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CHAN Pak To Eric

Specialist in Rheumatology
  • MBBS (HK)
  • MRCP (UK)
  • FHKCP
  • FHKAM (Medicine)
  • FRCP (Glasg)
  • PDipID (HK)
Cantonese, English, Mandarin
Services
  •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 Psoriatic arthritis/Psoriasis
  •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and various autoimmune diseases
  • Management of Gouty Arthritis
  • Injection or infusion of biologic therapy
Affiliated Hospitals
  • Canossa Hospital
  • Evangel Hospital
  • Gleneagles Hong Kong Hospital
  • Hong Kong Adventist Hospital – Stubbs Road
  • Hong Kong Adventist Hospital – Tsuen Wan
  • Hong Kong Baptist Hospital
  • Matilda International Hospital
  • Precious Blood Hospital
  • St. Paul's Hospital
  • St. Teresa's Hospital
  • Union Hospital
Medical Cards
  • Allianz
  • AXA (Hang Seng Bank/ Premier Care)
  • AXA Signature Network (FirstCare Plus / WiseGuard Pro)
  • Bupa
  • Cigna
  • Global Health (April International)
  • HSBC Medical Card
  • MSH

陳柏滔醫生 - 【風濕病系列】脊椎關節炎難察覺 全身骨痛看16個醫生才確診

五十歲的林先生今年初因手痛去求診,醫生診斷為五十肩,服藥及接受手術後都未有好轉。其後痛症蔓延全身,最嚴重時期影響多達八、九個關節,包括肩膊、手腕、腰、膝蓋及腳踝,痛到連走路也一拐一拐,每天上班都要坐的士。 林先生不斷尋醫,七八個月內共看過五個家庭醫生、五個骨科專科醫生及五個中醫。他回憶道:「我問醫生,為甚麼我那麼多地方痛?聽得最多的反應就是『年紀大,退化囉,這種事很平常』。所以那時候我很惆悵,明明覺得有不妥,但醫生又不太理我。」 後來,他跟做護士的朋友訴苦,對方懷疑問題可能跟免疫系統有關,林先生於是去看風濕科專科醫生。經X光檢驗、抽血驗紅血球沉降率(ESR)、C反應蛋白(CPR)及HLA-B27抗原測試,終於確診是脊椎關節炎。 風濕科專科陳柏滔醫生表示,林先生是一個頗典型的脊椎關節炎個案。脊椎關節炎可分兩類,第一種是中軸型(脊椎及骶骼關節),症狀跟強直性脊椎炎相似,發炎性背痛持續六周以上。第二種是周邊關節炎,即林先生的個案,患者沒有明顯背痛,大關節會受影響,如左肩突然發炎腫痛,之後輪到右膝蓋、左腳跟等。它跟痛風症不同,痛楚不會數天消失,而是持續六周以上。 脊椎關節炎在風濕科是一個新的分類統稱,涵蓋了強直性脊椎炎、牛皮癬關節炎、虹膜炎關節炎、克隆氏症關節炎、反應性關節炎等五種共病。由於致病成因都是免疫系統失調,導致體內的發炎因子過高。因此,這些病都有一些共同的病徵,如關節發炎、背痛、皮膚發炎、虹膜炎、腸胃炎等。 陳醫生解釋,這些共同病徵會在不同時期出現及轉變,每個病人的情況不同:「可能虹膜炎的病人,之後有機會關節發炎,又或者本身是強直性脊椎炎,但往後的時間都可能出現虹膜炎。」 以往,風濕病是根據病徵及關節受破壞程度作診斷,而新的分類,可讓更多出現早期或部份病徵的患者及早確診,接受適切治療。陳醫生舉例說,有些牛皮癬關節炎病人,可能最先出現關節發炎紅腫,但皮膚卻未見症狀。如採用從前的診斷方法,它未能完全符合牛皮癬關節炎的標準。當病人數年後出現牛皮癬時才開始用藥,許多關節已受破壞。如採用新的分類方式,這類病都可列作脊椎關節炎,讓病者盡快名正言順獲得治療。 猶幸林先生確診後至今,未有出現共病,他現正接受治療,進展良好。陳醫生說:「傳統風濕藥對他的效果不大,我們建議他採用生物製劑去抑制發炎因子(腫瘤壞死因子)。只用了兩個月,他已不再一拐一拐走路,你見他進來是笑容滿臉的。他的驗血報告顯示,發炎指數已完全回復正常,這是很令人鼓舞的。」 不過,陳醫生提醒,脊椎關節炎患者由於免疫系統出問題,抵抗力會較差。加上治療藥物會影響免疫系統,受感染風險較高。所以會建議患者每年接種流感疫苗或肺炎鏈球菌疫苗,如使用生物製劑前,宜先接種生蛇疫苗。此外,對於聲稱可提升免疫力的保健品,要加倍小心,以免令免疫系統更紊亂,服用前最好先諮詢醫護人員的意見。 資料來源:http://bit.ly/2DtiLpU

Continue Reading

陳柏滔醫生 — 白袍以外|跑步的快樂

跑步好孤獨?好悶? 風濕病科醫生陳柏滔就覺得跑步完全唔孤獨,想跑就跑,慢慢追求目標仲好有樂趣! 了解更多:https://bit.ly/35hI1Ls

Continue Reading

陳柏滔醫生-解構風濕骨痛

坊間經常聽說風濕,但它跟類風濕是否同一種病症呢?普遍認為風濕是一個中醫用語,而類風濕則是指非常疼痛,會痛至流淚,所以名叫類風濕。是否真是這樣嗎?想知道由風濕病科專科醫生陳柏滔醫生解答吧。 訪者:首先解構風濕及類風濕是否真的不同? 醫生:其實風濕是大科目,類風濕是其中一種風濕病。廣為人知的風濕病,譬如很多長者的關節,天氣轉差便會疼痛,大多數是退化性關節炎。而類風濕性關節炎反而影響年輕人,通常三十歲至四十歲時發病,跟天氣變壞的關節疼痛不同,它屬於慢性炎症疾病,因自身免疫系統失調,引致免疫系統攻擊關節,亦會影響身體其他器官。 訪者:為什麼會出現風濕問題? 醫生:在很多風濕病或免疫系統病中,都是免疫系統出錯,基本上身體無有特別問題,但免疫系統卻以為有問題。類風濕性關節炎來說,免疫系統以為關節有問題,根本沒有受任何刺激之下,產生發炎因子,攻擊關節, 導致關節發炎,紅腫熱痛,如果沒有及時醫治,關節更會變形。 訪者:哪些部位最常被點錯相,首先受攻擊? 醫生:類風濕性關節炎大多是對稱性關節炎,即是左右兩邊同時受影響,通常影響第二節及第三節,病情一直演變下去,可能影響手腕、手肘、肩膀,甚至下肢關節,譬如髖關節、膝關節、腳跟及腳趾。對稱性的意思代表不一定是左右手指也對稱,若左右各有手指第二、第三節受影響,一律稱為對稱性關節炎。 訪者:類風濕性關節炎即是病情不斷蔓延,由手開始,一直影響至身體,再影響腳部。是否一定會這樣循序漸進嗎? 醫生:通常最典型情況是的。但重點是它不只影響一個關節,通常是多發性關節,同時影響左邊及右邊。 訪者:但怎樣界定自己患上類風濕性關節炎?沒有可能因為手指有點痛,便立即求醫,就便告訴醫生以為自己患有關節炎。 醫生:其實一般關節痛及關節炎不同,關節痛可能是因為勞損,或者姿態不正確而導致。而關節炎除了疼痛之外,還有另外的病徵,例如關節會出現紅腫,還有熾熱感。關節炎也有分為急性和慢性,類風濕關節炎屬於慢性的關節炎。有人可能在傷風感冒之後發覺關節有發炎徵狀,而通常兩至四個星期會自行痊癒。但類風濕關節炎找不到成因,而且關節炎會出現超過六星期或以上,即使服用止痛藥或消炎藥,腫痛仍會持續,這就是類風濕關節炎的重點。 訪者:患者以年輕人居多,家族史又有影響嗎? 醫生:現時類風濕關節炎的成因仍然未明,但遺傳因素的確會有影響。很多個案中,在檢查抗體後發現都是遺傳因素作祟。三十至四十歲是發病的高峰期,當然較年輕或較年長的都有。如患者兩邊無故出現關節疼痛和發炎的跡象,而無法自行處理,便需要謹慎,要檢查是否有患上類風濕關節炎的機會。 訪者:類風濕關節炎除了關節痛外,還會攻擊其他器官嗎? 醫生:或者患者沒有察覺自己患上的是類風濕關節炎,這病除了攻擊關節之外,同一時間會攻擊其他身體內臟器官,例如會影響眼睛,引起虹膜炎,甚至可能影響肺部,造成肺纖維化,有些病人更有可能患上骨質疏鬆或腎衰竭。但現時很多病人都會及早就醫,所以已經較少看到這些關節以外的表徵。 訪者:是否要抽血才能檢驗?如何才算確診? 醫生:嚴格來說,活躍性關節炎,譬如超過十個關節出現紅腫熱痛的病徵,只要出現時間超過六個星期以上,在臨床的角度已經可以確診為類風濕關節炎。如果病人較早期來求醫,只有兩、三個關節出現問題,我們會抽血檢查發炎因子以及類風濕抗體,從而診斷是否確診。現時亦有很多科技可以幫助我們診斷,例如超聲波和磁力共振。 訪者:類風濕關節炎有分等級嗎? 醫生:有的。一般會以影響的關節數量去分級,配合病人的自我評分和驗血報告的發炎指數,綜合計算病情屬於輕微、中等或嚴重。有時亦會分早期、晚期,以希望及早能夠診斷,因為現時部分藥物在早期應用的確可以避免關節的破壞。很多人會以為類風濕關節炎要醫治很久,是一個負擔,但現在已經不同。由於以往缺乏有效藥物醫治類風濕關節炎,所以病情後期的疼痛已不是因為發炎,而是關節的破壞。而現時可以及早診斷的話並處方合適藥物,病人的生活質素可以和普通人一樣。 訪者:聽說類風濕關節炎會在特定時段特別嚴重,是在哪些時段? 醫生:我們經常會聽說晨僵,即當休息了很久,當想重新使用關節的那段時間。由於大部分人在晚上睡覺,所以類風濕關節炎在早上起床的時間最辛苦。有時連一些簡單的動作,如刷牙、洗臉,可能都要等候半個小時方能完成。甚至有些極端的例子,病人在戲院看完電影想起身離坐時,病人都需要被攙扶一下。一般指休息了一段時間後,要重新使用關節的時間,這與關節的發炎成正比,即關節發炎愈嚴重,晨僵的情況都會較嚴重。 訪者:那麼病人需要做伸展動作,幫助適應嗎? 醫生:大部分的病人都會嘗試慢慢活動關節,他們形容感覺就像從冰箱出來慢慢解凍,才可以繼續日常的動作。而嚴重的病人可能需要親人攙扶,如果免疫系統攻擊膝關節、髖關節,會更需要別人攙扶。我們會用藥物治療晨僵,希望控制發炎,當發炎的情況受控,晨僵便會消失。 訪者:藥物治療是以止痛為首要目標嗎? 醫生:通常重點是治標及治本。治標是一般用的止痛藥和消炎藥,嚴重的病人會使用低份量、短時間的類固醇,幫助病人解除發炎。但要強調的是,類風濕關節炎不能光是治標,因為長時間服用止痛消炎藥或類固醇,會帶來副作用。所以我們需要對症下藥,用治本的藥物控制免疫系統,使其回復正常,不再產生發炎的情況,才可以藥到病除。 訪者:藥物治療是不是都需要服用較長的時間? 醫生:一般治本的藥物,可以分為傳統的抗風濕藥物,還有新的生物制劑及口服標靶藥,兩類藥物各有利弊。按照慣例,確診病人患上類風濕關節炎後,會處方抗風濕藥物,泛指傳統抗風濕藥物。這類藥物產生藥效需時,大約四至六個星期才會發揮最大功效。但部分病人都會對這類的藥效不足,關節有可能慢慢變型。現時有很多新藥物可作為治療的另一種工具,例如使用傳統抗風濕藥物後發展反應不足,便可以即時轉用其他藥物治療病人,即生物製劑和口服標靶藥。 訪者:使用新藥的康服率會較高嗎? 醫生:是的。當能夠愈快控制到發炎,破壞愈少關節,康復機會就會較高,甚至可以增加治療間減低藥量或停藥的機會。 訪者:生物製劑如何應用在治療類風濕關節炎上? 醫生:這十多年來科學家幫了大忙,他們發現了身體的免疫系統如何攻擊關節,找出發炎因子,令我們能夠研發藥專門去攻擊這些因子。生物製劑其實是一些蛋白質,當注射入體內後,專門包圍發炎因子,速度較快。因為它能夠針對性控制發炎因子,效果最快兩星期便有結果。在一些較嚴重的個案,或者試用傳統藥物不果,改用生物製劑後,效果往往出人意表,病人可以在很短時間內逆轉整個病症。在減低發炎後,生物製劑既可以較快控制病情,更可以減少對關節的破壞。 訪者:生物製劑是否需要持續服用? 醫生:一般是要視乎病情,當病情嚴重,使用傳統抗風濕藥物發現效果不足夠時,便會考慮開始使用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我們會把生物製劑及口服標靶藥放在同一個等級,當然它們的藥用機制有所不同,但是均是針對性的藥物,可以短時間內解決發炎信號。 訪者:剛才你說到口服標靶藥,標靶藥不是患上癌症才會用到的嗎? 醫生:現時藥物有很大的進步,以前用的傳統藥物方向可行,不過並非針對性治療。但科學的進步使科學家能夠拆解到患病的主因,使可以製造生物製制及標靶藥去專門針對病症,而不只是應用在癌症方面。現時在風濕病科,類風濕關節炎及牛皮癬關節炎,都可應用造生物製制及口服標靶藥。 訪者:留意到在治療上會有特定順序,先採用傳統藥物,成效不彰才使用生物製劑或口服標靶藥。何不直接跳過傳統藥物,直接以新藥治療? 醫生:這個次序是依照國際指引,始終生物製劑和口服標靶藥較新,安全系數和價錢是我們的考慮因素。所以當傳統抗風濕藥的效果不足,我們已經提早了很多使用生物製劑及口服標靶藥。 訪者:那麼生物製劑及口服標靶藥雙管齊下,一同使用可以嗎? 醫生:通常不會。剛才說到的生物製劑及口服標靶藥屬同一個級數。如何同時使用兩種藥物,會擔心病人受不了。雖然兩款藥物都有針對性,但都會擔心有感染的風險,所以暫時不建議同時使用。 訪者:當病情去到晚期,關節出現退化、變形、甚至溶解,是否要靠手術才可以治療? 醫生:要對付晚期的類風濕關節炎,藥物的作用不大。大部分的藥物只能控制病徵,幫助止痛。如果炎症出現在大關節,如髖關節、膝關節,會大大影響病人的行動。在這些情況下,我們會請骨科醫生幫忙,嘗試透過關節置換,即俗稱的換骹,幫助病人重獲活動能力。 訪者:做換骹手術後,炎症會繼續存在嗎? 醫生:通常去到需要換骹的情況,病情的嚴重性已發展到很後期,病人的炎症比例已經很低。如果以藥物治療來說,我們都不會用到太強力的抗風濕藥。反而在這些情況下是希望作重建,透過換骹及物理治療重建病人的行動能力。 訪者:物理治療的重要性大嗎?過程會很長嗎? 醫生:要因應病情。用物理治療處理活躍的類風濕關節炎是有幫助的,例如幫助病人止痛,保護關節。而到了後期,譬如完成了換骹手術,病人都需要訓練肌肉及使用工具輔助走路,所以治療過程少不了物理治療。 訪者:一些病情較輕的患者,是否能夠靠藥物治療完全逆轉病情,令身體完好如初? 醫生:這是我們的目標,而相信在推出生物製制及口服標靶藥後,這個目標會更易達到。但當然,患者亦要有恆心,病情不可能在一、兩星期內完全解決。現時我們希望可以達到每隔三個月作評估,即病人每三個月覆診,情況允許下可以減藥;情況不理想下需要加藥。如果使用了傳統藥物一段時間也沒有效用,即使病人的病情只屬早期,也會處方生物製制及口服標靶藥,避免破壞關節,為有目的的治療。 資料來源:http://bit.ly/32enCFf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