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LI Yi On Yvonne

Specialist in Anaesthesiology
  • MBChB (CUHK)
  • FHKCA
  • FANZCA
  • Dip Pain Mgt (HKCA)
  • FHKAM (Anaesthesiology)
Cantonese, English, Mandarin
Services
  • General anaesthesia
  • Neruoaxial Anaesthesia (Spinal)
  • Regional Anaesthesia
  • Monitored Anaesthetic Care
  • Pain Management
Affiliated Hospitals
  • Canossa Hospital
  • Evangel Hospital
  • Gleneagles Hong Kong Hospital
  • Hong Kong Adventist Hospital – Stubbs Road
  • Hong Kong Adventist Hospital – Tsuen Wan
  • Hong Kong Baptist Hospital
  • Hong Kong Sanatorium & Hospital
  • Matilda International Hospital
  • Precious Blood Hospital
  • St. Paul's Hospital
  • St. Teresa's Hospital
  • Union Hospital

李而安醫生 – 止痛治療及早干預

患上癌症,病人固然感到徬徨,但若手術可予以治療,當然會感到鼓舞。然而,治療之路並不止於此——曾有國際醫學文獻指,約有30至50%的癌症患者,在接受癌症外科手術治療後,出現長期痛楚的情況。其實,只要手術後接受適當的止痛治療,術後長期痛症是能夠有效預防的。\楷和醫療集團 麻醉科專科醫生李而安 中國人或亞洲人對於痛楚都有萬般的忍耐力,但其實許多時候,不用苦苦忍耐,只要與你的醫生好好溝通與商量,痛楚都是有治療及處理的方法。 病人患上癌症,通常最關注的是治療方案,例如手術、放射治療、化療等的選擇。若接受手術治療,病人往往最關心傷口的愈合及病情有否受控,至於術後痛楚,有時卻會忽略。但國際醫學文獻均指出,癌症患者在手術後出現長期痛症,其實十分常見,以乳癌手術為例,約有30至50%病人會在手術後的三個月或以上,仍然有痛楚的感覺。 十年前,我亦曾在香港進行研究,抽樣訪問二百名接受手術治療的乳癌患者,當中有28%表示在手術後的三個月至十年後,仍然有一定程度的痛楚,情況與外國研究相若。而受訪者對痛楚的評分,由0分到最嚴重的10分,受訪者平均表示有2至3分的痛楚感覺。   傷口愈合竟還痛 許多病人或感奇怪:為何傷口都已愈合,甚至連往後的輔助治療如放射治療、化療等等都已完成,何以仍感痛楚?有時患者甚或會擔心,痛楚是否反映癌症復發? 一般而言,若病人在手術後感到傷口附近痛楚,要下定論是否屬於長期痛症前,醫生會透過不同的檢查,先排除其他的可能性,例如發炎。另一些情況,如接受局部乳房切除手術,乳腺科醫生亦會在恆常的覆診中,監查腫瘤有否復發或癌症轉移等跡象。若已排除上述因素,病人仍然表示有持續痛楚的感覺,則可能屬於長期痛症。 術後出現長期痛楚的原因,與手術不無關係。例如手術有時難免會傷及附近的神經線與組織,例如微細神經線等;而另一類原因,與手術後的痛楚處理有關。手術後的數天至首個星期,病人或有劇烈痛楚,此時若沒有適當透過止痛藥物來控制痛楚,大腦會有痛楚的「記憶」,即使往後患者傷口完全愈合,這些「記憶」仍然會令患者有痛楚的感覺,甚或慢慢演變為長期痛症。 一般而言,手術後的痛楚,多數屬於傷口刺痛的感覺;若演變為長期痛症,病人常見的描述是神經線痛的表徵,如灼熱、電擊、麻痹的感覺。如此,醫生都會定義它為神經線痛症。 三成病人不開心 正因手術後的痛楚,可以對患者往後的生活有深遠影響,醫生絕對贊成並建議病人在手術後,接受適當的止痛治療。許多中國人會覺得「痛就痛吧,止痛藥與止痛針有副作用,別用」,其實這絕對是誤解。 手術後的止痛治療,一方面對復康大有幫助—劇痛可致血壓上升、心跳加速,影響腸道蠕動,傷口愈合也會受痛楚影響。反之,只要所接受的止痛治療,是在醫生處方的範圍內,其實大致上是安全的,亦對於手術後的復康大有幫助,減低出現長期痛症的風險。 事實上,若在術後出現三個月或以上的長期痛楚,患者會一直擔心復發,影響生活質素;亦有研究指,近三成有長期痛楚的患者,情緒會受影響而感到不開心。所以,一旦發現手術後持續出現痛楚感覺,別以為只是自己的問題,這其實是很常見的現象。醫生都會建議病人在覆診時坦然相告,以便一起商量治療對策,例如詳細檢查,若傷口已愈合,亦可考慮使用簡單的神經線止痛藥。 學習與痛楚同行 其實手術前有沒有方法預防長期痛楚呢?一般而言,若癌症患者在手術前已有嚴重痛楚,例如腫瘤較大,壓着神經線而致痛,醫生可在手術前,使用多元化的止痛藥如神經線止痛藥,減低神經線的敏感度,希望有助減低術後的痛楚。另外,若患者有其他長期痛症,如三叉神經痛、坐骨神經痛等,他們對痛楚的敏感度較高,長期痛的風險亦會較高。而抑鬱症或有其他情緒問題的病人,亦屬高風險。 每一個人的痛楚都是獨特的,我們絕對相信病人對痛楚的感受。近年,愈來愈多研究證實,靜觀(Mindfulness)及正向思維對改變人們感受痛楚的觀念,都有所幫助。有些痛楚可能回不了頭,但我們如何面對痛楚,卻是可以改變的。保持開朗情緒、適當運動,配合適當的止痛治療,對協助病人「與痛同行」絕對有所幫助。而患者的家人與朋友所給予的理解與支援,亦會是癌症患者康復路上的最大後盾。 https://bit.ly/2wD0xz6  

繼續閱讀

李而安醫生 – 強忍痛楚非好事

不論是由任何疾病所致,身體長時間承受痛楚並非好事,除了生理上受到煎熬,亦會為病人的心理健康構成影響。當病人被長期疼痛纏繞,就應該主動尋求醫生的協助。雖然可能有些情況醫生亦找不出疼痛的成因,但仍然利用藥物或手術,紓緩病人的不適從而改善生活質素。 早前就有一位中年男士前來求診,病人表示平時喜愛戶外活動,例如行山、長跑等。但就因為受到盆骨及大腿持續疼痛的困擾,嚴重影響日常生活,朋友邀請一同進行這類活動就再不敢應約,更遑論外出旅行。該名男士亦試過尋找骨科專科醫生的協助,但經過各種檢查後仍找不出病因,無法對症下藥。後來經醫生的轉介下前來疼痛科求診。 疼痛科或許不是一個廣為人知的醫療專科,因此多數個案均由其他科目的醫生轉介,較少見有病人會一開首就尋求疼痛科的醫生協助。而事實上疼痛科所涉及的範疇其實相當廣泛,從較常見的生蛇、纖維肌痛,以至跟進手術後遺,都可以見到疼痛科專科醫生的身影。以乳癌手術為例,腫瘤切除後,即使傷口經已完全愈合,其實部分病人會在術後出現持續的疼痛,這時疼痛科專科醫生的角色就是尋找方法,為病人紓緩長期的痛楚。 上述病人亦是例子之一,持續的疼痛但又不是骨骼問題,就有可能是神經線作祟。在了解該名男士的病歷後,發現原來他只在特定部位出現疼痛,而該部位亦正是某條神經線所支配的位置,因此隨即進入治療階段。治療首先是替病人注射局部麻醉藥,確定神經線的位置所在及出現的問題。當鎖定引起疼痛的神經線後,再為病人進行射頻治療,消除神經線問題帶來的痛楚。 因為主動尋求治療,最後該名盆骨及大腿疼痛的病人已擺脫長期疼痛的困擾,亦已計劃一個到挪威旅行的行程,重投豐盛的退休生活。 https://goo.gl/Y4ZvrS

繼續閱讀

李而安醫生 – 藥物治愈痛症情緒

從生物機制角度,「痛楚」是一種具有警示作用的生理反應,提示生物正在接觸一些不利因素,甚至正為之被傷害。痛楚同時是一種強烈的訊號,告訴我們身體哪一部分出現問題,要尋求適當方法處理,所以亦有說,痛楚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生物逃離危險。對於一般疾病來說,痛楚的功能或許如是,某程度上具有正面作用。但對於一些因為受到不可逆轉的傷害,而產生長期慢性痛症的病人來說,這絕對是一種無意義的煎熬。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