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WONG Hiu Yan Hilda

Specialist in Medical Oncology
  • MBBS(HK)
  • MRCP(UK)
  • FHKCP
  • FHKAM (Medicine)
Cantonese, English, Mandarin
Services
  • Chemotherapy
  • Immunotherapy
  • Target Therapy
  • Hormone Therapy
  • Palliative Care
Affiliated Hospitals
  • Canossa Hospital
  • Evangel Hospital
  • Gleneagles Hong Kong Hospital
  • Hong Kong Adventist Hospital – Stubbs Road
  • Hong Kong Adventist Hospital – Tsuen Wan
  • Hong Kong Baptist Hospital
  • Hong Kong Sanatorium & Hospital
  • St. Paul's Hospital
  • St. Teresa's Hospital
  • Union Hospital

黃曉恩醫生 – 癌症病友的成績表—影像檢查

近日城中熱話,傳說私家醫生為普通腸胃炎引致腹痛的病人安排電腦素描,有謀利之嫌。不少同僚紛紛指出,醫生與影像中心分開運作,醫生並不能透過此舉獲利。而且及時的影像檢查可以盡早協助臨床診斷,避免不必要的手術等等。其實醫生在診症當時的專業判斷,其他人包括同業都不可能事後質疑;若該位病人最初有腹部緊繃劇痛等適應症,自然急需進一步接受影像檢查。 在腫瘤科裏,影像檢查有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是正電子電腦素描(PET-CT)。這項檢查通常可以一次過把全身裏受腫瘤影響的部位顯示出來,在新確診時或監察治療進度皆有幫助。新確診時,除了抽組織確認癌細胞,一般需要仔細檢查腫瘤有否轉移到全身的淋巴及器官,從而把癌病分為一至四期,決定治療方向。而且它能查出一些併發症,例如腫瘤擠壓着血管或器官。 至於接受治療期間,我們可以透過評估徵狀有否進步、觸診可及的淋巴結及腫塊有否縮小、血液檢驗中的癌指數有否下降等,了解療效及進度,但PET-CT可算是最準確的,無怪乎病友都叫它做「成績表」。個別病友的情況,我們只能依賴它作判斷,例如臨床上沒有摸得到的病灶(例如全深藏在肺部)、癌指數一直沒有上升而根本不能反映病況;每三、四個療程便要照一次以密切觀察。另一方面,若臨床上所有指標向好,那便沒有即時需要進行PET-CT了,畢竟做一次這種素描的輻射量不少,視乎不同的機器和檢查,大約相等於幾十次香港與紐約來回飛機航程中攝取的輻射。有些病友非常擔心輻射,堅決不肯接受素描,延誤診斷;亦有人對病情極為緊張,頻頻要求素描,於臨床並無幫助。如何取捨,每位癌友須與醫生商量。 現時最新影像技術結合正電子素描及磁力共振成為PET-MR,大大減低輻射量,其解像度尤其適合肝癌、腎癌、前列腺癌及鼻咽癌,唯價格較高,且並未引入政府服務範圍。 https://goo.gl/D1ZojK

繼續閱讀

黃曉恩醫生 – 長者罹癌 醫的抉擇

根據二○一五年香港癌症資料庫的數字顯示,大概有六成以上的癌症新症患者,都是屬於六十歲以上的年長人士;因癌症而死亡的個案,更有接近八成為長者。老人可說是癌症患者的最主要群組,基於年老後特殊的生理因素,他們接受癌症治療時會與一般年輕患者有不同的考慮。隨着人口老化,老年腫瘤學(Geriatric Oncology)近二、三十年在醫學界愈來愈受到重視,要為年老的癌症患者提供全人治療,醫生、病人與家屬之間的溝通,可謂關鍵因素之一。\楷和醫療集團 內科腫瘤科醫生黃曉恩 對於年老,現代的觀念愈來愈清晰,所謂「老年」也有不同階段,例如有年輕長者(young-old)與年老長者(old-old)之別。在醫學上,醫生診治老年病人時,考慮的往往不只是病人數字上的年齡(chronological age),更重要的是憑病人當時的體質及健康狀況,評估其生理年齡(biological age),若長者維持良好的生活習慣,其驗血報告所反映的生理狀況,如血壓、血糖、血脂水平等,大有機會維持在與年輕人無異的健康狀態。所以,雖然從許多客觀因素看來,長者罹患癌症的風險較高,但醫生診治時仍然要按病人的生理因素,作出適合其個人狀況的治療方案。 若從本地的癌症數據分析,男性不論是在六十至七十五歲的年輕長者群組,抑或是七十五歲或以上的年老長者群組,肺癌均為他們的頭號癌症。至於女性,年輕長者群組以乳癌為首,年老長者則為腸癌。這幾種癌症,均為本地的常見癌症。 慎防藥物相沖情況 踏入老年,生理上會出現多種變化,令年老癌症的治療與年輕患者有所不同。最常見的是有「三高」問題(高血糖、高血壓或膽固醇過高),另外是慢性疾病如糖尿病、心臟病或曾經中風等,長者若正因這些病患而接受長期的藥物治療,可能與一些癌症藥物治療相沖。例如,許多治療癌症的標靶藥會影響抗血管增生因子,一些化療藥亦可能與薄血藥相沖,若患者有心臟病或曾經中風,血管狀態未如理想,接受這類癌症的藥物治療時,可能出現藥效加重、副作用相應增加的風險。 任何藥物治療落入身體後的藥物有效性(bio-availability),都與器官功能,尤其肝、腎功能有關。不論化療抑或標靶治療,藥物成分都需要通過肝臟分泌的酵素轉化才可成為活躍成分,當血液內藥物成分達到一定水平,才可對癌細胞起效,達到治療效果,然後經腎臟排走。然而,即使是健康的長者亦難免有器官功能衰退,若肝、腎功能衰退,可能會減低癌症藥物在身體發揮的療效,或因排走時間太遲,引致更多副作用。因此,醫生需要因應年長患者對治療的反應,按個別情況來調校藥物。 以往,許多大型的藥物研究均只取錄六十歲以下的人士為研究對象,因而令分析所得的數據,未必適用於年老患者身上。這二、三十年間,醫學界意識到老年癌症患者的特殊需要,開始有愈來愈多針對老人癌症治療的研究出現,並成為獨立學科「老年腫瘤科」,部分國際大型藥物研究,香港亦有參與其中。如此可讓醫生在臨床治療時,能夠為年老癌症患者提供更多具實證醫學為基礎的治療方案。 當腦退化遇上癌症 另一個常見於長者的情況是認知障礙症(又稱腦退化症),尤其中度至嚴重的認知障礙症患者,若未能觀察或表達身體不適,可能會錯過早期癌症的先兆,醫生診斷亦有困難。一些居於安老院舍的長者,往往靠職員替其洗澡時發現身體有異常腫塊,告知外展醫生,經檢查才發現是癌症;又或是在一般身體檢查中,透過驗血報告發現異樣,進一步檢查後才被確診,導致延遲診治。 即使診斷後,腦退化症人士未必表達到治療意願的話,臨床上也是難以處理的情況。如此,醫生通常會根據病情來判斷,若癌症明顯會構成生命危險,或引致併發症(如壓到器官),又或是該種癌症明顯對治療反應甚佳(常見如淋巴癌等),醫生都會建議採取積極、進取的治療方法,縮細腫瘤,如此不單期望可挽回病人生命,更希望讓病人維持較佳的生活質素。 至於一些病情進展緩慢的癌症,如前列腺癌等,有時醫生會建議可觀察病情,毋須採取進取的治療。前提是醫生會與患者及家屬,共同商量一個較理想的治療方案。 有時,家屬對於長者應否接受癌症治療,或會感到困惑。有的會偏執於必須令長者痊愈,有的則十分憂慮長者身體捱不住任何癌症治療。這些內心的顧慮,家屬不妨與醫生坦誠分享,醫生會根據病者實際情況以及專業醫學知識,提供適切的建議。畢竟,現時癌症治療方案十分多元化,可以為患者找到個人化的治療方案。 晚年罹患重病,無疑令長者及家屬心情沉重。然而不予治療,癌症引致的身體不適,同樣令長者辛苦。與其諱疾忌醫,不如勇敢面對,讓醫者與長者同行治療路,才是治本之法。

繼續閱讀

黃曉恩醫生 – 定制個人化治療方案

一位年長女病人前來求診,特意指定要用免疫療法,治療自己已經到達擴散性階段的非小細胞型肺癌。經詳細了解後,發現病人早前在內地進行的基因檢查並不全面,作為醫生,當然建議病人再作一次詳細檢查,如果能找出變異的基因,選用標靶藥將會是更適合的治療方案。但最後亦在病人堅持、而各項因素亦允許的情況下,為病人進行免疫治療。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