士保持距離,用動作代替開聲打招呼,「如果附近冇人,先會除低(口罩)」。 石澳泳灘人滿為患除了西貢逼爆外,《蘋果》記者今午到石澳泳灘視察,沙灘人滿為患,太陽傘更幾乎遍佈整個沙灘,也有少女無懼疫情除下口罩曬太陽、玩水,亦有一家大細在泳灘享受家庭樂。而前往石澳泳灘的巴士更迫爆,排隊人龍無間斷;石澳泳灘的停車場同樣迫爆,不少私家車都要輪候車位。 至於大浪灣及龍脊同樣擠滿郊遊人士,不少人都無罩行山。漁護署早前宣布所有郊野公園露營地點及燒烤場延長關閉至本月23日,現場所見,燒烤場被圍封,沒有遊人違反禁令進入燒烤場範圍。不過,在市區的康文署場地,即使有膠帶圍封,仍有不少市民無視禁令,進入有關設施做運動。 市民不減社交活動 或致爆發危機張竹君在記者會上表示近來行山或聚會的市民增多,由於香港一直有輸入性個案,若市民進行家居隔離,可減少「二代傳播」。在本地個案方面,張竹君指目前監察系統不是百分百捕捉到所有個案,亦無法肯定本地傳播鏈已完全中斷,因此要依靠監測及市民自發求診,在拿到樣本後才可得知。在本地個案隱性患者方面,如市民仍不減社交活動,自然會增加爆發危機。張竹君稱現在不會得知是否出現爆發危機,唯有於一或兩星期後才可得知有否引發大規模感染。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亦指,留意到復活節假期期間多了市民外出,強調病毒不會休息,市民不宜對疫情鬆懈,應繼續保持社交距離。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認為,港人的「抗疫疲勞」在復活節假期下原形畢露,只抱着到郊外呼吸新鮮空氣的心態,忽略了郊遊期間乘坐交通工具、吃飯的時候,病毒傳播的風險與平日一樣。他指,除非市民在行山、踩單車、郊遊期間全程戴口罩,否則身邊人若有病徵,自己隨時成為密切接觸者,代表有很高的感染風險,呼籲市民盡量忍耐。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亦稱,留意到很多郊遊地點迫滿沒戴口罩的市民,感到非常擔心,若當中有隱形病人,隨時引發新一波傳播;此外,深水埗黃金商場等走廊狹窄的室內地方,近日亦人流密集,容易增加傳播病毒機會。他呼籲市民,在復活節假期的最後一天,「如果冇必要,真係唔好出街,留喺屋企一日」。 資料來源:https://bit.ly/2wNoyqA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footer-info

CLINIC LOCATIONS

Central Specialist Centre

Room 2601-2604, 06, 26/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Tsim Sha Tsui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Paediatrics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Kwun Tong The Quayside Clinic

Shop 7, 2/F, The Quayside, 77 Hoi Bun Road, Kwun Tong, Kowloon

Ophthalmology Specialist Centre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Central General Practice Clinic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whatsapp-footermessenger-footerfacebook-footeremail-footer

With care we serve. Copyrights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hiron Healthcare Group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