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search
2020-03-13T12:01:54

2020-03-13 12:01:54

林緯遜醫生 - 打工仔又要逼車 搭車提防8個病菌「重鎮」

本港新型肺炎確診病例「破百」,且未有遏止的迹象,但公務員與私人機構已陸續復工,打工仔重回辦公室工作,意味重返「逼巴士」、「逼地鐵」的日子。巴士、地鐵等公共交通工具每日接載大量乘客,大批人逗留在封閉的乘車空間一段時間,令公共交通工具成為高危感染場所之一。為免中招,打工仔搭車有甚麼要注意?一齊聽聽感染與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的意見吧! 林醫生指,新型冠狀病毒主要靠飛沫與接觸傳播,平日乘車,大家都已習慣戴口罩,即使有帶病者咳嗽,口罩基本上已能阻擋大半,未必需要擔心飛沫傳播;反而大家比較易忽略間接接觸:即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接觸到病菌依附的物件。 病毒最常依附在金屬塑膠表面 病毒離開人體後會依附在物件表面一段時間,尤其是平滑的表面,如金屬、塑膠等材質,可能依附數小時甚或數天。林醫生指這些材質於交通工具上頗常見,如地鐵的扶手柱、小巴樓梯的扶手等,這些人人都有機會接觸的地方,有較高風險成為病毒的藏身處,愈多人接觸,風險就愈大! 根據林醫生的講法,讓編輯盤點交通工具中最高危病菌藏身處,大家要小心提防! 1. 車廂扶手:無論乘搭巴士或地鐵,站立的話基本上都會接觸到扶手,就算在疫症期間盡量不用扶手,當車加速或急停,大家最自然的反應,就是握實扶手!所以扶手實屬高危!扶手都有分直立與頭頂上的扶手環,大部分人都習慣握緊直立的扶手柱,反而較少人接觸扶手環;因此相對而言,扶手環的藏菌風險較低。 2. 車內玻璃:很多人搭車時習慣靠著巴士的玻璃窗或地鐵的玻璃間隔小睡,我們的頭髮藏有不少病菌或污穢物,這些看不到的病菌有機會依附在光滑的玻璃表面上。當「上一手」乘客挨過後,你再靠在上面,就有機會將病毒沾上身。 3. 八達通機:無論是乘搭地鐵、巴士、小巴甚或電車,大家都會用八達通付車費,病菌就有機會從八達通轉移到八達通機上面;大家上車拍卡時,不妨預留一些空間讓八達通機隔空感應,減少兩者直接接觸。 4. 巴士——下車鈴:乘搭小巴可以向司機叫「有落」,但坐巴士除非坐到終點站,否則少不免會按下車鈴,都有機會接觸到病菌。 5. 巴士——停泊輪椅處:輪椅處有一張軟墊用作固定輪椅位置,但當沒有輪椅時,就會成為乘客靠著的地方,衣服自然而然會接觸到不少病菌,與地鐵上的玻璃間隔一樣,成為病菌依附的地方。 6. 巴士站——欄杆或座位:部分巴士站設有遮蔭處,還有座位方便候車人士,這裏的欄杆和座位每日都有無數人接觸,卻較少人清潔,應該減少接觸。 7. 地鐵——月台電梯扶手:從地面到月台,一般都需使用扶手電梯,電梯的扶手就有很多人接觸過,也是病菌溫床。 8. 地鐵——入閘機:很多人都會用手推動入閘機的轉臂,這也是高危地方之一,可以轉用闊閘機入閘,減少接觸轉臂。 重點中的重點:勿以手摸口鼻! 數來數去,基本上交通工具上的任何地方都可成病菌藏身之處,那麼豈不是連交通工具也不能乘坐?林醫生表示,其實關鍵在於戒掉以不潔雙手接觸口與鼻的壞習慣;雙手有多骯髒也不重要,我們始終會洗手的;但即使洗手次數有多密,都會有疏漏,一接觸到口與鼻,就有機會將病毒帶入體內。相反,若因擔心在公共地方接觸到病菌,即使搭車跌倒也拒絕緊握扶手,那就矯枉過正了。所以接觸完公共物件後緊記洗手,並且避免摸口鼻;如果擔心的話,用紙巾或手套包著雙手再接觸公共物件,也是可行的方法。 林醫生亦特別提醒家長,要提點小朋友搭車時別「手多多」到處摸;他曾見過有小朋友一上車就整個人緊抱扶手,其實這很容易沾染到病菌。雖然現時小朋友的新型肺炎感染人數較少,但不代表他們不會受感染,或許只是徵狀較為輕微而未被察覺;這樣反而有可能傳染家人,所以家長與子女外出時,要避免子女到處觸摸公共物件。 資料來源:http://bit.ly/38HjXmA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13T11:47:23

2020-03-13 11:47:23

林緯遜醫生 — 滯留湖北港人返港隔離間應多次抽樣本化驗

湖北封城後,至今接獲多單滯留湖北港人求助個案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2月24日下午會見傳媒時表示,香港至今有近2,000人滯留湖北省,其中政府早前已公佈,兩名將於兩個月內產子的孕婦最近向他求助,稱最希望能與丈夫盡快返港。他表示,知悉早於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今午宣佈「封城」解禁通告無效前一、兩日,特區政府已向內地有關當局申請通行證,讓有特別需要的港人,包括孕婦、有長期病患的長者、以及家有幼童的家庭可盡早離開內地,他不擔心由於今日解禁通告被取消,有關安排即會受影響。 涂又指,林鄭個多星期前曾公開表示,至今未在湖北省撤離香港人,並非是遭到中央或地方政府阻撓,故此他相信特區政府為有關人士申請的通行證安排,至今仍然有效,「只要特區政府同特首下咗個政治決心、一個政治決定拍板,係決定撤離呢,咁我相信係做得到嘅」。 他又補充,其他國家包括美國、歐洲、台灣等地,早前已經成功在內地撤回僑民,故港府由湖北省撤回港人並無任何問題,亦能減少武漢巿政府的負擔,「我就睇唔到內地政府有乜嘢立場,會反對撤離呢一批香港人返港」。 對於政府2月20日已知道有長居在武漢的港人在武漢感染武漢肺炎死亡(20日),但延至昨日才低調公佈,涂謹申批評政府做法不當,認為政府應該盡早披露港人關心的資訊,「我覺得特區政府應該用公共利益角度,畀特區嘅人知道,究竟我哋嘅巿民喺上面(內地)有乜嘢處境」。 滯留港人返港願望落空:糧食七七八八全家僅得6口罩 滯留於湖北省天門市的港人陳先生(化名)表示,所在地相距武漢大約兩個小時車程,當看到今早的武漢市公告,便即聯絡市政府,了解可否盡早離開,可惜最終願望落空。他提到,最方便是經機場離開武漢,如以駕駛方式以陸路離開,其他省市未必容許其車輛通過,所以即使高速公路解封,他與家人也難以離開。他續說,雖上周已接獲政府透過內地相關部門送遞的血壓藥,暫時不需擔心藥物問題。 反之家中糧食已經「食得七七八八」,而且全家僅餘下6個口罩,最希望也是能回港。對於政府沒有盡力安排他們離開,他感到「一日比一日」氣憤,並指10歲兒子下月或復課,計及回港需再隔離時間,擔心兒子未能如期上學,促港府應盡快安排滯留湖北、沒有染病的港人分批回港。 醫生:滯留人士返港隔離期間應多次抽樣本化驗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指出,根據港府公佈資料,2,000多名滯留湖北的港人散落在省內37個城市,一旦武漢或湖北省「解封」,不排除部份港人會駕車穿州過省返港,或是先到其他省市逗留,然後返港,屆時港府要追蹤他們動向就難上加難。他認為較穩妥的方法,是港府盡可能通知港人在某個地點集合,以包機或高鐵等交通工具載他們回港,避免他們與一般市民接觸。 他續指,港府正面臨檢疫中心不足的問題,若日後湖北返港人士要去隔離,難以安排他們家居檢疫,換言之港府非常需要地方安置受影響港人;若港府未覓到地方,或應考慮分批接載他們回港,又或縮短隔離期。由於內地有不少「隱形病人」,部份更可能像「鑽石公主號」般,一段時間後體內病毒量才上升至可驗出的水平,故港府安排了湖北返港人士隔離後,應多次抽取樣本化驗,密切跟進。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則認為,有理由相信一些滯留湖北的港人先到其他省市才返港,屆時或經深圳灣口岸或港珠澳大橋口岸,質疑口岸未必有能力辨認他們實是來自湖北,希望港府有相關準備,例如與內地當局合作等。她又指,現時強制檢疫制針對抵港前14天內曾到內地者,但若港人申報從湖北省而來,則不論相隔多少天,都宜安排他們到檢疫中心隔離。 她亦擔心,若他們回港後陸續發病,將對公立醫院造成極大負擔,希望港府有應變方案。 資料來源:http://bit.ly/3aMPhBG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13T11:26:00

2020-03-13 11:26:00

林緯遜醫生 - 留鬚戴罩易漏罅增新冠肺炎風險?

近日社交平台流傳一張聲稱由美國疾病與防預控制中心(CDC)製作的海報,建議戴口罩時應配合甚麼的鬍鬚型態。不過,大家細看其實不難發現該圖解並非為新冠肺炎病毒而製作,而是於2017年解釋臉上不同毛髮鬍鬚的造型,會如何影響佩戴口罩(respirator)的貼服度,並非針對一般外科口罩與鬍鬚的關係。 感染及傳染科專科醫生林緯遜解釋,大眾可能誤解了圖片所指口罩的意思︰「圖解所指的呼吸器(respirator;俗稱口罩),包括N95、N100,跟市民日常佩戴的外科口罩是有分別的。呼吸器(respirator)的原理是佩戴者必須透過該口罩來吸入空氣,其設計須跟臉形貼服。理論上醫護人員要定期做氣密測試(fit test),從而揀選適合臉形的呼吸器,如果臉上鬍鬚過於濃密,是沒法做到測試,而且如圖所示,某些鬍鬚造型是會影響佩戴呼吸器時的貼服度。」 那麼,留鬚會否影響一般外科口罩的功能?林醫生解釋,外科口罩是透過覆蓋直接阻隔的方式,阻隔經由飛沫傳播的細菌病毒,口罩左右仍然是有空隙透氣,由於口罩只要緊貼臉部但沒有密封的要求,所以留鬍鬚與否並不會影響口罩的功能。 亞洲人種的毛髮一般沒有像中東人種般旺盛。中東國家伊朗的新型冠狀病毒死亡率達8.7%(截至2月28日),就連當地衞生副部長亦告確診,這會否跟當地人普遍束濃密鬍鬚有關?林醫生表示,由於伊朗的資訊透明度不高,沒法確切地了解當地情況及患者相關數據,但他相信當地的新型冠狀病毒死亡率高跟留鬚與否並沒有太大關係,甚至跟當地人有否戴口罩亦沒有關連。「試想想,如當地市民沒有佩戴口罩的習慣,理論上其傳播會更廣,確診數目應很高才對,但現在數字反映出來卻是死亡率高。估計是因為當地人民對疫症的意識認知不高,患者可能要到很嚴重的情況才求診,錯失了輕症時的支援性治療階段,變相入院時已難以治療。另外,當地密集的宗教活動、醫療系統較落後,或者患者多已有長期病患,這些都可能是引致死亡率偏高的原因,不過,還是有待更多資訊發佈確認。」林醫生說。 某些人或會疑惑鬍鬚會否易藏菌或病毒。林醫生解釋,鬍鬚雖然會黏着飛沫,但只要注重日常清潔及個人衞生,一般市民留鬚是沒有問題的。「不過醫護人員在這非常時期,定期刮鬍子是比較安全的做法,就如醫護人士如長髮亦應束起頭髮工作一樣。如果要說跟鬍鬚有關的疾病,一般是生虱、寄生蟲這些跟個人衞生習慣出問題的毛病。」林醫生說。 資料來源:http://bit.ly/3aVoumL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13T10:40:00

2020-03-13 10:40:00

林緯遜醫生 — 北角佛堂集體感染 水龍頭或為播毒媒介

北角佛堂「福慧精舍」集體感染群組再添兩宗確診及一宗初步確診個案,至今累計相關個案已增至10宗。衞生防護中心在佛堂經書封面布、跪墊及洗手間水龍頭手柄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新增確診個案是一對母子,顯示佛堂已出現二代傳播個案。有傳染病醫生指,病毒在金屬的存活時間較長,相信廁所水龍頭很可能是播毒媒介。 衞生署2月23日公佈新增四宗確診個案,其中兩宗涉及福慧精舍。55歲女病人是早前確診、居於紅山半島57歲女患者的妹妹。55歲女病人居於北角百福花園康福閣,在肯德基(KFC)北角明苑中心分店任職,負責在廚房做炸雞,她2月3至8日曾到佛堂,2月17日起咳嗽,發病期間上班至22日,23日確診。其同住的24歲兒子在母親確診後到醫院求醫亦確診,他無病徵,但X光顯示肺部有花。兒子在中環壹號廣場上班。 清潔義工初步確診 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昨在記者會指,KFC分店員工有戴口罩,患者在廚房工作,並無接觸客人,加上炸雞高溫,相信傳播病毒風險較低。至於24歲男患者未曾到過佛堂,但其母親到過佛堂並確診,屬於二代傳播個案。張稱至2月23日有七宗確診與佛堂有關,另有兩宗屬緊密接觸。中心已收到153名曾到過該佛堂的人士查詢,另安排22人檢疫,其餘已過潛伏期及無病徵的人士會醫學監測。據了解,福慧精舍一名義工亦初步確診,在東區醫院留醫,該義工負責佛堂清潔工作。 衞生防護中心於佛堂採摘33個樣本,發現佛堂內的遮蓋經書布和跪墊,以及佛堂廁所水龍頭手柄樣本呈陽性。中心亦已聯絡佛堂負責人,已安排她送往檢中心。 一名在金鐘政府合署45樓工作的食環署員工本月中到訪該佛堂,現接受隔離。食環署稱已安排部份員工在家辦公,並會消毒辦公室。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指,相對書本,病毒在金屬、玻璃表面的存活時間較長,一般為一日以內,病毒死亡後的基因可殘留數天,他認為廁所水龍頭較大可能是播毒媒介。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稱,可能有患者對着洗手盤吐口水或吐痰等。若水龍頭表面有病毒,洗手後再觸摸水龍頭,再觸摸眼鼻等,就有可能受感染。 資料來源:http://bit.ly/2IEEs90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13T10:17:14

2020-03-13 10:17:14

林緯遜醫生 — 防疫須「由身邊做起」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蔓延,香港人心惶惶。部份企業實行在家工作,不少市民早起撲口罩,排隊數小時購買消毒用品,甚至掃空連鎖超市的紙巾、米糧等必需品。這些不同的行為背後,反映我們對疫情的防備。然而,在恐慌情緒之中,我們又有沒有忽略了防範疫情的一個重點? 在防範本地傳播上,市民的公共衛生意識並不弱,公眾場所中市民佩戴口罩的意識也很高。酒精搓手液、消毒液等清潔用品也很多人爭購,讓人排隊。然而我們若只認為「外面的世界」充滿危險,對外出有強烈的警惕,而忽略了在家中的防疫和親友間的防範,這便是防疫的盲點。 打邊爐家族與長康邨家族 目前,根據衛生署的通報,本地感染個案中至少涉及8個家庭組,關係到夫妻、母子、姊妹之間的相互傳染。除了同住者之間,近親好友之間也同樣高危。比如這幾日城中高度關注的「打邊爐家族」19人聚餐11位染病,而染病的家人又會傳給同事,加大傳播範圍。另外,青衣長康邨患者的家庭群組共有6人確診,除其之外,5人都是在北角一間酒樓食晚飯後確診,可見親友聚集絕不可掉以輕心。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指出,研究顯示家庭傳染風險極高,病毒入侵率(attack rate)逾80%,與目前確診個案中親友聚集和家庭傳播為主的趨勢相符。因此,在高度警惕防疫於外時,公眾也必須加強在家中和與親友接觸時的防範意識。 衞生署早在2月6日就指出,確診個案反映家庭傳播率高,呼籲市民食飯時應用公筷,減少傳染機會。當然,病例確案有延時性,近日確診的多在較早時候——尤其是農曆新年期間——傳染。然而,我們不能否認人總是容易忽視身邊的危險,對於熟悉的環境會掉以輕心。內地很早就開始呼籲過年不走親訪友,減少聚餐。在內地不少城市和鄉鎮的街頭皆能看到這樣的標語:「不聚餐是為了以後還能吃飯,不串門是為了是為了以後還有親人」、「今年過年不拜年,宅在家裡最安全」、「串門就是互相殘殺、聚會就是自尋短見」等。這些標語或有人認為詼諧有趣,或有人認為稍顯恐嚇低俗,但這些標語也起到了一定的宣傳力度,有利於減少聚集行傳染的風險。反觀香港,隨「打邊爐家族」、長康邨家族等案例出現,我們更要留意親友家庭聚會期間的個人衛生,以免成了防疫盲點。 再者,我們亦應提高特殊時期同住家人間的衛生防疫意識。除了在家使用公筷,更要勤洗手,因為間接接觸的感染率比起飛沫傳播的風險更大。而如若家中有人出現相關徵狀,又或是由外地回來,便需要將家中視為社區,加強防疫,包括在家戴上口罩等。同時在此特殊時期,宜加用漂白水清洗衣物以及對家中廁所多加消毒。 此次疫情來勢洶洶,市民對此的重視值得讚賞,但政府對親友聚集風險的宣傳亦或不足,讓公眾防疫出現漏洞,容易釀成社區爆發,必須及早予以重視。 資料來源:http://bit.ly/2QrbdLh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11T15:02:52

2020-03-11 15:02:52

林緯遜醫生 — 感染者或曾留診 但私家醫院播毒機會不大

衞生署早前公佈的武漢肺炎新增確診病例中,再多兩患者與北角美輪大廈「福慧精舍」佛堂有關。其中住在紅山半島的57歲女子曾經到過日本大阪並於1月25日及2月1至6日曾到過佛堂。她於2月8日起發病後,於13日及16日到過養和醫院門診求醫,並曾住院一兩晚,23日再到養和醫院求診,其後獲轉介到律敦治醫院。 養和醫院副院長陳煥堂醫生回覆指,醫院內所有人包括該女病人及醫護都有戴口罩,不會造成「播毒」,又指現時醫院有懷疑個案就會呈報,不會讓病人自行到其他醫院求醫。 病人醫護均有戴口罩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指出,私家醫院一般病房空間較大,醫護對病人的比例較低,若有做足防護措施包括佩戴外科口罩和勤洗手;所有霧化醫療程序亦在隔離病房進行,相信病人在醫院內「播毒」機會不大。他又指不少研究已指出,確診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在病發初期未必會發燒,故在症狀不明顯的情況照舊入院並不出奇。 林又指隨着本地個案上升,病人較少曾到訪疫情爆發地區,前線醫護對一些久病不癒、抽血發覺淋巴細胞白血球偏高等情況的病人應格外注意,如了解病人在本地有否到訪如佛堂、酒家等曾爆發疫情的地方。 此外,據了解養和醫院月中開始,為部份有呼吸道感染症狀的住院病人,安排接受武漢肺炎病毒快速測試,未知院方有否在該女病人留院時,安排她抽取樣本化驗。 衞生防護中心於2月20日因應國家衞健委就內地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個案通報的最新資料,加強對懷疑個案的監測,並更新呈報準則發送給私家醫生。醫生如發現任何病人出現發燒及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狀或肺炎,及於病發前14天內曾到訪湖北省(不論曾否到過當地街市或海鮮市場)、到訪內地醫院或曾與確診個案於其出現病徵時有密切接觸,均應通報衞生防護中心作進一步調查。 養和醫院證實該名57歲病人曾於2月12日(上午)、13日(上午)及16日(下午)到位於醫院門診部求醫,其間肺部X光及其他檢查結果皆正常。病人曾於2月16日入住醫院單人房一晚,病人肺部X光片正常及已退燒,獲安排於2月17日出院。病人隨後於2月23日(下午)再次求診,並透露曾參與北角佛堂的聚會,因此立即獲安排至隔離房間及轉介至公立醫院。 養和表示,已按衞生防護中心指引即時對40多名曾經與該病人有接觸的醫療人員進行醫學監測,暫未有醫護及工作人員報告身體不適。醫院亦安排該批醫護人員接受病毒快速測試及為有需要的同事進行肺部X光檢查。養和表示在2月12日(上午)、13日(上午)、16日(下午)及2月23日(下午)到訪養和門診部的病人留意身體狀況。同時醫院亦已開始聯絡在2月16日至17日期間曾入住該病人鄰近病房的病人及訪客,提醒他們要留意自己的身體狀況。 資料來源:http://bit.ly/3cLi4Zf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11T12:59:52

2020-03-11 12:59:52

林緯遜醫生 — 使用消毒酒精搓手液有五大禁忌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蔓延至全球多地,確診人數持續上升,為防感染市民均提高個人衛生意識,加緊清潔雙手及隨身物品。不少人為徹底洗淨雙手,用梘液洗手後還會噴酒精或使用酒精搓手液,務求殺滅所有細菌。不過,有皮膚科醫生並不建議「雙管齊下」,並提醒大家使用酒精消毒液時留意以下5大重點,否則消毒效果隨時大打折扣。 1. 酒精不能代替洗手 儘管高濃度的酒精能抑制細菌滋長,但不能取代洗手的作用。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曾於接受《晴報》訪問時指,用番梘或梘液加水洗手,透過流水配合搓揉的動作,能沖洗手上的油脂、污垢及細菌。反觀消毒搓手液對雙手上的污垢、油脂或有機物質未必起到全面的消毒殺菌作用,所以建議用作短暫性措施,於無法洗手的情況下才選用。 2. 不應酒精消毒+洗手 梘液、肥皂、酒精搓手液等均屬皮膚刺激物,太頻繁使用反而會破壞角質皮脂保護層,嚴重可引發主婦手及濕疹。皮膚科專科醫生胡惠福建議,市民在家時可用温和的洗手液清潔雙手,在街外無法洗手時才使用酒精搓手液,減少刺激皮膚。 3. 酒精濃度勿太高 如果酒精搓手液的濃度不足或過高,防疫效果都會大受影響。香港中文大學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曾表示,酒精搓手液的酒精濃度至少要約70%才可抑制細菌滋長及殺菌,但過高濃度的酒精(95%或以上)反而容易誤傷皮膚或造成過敏反應,出現反效果。 4. 使用分量不能少 若酒精搓手液使用分量過少,難以起消毒作用。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指應將足夠的酒精搓手液塗抹雙手表面,使用分量要足夠令雙手保持濕潤及搓至少20秒,並應遵從「搓手6部曲」,順序搓勻雙手的手掌、手背、指隙、姆指、指尖、手腕,幫助全面殺菌。 5. 勿用過期消毒液 何栢良建議,市民使用酒精搓手液時要留意其生產日期及到期日,一般而言未開封的酒精搓手液,可存放2年半至3年;已開封的有效使用期則會縮短至只有6個月。何醫生建議可在樽上寫下開封日期,以免誤用過期搓手液。 額外小貼士:洗手後要保濕護理 疫情肆虐,勤洗手可降低受感染風險,但非「愈密愈好」。皮膚科專科醫生陳厚毅提醒適量潔手便可,一般於進食前、歸家後、接觸過污糟物品等,都應盡快洗手。如想避免洗手後出現甩皮、過敏甚至皮膚炎等情況,平日應多塗抹潤手霜,為雙手保濕滋潤。於潔手及護手方面,亦可參照以下6種方法,有效預防頻密洗手所引發的主婦手及濕疹: 資料來源:http://bit.ly/2xt8mL4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11T10:17:07

2020-03-11 10:17:07

林緯遜醫生 - 本港出現無病徵個案 做足個人衛生以防隱形病人

新型冠狀病毒全球肆虐兩個多月,疫情先從湖北省武漢源起,最初感染者多為曾往湖北、有發燒咳嗽等病徵的人;後來病毒愈傳愈廣,陸續進入多國社區,出現無外遊史的本地個案;現在甚至出現無病徵的感染者,令各地的防疫工作愈來愈難。本港近日新增的個案中,亦有3位確診者沒有出現病徵;當社區開始出現無病徵患者,將對疫情防控造成甚麼影響呢? 點解會無病徵? 早前北角「福慧精舍」佛堂一位信眾確診,其同住兒子雖沒有出現病徵,但因屬緊密接觸者,在接受病毒檢疫測試後,出現陽性結果;而從郵輪「鑽石公主號」回港的乘客中,雖然他們在日本的檢驗結果屬陰性而獲准回港,但回港後接受隔離和檢疫後,衛生防護中心在周一(24日)證實有兩位乘客病毒結果呈陽性,而他們均沒有病徵。   一般而言,感染新型肺炎的患者會出現發燒、乏力、乾咳及呼吸困難等病徵;醫護人員會根據患者的臨床表現徵狀、肺部掃描影像和病毒測試結果等,判斷是否確診。無病徵患者雖然受到病毒感染,但並沒有出現以上病徵,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指,患者有可能只接觸病源數天,就接受敏感度高的電腦掃描,身體當時仍未開始發病;又或者已感染一段時間,即使電腦掃描顯示輕微的肺炎情況,但因患者免疫力較好,未必有明顯病徵,身體狀況之後亦未必轉差,林醫生指這類患者通常較年輕;但他強調,無病徵不代表沒有傳播力。 無病徵都可構成傳播鏈   新型肺炎的潛伏期一般是14日,但早前中國疾控中心發現,患者在發病前兩日已帶有傳染性,故將密切接觸者的定義擴至患者發病前兩日所接觸的人;林醫生指即使患者在潛伏期內無病徵,但仍能構成傳播鏈。造成近700人感染的鑽石公主號上,就有近半數患者無病徵,他相信無病徵患者可構成零星的社區感染情況。   無病徵患者到底有多少?中國疾控中心發表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指,有1.2%的患者沒有病徵,但林醫生表示因內地現在集中處理危重病人,有機會因而低估無病徵病人的數量,實際數字可能更多。 做好個人防護,仍可防範無病徵患者   無病徵患者無從識別,是否代表難以防範?林醫生指未必,只要大家繼續做好防疫措施——戴口罩、勤洗手等,已能大大減少接觸病源。這些雖是老生常談,卻是抗疫最基本亦最重要的措施。林醫生比較南韓與香港疫情,指香港人受過2003年沙士洗禮,再遇疫症爆發都會顯得較為緊張,防疫措施亦因而做得更好;「南韓確診數字短時間內破千,而香港疫情暫時不算太厲害;考慮香港與內地的邊境接近,來往頻密,但我們只有輸入個案與零星群組個案,未有廣泛的無源頭感染個案,其實某程度上疫情已算控制得好。」 資料來源:http://bit.ly/2IzfZBJ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10T17:00:15

2020-03-10 17:00:15

林緯遜醫生 - 深喉唾液樣本最適合新型病毒的樣本驗試?

醫院管理局為了加強監察,由19/2開始擴闊新型冠狀病毒的檢測對象,去到急症室及普通科門診的病人。如果病人已經年滿18歲或者以上,而有發燒,患有呼吸道的症狀或有輕微肺炎感染,就需自行收集深喉唾液樣本提交給衛生處進行化驗,但全個程序究竟是什麼呢?由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偉遜醫生解答相關問題。 主持:我們知道深喉唾液樣本測試是靠我們自己唾液進行測試,究竟這個測驗是怎樣檢測到病毒?譬如當中方法是什麼呢? 醫生:其實病人會吐一些分泌物,但那動作不是只吐口水出來,其實正常動作就好像咳或吐啖的動作一樣,裏面帶出來的分泌物就是由下呼吸道的分泌或鼻咽的分泌連口水吐出來。 主持:想知道採集樣本時候,當中的步驟是否複雜?步驟是怎樣做呢? 醫生:其實步驟不是太複雜。相關人員會提供一個小瓶子及兩個膠袋,而病人準備好所有東西後,就可以做”咳”的動作或者發一個聲音”哇”一聲,連一起把口水吐入小瓶子。那小瓶子當然是乾淨,之後鎖起小瓶子,再它放入膠袋,再放入第二個膠袋,做好後就交樣本給院方。 主持:那測試動作要怎樣做?有沒有細節事項需要注意? 醫生:當中細節事項包括需要在早上時分,刷牙前及飲食前做這個測試動作,那就會令吐出來的分泌物好一些及多一些,檢測到病毒的機會率又會高一些。另外,做這個步驟之前及之後都需要潔手,令動作需要乾淨。 主持:做好樣本後要多久內交還給診所?檢測結果要多久? 醫生:理論上應儘快交還,例如早上做好就立即交還,因為病毒存活時間有限,而且早上立即交還樣本,診所就會即日交去化驗所,這樣就可以一日內得到報告。否則就會延後一至兩天。 主持:其實很多人想做這個測試,但不知道怎樣做是否正確,如果平常可以肉眼就可以分辦到深喉唾液或普通唾液的分別呢? 醫生: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所咳出來的啖不是太多,而其他細菌性感染的肺炎所咳出來的啖比較多及混濁,所以咳出來的啖未必可以用肉眼分辦到兩種啖的分別。 主持:深喉唾液及普通唾液所測試出結果會有很大分別嗎? 醫生:深喉唾液始終會好一些,因為口水裏面包含下呼吸道及鼻咽內的液體。不過早期發現口水也會包含一些病毒,所以本地所做檢驗準確度也會有9成以上。 主持:坊間都有不同的驗試方法,但為什麼會特別採用深喉唾液樣本呢? 醫生:因為深喉唾液樣本的程序上比較簡單,測驗時沒有太大創傷性,始終直接從鼻腔及喉嚨採取樣本,會令受採者感到痛及有機會會流血。市民可以在家中自行採取樣本,可以減低在醫院內交叉感染,也可以減少醫院內的隔離病房的流量,從而診斷得更多的病人。 主持: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比較特殊,病徵難以發現,例如只有咳嗽,但沒有發燒及流鼻水,這樣需不需要做深喉唾液樣本嗎? 醫生:這個情況需要醫生診斷,因為典型病徵是發燒,咳嗽或者肌肉痛。但有些情況未必初期就會開始發燒,但也會有些肺炎的病症病狀,這樣醫生也可以診斷到需不需要做這個測試。 主持:先前提及到鼻液樣本及唾液樣本都會有所分別,但兩者還有更多分別? 醫生:現時所採用鼻液樣本及唾液樣本準確度是相當高,事實上近期有份報告提及到有十二個病人中有十一個病人都在口水中找到病毒,所以準確度高而採用這個檢驗。 資料來源:https://bit.ly/3aILB4a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09T16:53:13

2020-03-09 16:53:13

林緯遜醫生 - 病毒可存活木砧板可達三天 後有機會含殘留病原體

最近網上流傳新型冠狀病毒在不同物質的存活時間,提到病毒可在木質存活48小時,網民即笑說不可以touch wood。那木砧板會否成為播毒工具?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林緯遜醫生指出,醫學界對新型冠狀病毒未有全面了解,現有數據多建基於以前相關研究。網傳圖片可供參考,但未必是準確數字。「病毒在不同物質表面的存活時間確實不同,在平滑如金屬、玻璃、塑膠等,存活時間會長過不平滑或疏氣的物質,如布料等。有機物上存活更久,如人體分泌和木質,可能可以生存48至72小時。」 比起病毒存活時間,林醫生認為應該把着眼點放於清潔上。「物質可否被消毒清潔,是更重要的,表面平滑比不平滑更容易清潔。木砧板是有機物,亦可能較多罅隙,有機會含殘留的微生物或病原體,清潔難度較塑膠砧板高。」他亦提醒,切生熟食物要分開砧板,防止交叉感染。 上海街萬記砧板店主Mike教路,清潔木和膠砧板的方法不同。「木是天然物料,不適宜用上洗潔精、漂白水、酒精等有機物,可每日用熱水淥洗消毒。另可每星期一次將鹽灑在砧板上,濕毛巾蓋住靜止約兩三小時,最後用水洗淨,都可消毒殺菌。或者砧板鋪上紙巾,淋上白醋靜止約十分鐘,再用大量清水沖洗。用醋洗,約一星期一次,太多就會有酸餿味。白醋是腐蝕性,會破壞木纖維。」 膠砧板則用洗潔精和漂白水,「覺得很骯髒時,砧板鋪上紙巾或布,淋上1比3漂白水,靜止約十分鐘至半小時,最後大量清水洗淨即可。其實,日日用洗潔精洗都足夠。」他並不建議浸砧板,尤其木浸水後會霉。另外,刀罅位易藏食物和細菌,「這些位要洗得乾淨,用百潔布、牙刷等軟身的物料刷洗。如果用鋼絲刷,罅位只會更深。」 資料來源:http://bit.ly/2TyokMk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09T11:33:52

2020-03-09 11:33:52

林緯遜醫生 - 人貼人逼爆山頭好危險 教你4招自保防疫方法

為了抗疫不能外遊,但久不出門真的會屈到病,不少人便決定行山抗疫。有記者周末到了有「千島湖秘境 」之稱的大欖涌水塘郊遊,發現比市區還要多人。人人行山都是想避疫,這麼多人聚集豈不是適得其反?對此,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醫生,為我們提供了一些建議: 1)保持適當距離 林醫生說:「我自己沒有上山,但我看過一些相片,我都覺得太多人了。」加上目測所見,大部份行山人士都沒有戴口罩,也令人十分擔心。林醫生說:「飛沫接觸說的是1至2米的距離,如果附近不是太多人的情況之下,加上有方便潔手的地方,除下口罩也是可以接受的。」 2)小心共用設施 郊外空氣比較流通﹐不只大大減少了飛沫傳播,共用的接觸點亦比商場少,但他強調:「雖然危險性未至於高過逛商場,但太多人便不是太理想,例如廁所始終是共用的。」而且用過的口罩還被棄置在山上,情況令人擔心。林醫生笑言:「現在更沒有人,敢接觸那些口罩。所以希望行山人士在郊外帶走所有垃圾,尤其是口罩,大家都不會想病毒周圍擴散吧。」 3)保持雙手清潔 林醫生還提醒大家,最緊要還是保持雙手清潔,他說:「不論手多骯髒,只要不接觸眼口鼻便不會有感染出現,這個是要緊記的。」但是郊外公廁隨時不夠潔手液,也不是清潔得很頻繁,亦是要注意的地方。 4)燒烤或更危險 林醫生說在疫情下,無論身在何方應該避免社交活動,不是郊外空氣流通便萬能。他提及到很多人行山時都會順道燒烤,但他說這些聚集活動的接觸,跟在商場內分別不大:「燒烤本身不危險,但朋友與朋友之間玩樂或閒談,會比較多近距離接觸,道理是一樣的,大家接觸的時間反而長了。 林醫生最後建議各位,可以發掘一下不同的行山路徑,不要太多人聚集在同一地方,才是上策。 資料來源:http://bit.ly/2VRCiL0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06T16:23:10

2020-03-06 16:23:10

林緯遜醫生 - 南韓人同𨋢惹病毒 撳𨋢冇洗手摸眼口風險較大

早前有報道指南韓有兩名沒戴口罩市民,曾乘搭同一升降機,即使當時沒有交談,之後亦受感染。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表示,新型冠狀病毒主要靠飛沬及接觸傳播,若在升降機內所有人都有戴口罩,交談是沒問題,透過飛沬傳播的風險很低,反而較大風險是透過接觸傳播,如有感染者擦鼻等後,手上沾污了病毒,再按升降機按鈕,便會將病毒污傳予按鈕,之後其他人接觸按鈕後,沒洗手便摸眼、口等,便有機會受感染。 林緯遜表示,升降機是封閉空間,假設有兩個人沒戴口罩,其中一名感染者咳嗽時,其飛沬可傳播病毒感染另一人,或兩人交談也有機會傳播。但若兩人都有戴口罩,透過飛沬傳播的風險很低。現階段市民仍應保持戴口罩,若戴上口罩,在升降機內交談沒問題。 對於南韓的升降機疑染疫個案,林指,暫不清楚兩人感染途徑,若沒有交談,「只係呼吸、噴氣」傳播病毒的機會很低。對於很多時上下班時間升降機較擠擁,他指,最好是升降機內不要擠滿人。 他指,過往數據顯示冠狀病毒可存在於金屬、塑膠、玻璃等平滑表面上,有機會存活數小時至數日不等,現時新型冠狀病毒也可透過接觸傳播。很多時升降機按鈕貼上膠片,然後指「每兩小時消毒一次」或「每4小時消毒一次」,但成效有限。若一名感染者摸口摸鼻後,手上沾有病毒,然後按按鈕,病毒便將病毒依附在按鈕上,之後另一名再按按鈕後,沒洗手便摸口鼻,便有機會受感染。即使按鈕每15分鐘消毒一次,上述傳播也可能發生。 林表示,他個人也直接用手指按按鈕,林籲最重要是注意手衞生,未徹底清潔雙手前切勿摸眼口鼻。 此外,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昨日公布「社區管理維護指引」, 對於個人防疫、軟硬體防疫措施、社區服務人員健康及相關管理措施,及社區集會活動防疫措施等,都有明確建議。在個人防疫手部清潔部分,特別提醒有觸碰電梯按鈕或公共區域門把,可勤洗手或利用乾洗手液清潔消毒;另對於注意呼吸道衛生及咳嗽禮節的建議中,則提醒在電梯密閉空間中要避免交談;如有呼吸道症狀,與他人交談請戴上外科口罩並保持良好衛生習慣,同時盡可能保持 1 公尺以上距離。 資料來源:http://bit.ly/3cCM8Gj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06T15:54:38

2020-03-06 15:54:38

林緯遜醫生 — 自製口罩需有三層結構 僅適合於社區使用

新型肺炎疫情持續,加上市面上口罩依然供不應求,不少人遂萌生自製可重用口罩的念頭。到底應該如何自製口罩?應該用什麼物料?又有什麼地方要注意? 中外層物料起關鍵作用 一罩難求下,使用自製口罩總比毫無防護裝備好。儘管如此,香港大學醫學院助理院長孔繁毅提醒,「自製口罩的過濾效果,一般較外科口罩遜色,它主要是阻隔較大的飛沫,較適合在社區使用」。換言之,大家不應過分依賴自製口罩,若要到高風險地方,應佩戴外科口罩。 自製口罩的關鍵是選擇合適的布料,以及清楚怎樣的口罩結構才可提高防護效能。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自製口罩的設計應參考合規格的外科口罩,即具備3層不同功能的結構:外層拒水(water-repellent),防止飛沫滲透;中層過濾,形成屏障阻擋病菌;內層吸水,吸收佩戴者釋出的濕氣和水分。 不夠貼面 病毒乘虛而入 林緯遜醫生指出,如果佩戴自製口罩後,呼吸如常,感覺跟沒戴也沒分別的話,一般只有兩個可能,一是中間阻隔層密度不夠,二是口罩鼻樑及兩側不夠貼面。假如有人在你面前不掩口咳嗽,飛沫從正面噴濺,「理論上飛沫不會突然轉彎從口罩兩側進入,但也不能排除風吹,或側面有人咳嗽或打噴嚏」,所以口罩盡可能貼面較安全。 坊間製作口罩的布料繁多,如要自製口罩,選購布料時宜緊記以下原則: 外層:拒水,防止飛沫滲透 選料:宜選防水或跣水布料。兩者相比,防水比跣水好,但一般防水布透氣度低,葉曉雲建議選擇高性能的透氣防水布,例如表面加入納米塗層的布料,防水之餘也可讓空氣穿過,此類布料常用於滑雪服裝。 中層:過濾,形成阻擋病菌屏障 選料:不織布。葉曉雲解釋:「不織布則是既非梭織亦不是針織的『無紡布』(Non Woven Fabric),特點是纖維排列無定向,『亂糟糟』黏合在一起而形成布料,相比梭織或針織布料,反而能增加阻隔功效。」她補充,合規格外科口罩的中層,主要使用「熔噴不織布」,它薄身、纖維直徑小,因此能阻擋微小粒子。 兩層薄不織布重疊 免阻呼吸 然而,熔噴不織布不容易在坊間買到,葉認為可改用一般常見的不織布。而理論上,不織布愈厚、纖維密度愈高,阻隔效果愈理想,但或會導致難於呼吸,她認為可選用2層較薄的不織布重疊,來代替厚身的不織布,縫製時,避免不織布的壓紋重疊。 內層:吸水,吸收佩戴者釋出濕氣 選料:由於主要作用是吸濕,葉曉雲認為可以選用棉布。但她提醒,無論選擇哪一種內層吸濕布料,布料織法應跟外層不同。「舉例說,外層選用針織,內層就用梭織,反之,外層用梭織,內層就用針織。兩種不同織法的布料,能夠幫助堵塞『漏洞』,避免飛沫從一條路徑由外到內滲入。」 資料來源:http://bit.ly/39uGzI2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06T15:43:22

2020-03-06 15:43:22

林緯遜醫生-正確戴口罩步驟 預防疫症感染

近日 新型肺炎 全球迅速蔓延,每人逢出外除謹記 #戴口罩 外,知道正確戴上的步驟也非常重要,這才可有成效地預防受 #疫症感染 ,等 感染及傳染病科 林緯遜醫生示範一次比大家睇啦! 現在林醫生示範正確戴口罩的方法,首先口罩方向問題,辦認有金屬條的一邊分好上或下,鐵線應向上因為緊貼鼻樑,另外前後就是一般而言較深色屬於前面,白色屬於後面。因為三層外科口罩,前面那層可防水,譬如有人咳、有飛沬,也可將大部分污洉物阻擋,因為有多的病毒及少的病毒,分別都會影響戴口罩人士會否受到感染。而內層有吸濕的作用,吸收呼吸時釋出的水氣,因為太多水份會令到口罩的功能下降,亦會較容易滋生細菌。 當然佩戴口罩前應先潔手,確保戴口罩之前雙手乾淨,之後未開始使用的口罩當然是乾淨,所以我們暫時都可以觸碰口罩表面,理論上使用過的口罩,盡量不要觸碰口罩表面。而通常一般人習慣拿著兩邊橡筋位戴上。林醫生自己常用其中一個戴口罩方法,就是首先確保雙手乾淨,觸碰少部份將口罩對摺,摺好後可見鐵線彎曲的位置剛好是鼻樑,這個預先步驟令戴口罩後再觸碰口罩機會反而較少。然後拉開口罩面,使戴上時近貼面及方便程度較高,不用戴上面時慢慢調教。 大概使口罩調整到有面部形狀這些預備步驟做好後,用手把兩邊橡筋戴上繞在耳上,戴上後第一件事將鼻樑位的鐵線調節好,雖然事前已對摺對準鼻樑位,但仍有很多虛位,所以用手指輕輕貼緊鼻樑,以自己面形按好位置,使全個金屬貼服,然後在下巴位置輕輕拉開直至口罩全面展開,是應該貼服面部、下巴、口及鼻樑,並沒有罅隙。戴眼鏡的朋友就會知道,若戴得不好,眼鏡有很多霧氣出現,因為鐵線位置不貼服。佩戴後,避免再觸摸口罩表面任何位置。 資料來源:http://bit.ly/3aqyILM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2020-03-06T12:31:53

2020-03-06 12:31:53

林緯遜醫生 — 武漢醫院傳染率達四成 本地醫護同樣需加強警覺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早前於美國醫學會雜誌刊登醫學報告,報告揭示醫院人傳人率高達41%,接近8成感染更發生在普通病房。 感染及傳染病科林緯遜醫生指,當地確診個案有幾萬宗之多,社區中的未被確診或無病徵的隱形病人到醫院求診時,或增加醫護人員感染風險。他認為一旦香港社區感染繼續蔓延,除了要確保高規格病房的感染控制措施做得妥當外,普通病房或診所也要加倍留意,以防未確診或隱形病人傳染醫護及病人。 普通病房 診所要警惕隱形病人 醫學報告中指,138個病例中有4成人是於醫院內被感染,當中有40個(29%)是醫護人員,17 個(12.3%)是住院病人。而受感染的醫護人員中有77.5%是在普通病房工作,17.5%於急診科和5%於ICU工作。 林醫生指報告提供的數據有參考價值,「醫院內的感染是絕對不應該發生的,可說是一宗也嫌多,文章中提到約四成比例,可說是相當高。但由於香港的情況與武漢不盡相同,數字未必能直接套用在香港。」 林醫生指該研究的醫院位於武漢市中心,由於當地幾萬宗確診,社區中應該存在很多未被確診及無病徵的隱形病人。「這些隱形病人或因為其他原因到醫院求診,在求診期間可能會增加傳染醫護或病人的機會。報告中亦有提到,有個案例是病人未被確診前,因肚痛於外科治療期間,傳染了10位醫護人員和4個病人。」 林醫生強調數據仍值得香港借鏡,「如果香港社區感染繼續蔓延,除了高規格病房的感染控制措施要確保妥當外,普通病房或診所也要加倍留意,醫護人員和病人要提高警覺性,以防受沒有病徵的隱形病人傳染。否則有可能像武漢一樣,令醫院內交叉感染的風險大大增加。」 家庭醫生診所 風險亦較高 而醫院傳染率較高的另一原因,林醫生推測指與病毒量有關。「沙士、中東呼吸綜合症及武漢肺炎的病人,最初幾天的病毒量通常並非最高,生病後一兩星期所帶的病毒量才是最高。那時病人可能開始出現發燒等病徵而前往求診,這是病毒量最高峰的時候,這亦是醫院感染風險較高的原因。」林醫生指,要減低醫院傳染率,任何情況下都要做足感染控制措施。「就算急救,醫護人員一定要有足夠保護措施保護自己才進行急救程序,要不然一些霧化醫療程序例如插喉,感染風險十分高。」 除了醫院,部份診所亦可能存在傳染風險,林醫生提到當年非典型肺炎「沙士」爆發時,有家庭醫生診所在病人求診後,醫生受感染。「如果診所的流量大,不同類型的病人也會接收,而或者特別多呼吸道病狀的病人來求診,風險相對來說會較大一點。而母嬰健康院診所的風險則較為低。」 新型冠狀病毒 死亡率較沙士低 報告中亦提到138個病例中有6人死亡,死亡率為4.3%;最近有日本專家稱新型病毒死亡率或只有0.3%,而中國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最新研究指病死率明顯變低,只有1.4%。 林醫生指,就疫情的死亡率來說,現階段亦仍未能得出十分準確的數字,其中原因是受感染人數及死亡人數仍未能掌握。「個別報告的死亡率也會因為各種因素而受影響,例如報告只用單一醫院作研究,另外亦視乎醫院會接收哪些病人,如會否接收重症病人等。」林醫生解釋,死亡率一般待疫情到較後階段或已完結才會較為準確。而除了中國的數據外,其他國家提供的數提亦會令死亡率計算較為明確。林醫生補充道:「不過已知的是,沙士期間的死亡率比較現時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率為高,而新型冠狀病毒比起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的死亡率又更低。」 資料來源:http://bit.ly/2VOV1qk

doctor-avatar

Dr. Wilson LAM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

footer-info

CLINIC LOCATIONS

Central Specialist Centre

Room 2601-2604, 06, 26/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Tsim Sha Tsui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Paediatrics Specialist Centre

2nd Floor, Podium Plaza, No.5 Hanoi Road, Tsim Sha Tsui, Kowloon

Kwun Tong The Quayside Clinic

Shop 7, 2/F, The Quayside, 77 Hoi Bun Road, Kwun Tong, Kowloon

Ophthalmology Specialist Centre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Central General Practice Clinic

Room 1206, 12/F, 9 Queen's Road Central, Central, Hong Kong

whatsapp-footermessenger-footerfacebook-footeremail-footer

With care we serve. Copyrights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hiron Healthcare Group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