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緯遜醫生 — 野鴿傳染禽流感機會極微 街上見到無須過度驚慌

passage-img

內容

「其實所有義工都知道救鴿是不合法,但都沒有辦法,因為就算會被人檢控,你都不可能見死不救。」根據香港法列第139章《公眾衞生(動物及禽鳥)條例》,鴿被列為家禽,禁止飼養及餵飼野鴿。街上不時會發現受傷的野鴿,沒有獸醫及動物機構願意接收醫治,市民惟有向食環署及漁護署舉報,然而對於鴿來說是死路一條。幸而,有一班自發的救鴿義工,將受傷的野鴿帶回家嘗試醫治、給予牠們一個舒適的環境療傷,「當你發現一隻受傷的鴿時是求助無門,獸醫不會醫、嘉道理農場不會收、愛協都不理會,你就要出手救助,否則就只好看着牠死。」
其中一位義工阿包於三年前在街上遇上一隻黏上「老鼠膠」的野鴿,其羽翼凋零、無法飛行,阿包因此將其帶回家清洗及照顧,成為她第一隻救治的野鴿。迄今,阿包曾救過二十多隻鴿,牠們多數是因為患鴿痘、單眼傷風等吃成藥就可康復的小毛病,或是須要餵奶的雛鳥,「其實如果沒有義工去救治牠們,牠們就只可留在街上,即使生病都只有瑟縮一角等死。」當鴿康復並有野外的生存能力後,阿包就會將牠們放回,以騰出空間繼續救治其他受傷的鴿。「其實都有擔心,將牠養至健康肥大後,就將牠放回去,外面世界是怎樣、能否生存其實都是一個未知數,有時都有一點好像送牠去死的感覺。很矛盾,但是都沒辦法。」

阿包慨嘆鴿在香港生存的空間極少,既沒有合適的食物、乾淨的食水,更受到大眾的仇視、政府的「妖魔化」—— 鴿會傳染禽流感。「其實政府都曾經出過一些文章,甚至全球很多國家都出過文章,表明鴿將禽流感傳染人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基本上沒較大機會傳染人。」

阿包覺得,義工人數之少是無法將所有受傷的野鴿都拯救,只有盡力而為。同時,最重要還是希望能教育公眾,鴿並非如細菌病毒般須要必殺無疑,牠們也是生命,在城市裏同樣須要一個被尊重的生存空間。「其實做了鴿義工這麼久,我覺得是有得着的,因為我可以將這個訊息傳開去。有些人本身很怕動物和雀鳥,知道原來鴿是可以醫可以救,他們都會願意走多一步、不再視而不見。當我願意去走出這一步,原來是可以感染身邊更多人,一起去付出這份愛,讓更多鴿可以多一個生存機會。 」

衞生署指,禽流感是由主要影響鳥類和家禽的流感病毒引致,然而,人類感染禽流感病毒的情況並不常見。自2003年開始,香港曾確診人類感染甲型禽流感H5N1及H7N9分別為22及21宗;全球確診人類感染甲型禽流感H5N1、H7N9及H5N6分別為861、1568及24宗。對於感染源頭來自何種家禽,衞生署則稱沒有相關分類數字。漁護署則指,自有紀錄以來,本港曾在 2009年經檢驗後發現一隻野鴿屍體帶有禽流感病毒。另指,本港現時並無法律規管接觸或餵飼雀鳥,若公眾人士餵飼雀鳥致弄污公眾地方,例如遺下殘餘飼料在地上,則會違反香港法列第132BK章第 4(1)條《公眾潔淨及防止妨擾規例》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指,對於人類被野鴿傳染禽流感,在全球的懷疑個案只有數宗,而在香港懷疑或確定個案均屬零。另外從數據來說,野鴿極少感染禽流感,儘管染上禽流感,再傳染人類的風險亦非常非常之低。然而,由於流感病毒有機會出現變種的風險,公眾亦應在接觸野鴿時做好防預措施,「禽流感跟現時的冠狀病毒的傳播途徑很相像,但一般來說,野鴿不會近距離向着你咳嗽,所以在街上看見也無須過度驚慌。」林續提醒,禽流感能於雀鳥糞便存活一段長時間,故此不要在接觸雀鳥或其糞便後觸摸眼、口、鼻等,並應徹底洗淨雙手。

資料來源:https://bit.ly/2wUlxoi

footer-info

診所地點

中環專科中心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9號26樓2601-04, 06室

尖沙咀專科中心

九龍尖沙咀河內道5號普基商業中心2樓

兒科專科中心

九龍尖沙咀河內道5號普基商業中心2樓

觀塘海濱匯醫務中心

九龍觀塘海濱道77號海濱匯2樓7號舖

眼科專科中心

香港皇后大道中9號12樓1206室

中環普通科醫務中心

香港皇后大道中9號12樓1206室

whatsapp-footermessenger-footerfacebook-footeremail-footer

With care we serve. Copyrights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hiron Healthcare Group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