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ron Medical

Founded on faith,
Practice with sincerity

Chiron Medical is one of the largest, most comprehensive team of specialists practice in Hong Kong

Our Services

Articles (in Chinese)

林緯遜醫生 — 打邊爐霧氣不會構成氣霧傳播

內地衞健委專家表示武漢肺炎病毒可經「氣霧傳播」(Aerosol Transmission),同日本港出現懷疑因打邊爐而集體感染武漢肺炎個案。有傳染病專家指出,打邊爐雖然會產生霧氣,但理論上氣壓不足以推動微粒經空氣散播,相信不會因此散播病毒,但圍爐仍屬高危活動,理由是用膳者容易因緊密接觸而將病毒擴散。 圍坐近距離接觸易受感染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指出,氣霧傳播意指正壓呼吸機、插喉及抽痰等高風險醫療程序,利用壓力帶走氣體、飛沫或分泌物時產生的效應。當飛沫在空氣中迅速乾燥並形成微粒,病原體可依附表面,再透過上述醫療程序產生較大氣壓,帶到較遠距離,有機會傳染醫護人員。 林指,打邊爐雖然會產生霧氣,但屬沸水在室溫自然產生的水蒸氣,理論上氣壓不足以推動微粒經空氣散播四周,相信不會散播病毒,「亦未有科學數據證明,水蒸氣可以傳播呢隻病毒,打邊爐嗰煲水,其實唔應該有病毒」。他相信武漢肺炎病毒與其他冠狀病毒一樣,不會經空氣傳播,反而圍爐進食的人群有否與病者直接或間接接觸,「如果係party room,可能空氣唔太流通,亦增加感染機會」。 中文大學呼吸系統講座教授許樹昌亦指出,打邊爐沒有問題,熱力能殺菌及病毒;但一群人圍着坐、近距離接觸,若有人帶有病毒,容易透過咳出的飛沫或飛沫沾在桌上,觸碰後再捽眼及鼻,進入黏膜後受感染,絕對跟蒸氣或煙霧無關。他表示,有關個案透過家庭式緊密接觸將病毒擴散。公眾人士應避免去人多擠迫地方,或進行群體活動,進食時要保持安全距離。 不過,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曾祈殷昨出席港台節目《城市論壇》時稱,新型冠狀病毒主要傳播途為飛沫、接觸性傳播及糞便傳播,但內地發現可經氣霧傳播,「有機會將帶有病毒嘅飛沫,同埋啲空氣混雜飄得更加遠,講緊兩至三米以外……有呢啲環境因素會飛得更遠,打邊爐正正可能有環境因素導致」。 資料來源:http://bit.ly/3bsDz0m

Continue Reading

林緯遜醫生 — 新病毒不經食物傳播 個人衛生更重要

一家19口家族年初二(1月26日)於觀塘工廈一個派對場地打邊爐及燒烤後,多人感染新冠肺炎。美心集團在2月10日表示,獲悉兩名分別於北京樓旺角新世紀廣場分店及北京樓中環歷山大廈分店的員工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現正於醫院接受治療。他們兩人為親屬,於1月26日參與同一家庭的火鍋聚餐,部分親友亦於2月9日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美心表示,集團已於旗下所有分店加強清潔消毒,員工亦須嚴格遵守相關防禦衞生措施,以確保提供一個安全衞生的工作及用餐環境。集團要求所有分店員工值勤期間佩戴口罩工作和每日量度體溫兩次,如有發燒或感到不適,必須盡快求醫,及留在家中休息。另外,公司已暫停所有來往內地及其他國家之公幹及會議,以及要求全體員工申報外遊紀錄,若曾往返內地的員工,須在回港後自我隔離14日。 該集團續指,為安全起見和同事安心,已安排這兩間分店的所有員工在港自我隔離至少14日,公司會密切跟進他們的健康狀況,暫時未有發現病徵。為配合分店運作,該兩間分店暫停營業14日,並於昨晚進行徹底清潔和消毒。所有已開封或經過處理的食物已棄掉,確保衞生,並已主動聯絡衞生防護中心,繼續跟進及處理事件。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林緯遜指,確診者在食肆工作會否增加傳播病毒的風險,須視乎患者的個人衞生,因為新冠肺炎主要靠飛沫或接觸傳播,例如食客使用患者接觸過的餐具、碟子後再捽眼等,便有可能受感染。 至於食客如果進食患者曾觸碰的食材,林認為因食物經過高溫烹煮,相信病毒已被消滅,而且理論上新冠肺炎病毒不經食物傳播,故即使有食客進食帶有病毒的壽司,「啲病毒理論上都會被胃酸殺死」,不會因而感染新冠肺炎。 資料來源:http://bit.ly/2UJPjWk

Continue Reading

林緯遜醫生 — 口罩重用需注意 做好防疫風險管理

一罩難求,有人一個口罩使用一整天,有人甚至會用幾日,但究竟這樣能否達到防護功能?如何使用口罩才能更耐用?今天節目邀請到感染及傳染病科林緯遜醫生,為大家解答與口罩相關的疑問。 主持:如何使用口罩才能令它更耐用呢? 林醫生:其實早前大家對口罩都加深了認識,明白外科口罩的外層能夠防水,中間作阻隔,內層可以吸濕。我認為口罩的耐用程度受到兩方面的影響。第一,當口罩沾濕時,它的效能就會受到影響。第二,當口罩的阻隔層和外層積聚了太多的細菌和病毒,重用的功效便不理想。有研究指出外科口罩的效用在4-6個小時後大大下降,所以理論上當物資充裕時,應每隔一段時間便換上新的口罩。但現時口罩資源短缺,實際上都需要想方法為口罩延長壽命。 我個人認為有幾個做法可以採用。首先,要計劃好自己的日程,清楚自己在未來什麼時候要外出或與其他人接觸。將要出外辦的事儲起一次過做,減省口罩的消耗。第二,當缺乏口罩存貨時,即使是用餐時短暫脫掉的口罩,也可能需要繼續使用。建議用一張A4紙對摺,把口罩放在紙上,雙手避免觸碰口罩表面。第三,由於新型病毒以飛沬傳播為主,如果身邊1-2米外沒有人的話,也可以考慮暫時脫下口罩,減慢口罩內層因呼吸時產生的濕氣而降低口罩的效用。 主持:有什麼客觀的方法判斷一個口罩還是否能繼續用? 林醫生:其實一般情況下市民很難有一個客觀的標準去量度口罩的使用情況。但當市民在佩戴口罩時覺得呼吸不暢順,或許是口罩太濕的先兆,影響到阻隔層。或當感覺到口罩內層不再乾爽時,也是口罩失去效用的警號。 主持:現時不少人用各種方法在海外購買口罩,我們如何知道口罩的質量有保證?是否難以自己檢查? 林醫生:是的。我們只可以透過看口罩的標籤,評估口罩的效能和測試結果的來源地。但當口罩的品質控制有問題,便很難有辦法去自行檢查。例如聲稱有三層但實則如紙一樣薄,或口罩表面不乾淨,便值得懷疑。 主持:口罩是否越厚越好?可以自行剪開檢驗口罩是否乎合規格? 林醫生:未必越厚越好,但合規格的口罩有三習的阻隔結構。事實上,口罩的規格測試並非透過肉眼觀察所得出,而是利用細菌或病毒配合壓力測試而得出的數字而來。所以一般市民難以透過剪開口罩衡量其品質規格。 主持:台灣有醫生教市民配戴兩個口罩,內面用布口罩,外面則是外科口罩,指這方法可使外科口罩的壽命延長至2-3日。另外,又有方法是自製布口罩,再將外科口罩戴在裏面,便可隔日重用。這些方法你又是否認同呢? 林醫生:在現時物資短缺的情況下,我相信這些都是折衷的辦法,因為可以解決口罩內濕氣過重的問題。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內裏的布口罩是否貼面和沒有造成空隙。另外,如果運用這些方法再去一些高危的地方,如急症室的分流站,便不應再重用該口罩。 主持:蒸口罩的說法是否有任何根據? 林醫生:蒸口罩的原意的確是為了作消毒,但外科口罩與其他高規格的口罩如N95、N100不同。其實消毒的過程原意是殺死口罩上的病毒,但某程度上亦會破壞口罩的物料,而蒸口罩的方式便明顯會對口罩物料造成嚴重破壞。以紫外線(UV) 來說,雖然UV的消毒效果好,但現時仍很難去建議市民採用,因為UV有可能對口罩造成肉眼看不到的微孔或破損。 主持:戴眼鏡或護眼罩是否有保護作用? 林醫生:以醫學的角度,口和鼻絕對有感染的可能性。但對於冠狀病毒對眼部是否有一個很有效率的感染,暫時還不是一個很確定的因素。很多時候要視乎過往是否有病毒透過這種途徑感染,未必是因為飛沬直接噴到眼睛,可能是因為透過捽眼而感染到眼部黏膜。 佩戴眼鏡的確比沒有戴為好,可以避免飛沬直接觸碰到眼晴而受感染。但是眼睛四邊仍有很多空隙,所以在醫學上的感染控制措施內,眼鏡未合相關規格。 主持:配戴一個已經失效的口罩,會否帶來反效果? 林醫生:由於有太多因素會影響到口罩的效能,要視乎口罩是否有接觸到病毒的風險。雖然重用口罩有可能滋生細菌,但未必與新型冠狀病毒有直接關係。失效的口罩的風險是當口罩黏上新型病毒時,病毒有可能未受阻隔而導致感染。所以要做好個人的風險管理,重用口罩不會帶來反效果。

Continue Reading